【露宿者避煙】旺角七旬露宿者屢避催淚煙 吳伯:豬嘴已還畀學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下半年,全港活於反修例紛爭的陰霾下,衝突不斷、烽煙四起。在警方的催淚彈攻勢下,走避的不止示威者與普通市民,還有一班瑟縮街頭的露宿者。周三(25日)一名「宿齡」近十載的七旬漢,日前被拍到戴着「豬嘴」,於旺角滙豐銀行外棲身。一連幾日的佳節假期在鬥爭中落幕後,他依舊在原地安睡,今夜卻沒有「豬嘴」,他向《香港01》記者指,曾多次逃離煙攻範圍,但「豬嘴」已還予借給他的學生。

啲(催淚)煙吹去邊,就反方向走,個豬嘴已還返畀學生!
吳伯 旺角露宿者

於旺角露宿的吳伯,曾多次「走難」避開催淚煙,周三(25日)他被拍到戴着「豬嘴」,於旺角滙豐銀行外棲身。(羅國輝攝)

平安夜(24日)當晚,亞皆老街與彌敦道交界滙豐銀行,遭示威者大肆破壞,事後以木板圍封。年約70歲的吳先生,事後被拍到戴着防毒面具、在圍板外棲宿。今日(27日)凌晨時份,《香港01》記者往上址視察,發現吳伯繼續在銀行對開港鐵站旁露宿,適逢天氣轉涼,他瑟縮床墊被窩中、半睡半醒,伴隨的,是多袋尼龍袋個人物品。

學生借予「豬嘴」避催淚煙

吳伯稱,數月前才開始於旺角露宿,他原本沒有裝備,故之前多次遇上催淚煙時,均須立即走避,「啲(催淚)煙吹去邊,就反方向走。」而日前的「豬嘴」,其實是其他學生借予,其後已還給對方。遷至旺角前,吳伯先後於油麻地及深水埗通州街公園露宿,「宿齡」已近十年,但他覺得,通州街公園「人事複雜」,竊案頻生,才隻身棲宿旺角,亦不擔心財物被盜,「自由自在啲,同埋其他人都要走難!」

婚姻觸礁、經濟拮据 展開露宿生涯

人生七十古來稀,回想起淪落街頭之前,年輕時任職地盤工人的吳伯,亦曾經有過婚姻,惜90年代開始,大量內地人湧入香港,他不敵競爭下失業,其後婚姻同樣觸礁,與前妻離異後,因經濟拮据,只好展開露宿生涯。年屆70古稀之年,其實已曾經歷「六七暴動」等香港大事,但他坦言,當時仍然年輕,不稔世事,難以將兩次社會運動作比較,「嗰時仲細個,比較唔到兩次分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