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選戰】多間院舍疑現種票 被登記精神病者:無簽過選民登記

最後更新日期:

法庭曾在處理種票的案件中,表明長者易被利用登記做選民。《香港01》為了解今屆選舉是否仍有長者遭人登記做選民的情況,記者翻查2015及2016年選民登記冊,發現多間安老院舍及殘疾人士院舍選民人數激增,涉及多達151名新增登記選民。

部分新登記的院友對成為了選民一事懵然不知,亦沒有意欲去投票,其中一位被登記的,更是精神病患者。

有家屬指老人家老得不會理會選舉,懷疑被擅自登記。而大部分涉事老人院則指,院內社工都是在神智清醒的老人家同意的情況下,替其登記做選民,絕對不會強迫。

記者早前翻查及比對2015及2016年選民登記冊,抽出一些選民人數在一年間大幅增長的院舍,記者再親身探訪這些院舍中新增的選民,詢問他們是否得悉自己已成為選民。記者發現這類院舍有10間,9間為安老院,1間為殘疾院舍(見另稿),多數屬高度照顧種類,即對象是年滿60歲人士,一般健康欠佳,而且身體機能喪失或衰退,以致在日常起居方面需要專人照顧料理。

博愛之家院友楊先生患有精神及行為問題,自言不曾登記做選民,亦不會登記。

位於屯門新安街的博愛之家,屬中度照顧的殘疾人士院舍,2015年只有1位選民,但今年卻有11個,據了解當中6個疑是新登記。33歲自稱患有精神及行為問題的楊先生,入院舍兩年,早年於庇護工場幫手洗車。平日能自由出入院舍,每月需到醫院覆診,問到有無登記做選民,楊搖搖頭說「無無無」,並說自己「唔係選民。」他又說,自己亦無打算登記做選民,即使選了議員也幫不上忙爭取福利。記者問他,最近曾否簽署選民登記,他說「無,係簽呢度院舍的文件,出面(的文件)無。」

博愛之家主管劉小姐回應記者查詢稱,不少院友於搬來之前已登記為選民,社工會主動詢問院友是否為選民,及會否登記做選民,但強調不會於院友不知情下為其登記。問到為何有院友不知自己被登記為選民,劉說院友「百分百是精神病患,一時一樣,成日都搞唔清楚。我哋唔會種票!」

大角咀曉光的陳婆婆指有姑娘稱登記後可免費看醫生。

婆婆:姑娘稱登記做選民可免費看醫生

大角咀曉光護老中心的選民增加逾8倍,由4名增至37名,懷疑新登記的老人家約有33個。當中李婆婆和區婆婆都不清楚已成為選民,均表示沒有投過票亦暫無意投票。而另一位陳婆婆則表示,之前有姑娘向她表示,登記後不用錢看醫生,着她簽名登記,知道自己成為了選民,但不會去投票。中心職員表示,要待正在放大假的負責人回來才能回應。翻查資料,曉光另一間位於觀塘的分店,2011年時曾直認接載老人家投票。其董事謝偉鴻當年被政府委任為安老事務委員會的委員,另一董事謝偉年則曾是安老服務協會的司庫,而他當年也得觀塘建制派區議員推薦,成為觀塘區議會的增選委員。

安心居的郭伯伯稱沒有登記過做選民,家人亦認為郭伯伯不會登記。

家屬:懷疑家人被人登記

油麻地安心居護老中心現時約有23名選民屬新登記,其中郭伯伯不知自己成為了選民,亦不想投票。記者致電其姪女查詢,姪女指郭老伯孑然一身,是姪仔姪女安排他入院,據她所知郭老伯從來不是選民,亦老得不能出外投票,不會主動登記做選民,懷疑被人利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