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邊緣人】勇抗官商鄉黑被威嚇 朱凱廸:驚,所以要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選舉明日(4日)將至,新界西的選情猶如「泥漿摔角」,當中以獨立身份參選的朱凱廸,被戰友喻為「巴基之星」,全因其後勁凌厲,支持度正逐步攀爬,徘徊入局邊緣,衝擊末席。

節節上升的數字背後,這位年近40的「小伙子」,走上街頭抗爭已有十年,保衛天星、皇后碼頭、反高鐵、不遷不拆菜園村,以至近年的反倒泥、抗領展,他總是走到最前,勇於挑戰鄉紳霸權,敢於抵抗官商勾結,即使面對暴力威嚇,感到害怕,仍積極發聲,因他深信,從政就要有所承擔。

為了接觸更多選民,朱凱廸周一跨區到中環的新界西邨巴站拉票。(蔡正邦攝)

8月29日,距離立法會選舉不足5天,各區拉票氣氛漸趨緊張。朱凱廸這天隨意坐在元朗某商場外的草叢石壆接受《香港01》訪問,期間有媽媽拖著幼女行過,忽然停下腳步,向阿廸點頭微笑,然後指著阿廸,唸唸有詞,似是向女兒介紹這位高高瘦瘦、一身黝黑膚色的叔叔。阿廸站起身、點頭說:「記得支持20號朱凱廸。」該女士回應說:「我會呀!」再過一會,又有街坊向他說:「加油!」

朱凱廸的單車綁上競選直幡,擴音器播著競選主題曲《還我生活》。(鄧麗婷攝)

爭取分秒 環保拉票

訪問約在元朗,因這天阿廸約了義工,取回加裝了擴音器的單車。單車綁上朱凱廸的競選直幡,擴音器播著競選主題曲《還我生活》——「還我土地,還我自由……這土地已被發展傷透……」

拿回自己的單車,阿廸暫停訪問,爭取前往港島票站前、身在新界西的十數分鐘,與義工在雞地驅車巡遊,叫著「請支持20號朱凱廸」。

曾經兩度參選元朗八鄉的區議員選舉,朱凱廸今年勇闖立法會。(蔡正邦攝)

根據《香港01》有份贊助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立法會選舉滾動民調,朱凱廸一直徘徊於入局及失守的邊緣,惟近日的支持度節節上升,最新數據升至10%,後勁凌厲,被戰友形容為新界西的「巴基之星」。但若參考「雷動聲吶滾動民調」,截至上月27日,阿廸的支持度只有6.7%,僅僅守住第九位,仍屬邊緣界線。

藝人何韻詩:眼看他的支持度,從不是太多人認識,到今日許多新界西的友人都表示會投給他。他用行動告訴了我們,在這個流行互片互捅的時代,默默做好自己,並非沒有用的。

根據9月2日的數據,朱凱廸的支持度升至10%。(香港01網頁截圖)

巴基之星 後來追上

對於這個新稱號,阿廸說:「我不嬲都當自己是『巴基之星』,不在政黨之內,以獨立身份參選。」他坦言,整個競選行動的設定好開放,包括籌款數字、義工人數等,發展有多大並不全然可由他控制,好的走勢是團隊的選舉路線「滾返來」、「搏出來」,但最後可否躋身議會,「未去到結局,都未知」。

出選最大的信心何在?他認為,自己贏在講了一樣無人敢講的議題,賣了一樣其他人不賣的貨,那就是環境議題、官商鄉黑勾結。然而,一旦有人挑戰新界的鄉紳霸權,隨時或成「周永勤第二」,硬食暴力脅迫。

阿廸認為,正因周永勤觸及新界問題,故被暴力威嚇,反映政治暴力「好埋身」,雖然並非一件好事,卻讓更多人知道真有其事。他指,這不只關乎輸或贏,選舉都是一種政治教育,很多人都想帶出一些關注的議題,觸發香港社會去了解政治狀況。

朱凱廸曾因抗議天水圍泥頭山,發起搬走泥頭行動,而被警方拘捕。(資料圖片)

選擇從政 敢於承擔

在對抗新界鄉黑的行動上,尤其是調查非法倒泥、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發起社區墟市等,朱凱廸總是走得最前,更因協助橫洲三村村民,兩度收到暴力威嚇。每一次行動,其內心有多大惶恐?

「驚,所以要贏!」阿廸吸一口氣後說。

他指,繼續發聲的動力在於相信香港人有是非之心,可保護發聲的人,「做whistleblower(舉報人)不會變成過街老鼠,這很重要!」對他來說,既然選擇從政,就要承擔這種現實,「唔講嘅話,問題只會更加惡化」。

朱凱迪認為政府有責任打破領展的壟斷。(資料圖片)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記得在反高鐵運動的高峰期,有天他借了我的論文電腦寫文宣戰訊,其後我們離開浸大舊校園……他問我:「劍青,其實你都讀到下書,點解你要躺入這躺混水呢?」……今天的朱凱迪比更多人(至少我)更甘願躺進這混水去尋找出路。

民主自決 民間公投

抗爭十年,阿廸先在2006年的天星皇后碼頭保育運動嶄露頭角,2008至2011年的反高鐵守菜園村為人熟悉,及後深耕細作,投身八鄉地區工作,曾參選兩屆的八鄉區議會選舉,雖然落敗,卻埋下參政種子。直至今年,他再走上前線,反倒泥、反領展,從社區開始推動民主自決。

所有民主無做到嘅公式,有,只會引你入死路。
朱凱迪

朱凱廸希望民主自決不只是政制的改變,更多是港人的意識醒覺。(潘安奇攝)

他不諱言泛民、本土派的標籤都已過時,不可準確捕捉現況,故希望創立一個「民主自決派」,只要是提出民主港獨,而非民族港獨,也可歸類為民主自決,這不只是政制的改變,更多是港人的意識醒覺,如在東涌逸東邨發起自設墟市,凝聚不同的人,包括新移民、南亞裔人士,透過取回自己社區的自主權,建立香港人的歸屬感,相反,若以仇恨構築民族自決或獨立,並非真正的民主,「這樣走不遠」。

走入議會 重整板塊

當日傍晚,阿廸必須趕至中環環球大廈旁的新界西邨巴站拉票,所以把單車一併搬上團隊成員的七人車後,又再驅車港島。在車上,他脫下恤衫、黑布鞋,稍事休息,吃下兩條蒟蒻,喝幾口水充飢。記者問:「食咗飯未㗎你?」他才頓時發現,早餐後一直空肚子做事。

他認為,進入議會既走入制度,又走入人群,後者更是關鍵。(蔡正邦攝)

選舉日漸近,若成功當選,距離踏入議會的日子也趨近。記者抓緊他坐車的時間,追問議會工作與街頭抗爭有何分別。阿廸說:「議會既走入制度,又走入人群,後者更是關鍵」。他指,進入議會得到選民的認受,重整碎片化的板塊,透過民主自決找到之間的「最大公因數」,鞏固港人的意識。

從新界西一路走到中環,他與義工會合後,執起回收改造而成的宣傳紙板,沿著邨巴站、巴士站行,高聲問道:「有冇新界西嘅選民呀?9月4號記得投20號朱凱廸。」一位參選新界西的小子,穿插於中區白領下班的人潮中,街道熱鬧的聲浪、車輛走過的嘈吵,幾近覆蓋他越漸沙啞的聲音。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最近朱凱廸論壇發言、行動,連環督爆新界暗黑政治,大家都驚嘆「嘩,呢條友好敢講嘢!」其實,朱凱廸一路以來都係最敢講,亦最肯講,當年未有咁多人關心社會價值,亦未有人講本土,朱凱廸已經行係大家前面。

跨區宣傳 甚受歡迎

有人質問:「新界西來呢度?」

有人要求與他合照,對他說:「我都想係新界西(選民)。」

阿廸跨區拉票,因為不想錯過任何一個接觸選民的機會。

有人見到他,如遇見偶像,雀躍舉起手機與他自拍,不忘也說:「加油!」

有人稱讚他在論壇的表現勇猛說:「加油!」

在多個選舉論壇上,他炮轟何君堯聯同中聯辦干預新界,質疑梁志祥包庇鄉紳,反對橫洲棕土發展公屋,批評曾任九鐵主席的田北辰漠視市民捱貴車費,一次又一次挑戰新界鄉士霸權、對抗官商勾結。

選舉白熱化,被朋友形容為「鐵人」的朱凱廸,總是廢寢忘食。(蔡正邦攝)

犧牲​難免 並非超人

勇猛背後,他東奔西跑,忙於拉票,三餐也顧不了。在邨巴站拉票了近一小時,他終於抵不住飢腸轆轆,走到快餐店「醫肚」,大口大口吞下麵包後,又重回街站拉票。除了犧牲肚子的飽足,忙碌的競選工作背後,還失去了和女兒不遷的相處時間。

可幸是,在你爭我奪的競選爭霸戰之中,支持者每一個溫暖的行動,仍可為阿廸帶來抗爭的動力。在拉票活動的尾聲,他笑對記者說:「有唔識嘅市民打來,話送緊喉糖來。」

記者著他估計選民票投朱凱廸的原因,他指,過往的抗爭就如一本履歷簿,「唔打開佢,過咗去嘅事,無咩人會留意」,但選舉正是時機,帶出自己想表達的訊息,「有多啲人會打返開本簿,睇你嘅履歷……選我嘅人既相信我,亦都認同我對未來嘅想法,相信同我一齊做嘢嘅人」,但強調自己並非一個超人,團體組織的能力更重要。

為了採訪戰亂,他曾遠赴伊朗學習波斯語。(八鄉朱凱迪fb專頁圖片)

後記:最想帶著不遷去旅行

2002年,阿廸帶着朋友所寫的波斯文字條,去到剛停戰阿富汗,心裡想著「大家愈是不了解,愈令我想去看一下」。為了認識這個戰亂後的國度,他再赴伊朗學習波斯語,及後親身採訪過伊朗、阿富汗的總統選舉,記錄過當地人的流離生活。

十多年後,他還是說:「我好鍾意去旅行。」選舉過後,最想帶女兒去旅行。記者問:「買咗機票未呀?」他搶著答:「點敢呀?選完被人砍咗都唔知!」

記者又問:「那最想去哪兒?」他說:「秘魯嘅安第斯山脈,因為如果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嗰度會係最好匿埋嘅地方。」他又謂:「想同個囡返伊朗,九歲前,未要戴頭巾前。」

【每日更新】民調專頁:最新候選人走勢

【互動遊戲】助你挑選最接近你立場的候選人

【新聞直擊】追貼選舉 一網看激烈戰況

【最新戰報】新界西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