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來稿】勞工界議員又自動當選 為何沒有對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勞工界的選舉採用全票制…以上述 642 個登記選民來計算,只要手額超過一半(即 322 票),就可以穩奪 3 個席位。那你必定會問,工聯會只有 190 票而已,職工盟只要連結其他三百多個工會,不就可以全取 3 席了嗎?如果你這樣想,就真是「少年,你太年輕了」……
職工盟

李卓人選舉開支約98萬元。(資料圖片)

文:職工盟

立法會選舉落幕。這邊廂,一直代表勞工聲音的工黨李卓人落選,泛民中代表勞工的立法會議員,就只剩下街工梁耀忠。那邊廂,姚松炎挑戰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成功,在建制手上首奪這個功能組別議席。

最大的傳統功能組別為勞工界,共佔 3 席。假如非建制勞工陣營爭奪這個界別,搶佔一兩個席位,有沒有這個可能?

答案是,在畸形選舉制度下,這個界別根本沒有選舉,只不過是一個分餅仔遊戲。

非建制工會為數不少 勞工界為何是建制天下?

多年來,勞工界 3 席都是自動當選,當中兩席屬工聯會,一席屬勞聯。勞工界的選民是工會,採取一工會一票形式。根據香港01《圖解功能組別議席挑戰難度 「建制堡壘」難攻破嗎?》報道:

勞工界共有 642 個登記選民,按《職工會條例》登記,在過去 12 個月運作的工會都可以登記成為勞工界選民。 <br><br> 翻查資料,扣除較不活躍的贊助會員,工聯會有 190 個屬會,而另一親建制工會勞聯屬會就有 80 多個。 <br><br> 至於泛民背景的職工盟,扣除和勞聯重疊的屬會,職工盟有 87 個屬會,按實力可問鼎勞工界議席,但職工盟卻一直未有參與功能組別選舉。

如此看來,假如泛民陣營的職工盟,加上一些支持民主的獨立工會,看來有望可以奪下 1 席?這個恐怕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多年來,勞工界 3 席都是自動當選,當中兩席屬工聯會,一席屬勞聯。圖為自動當選的候任勞工界議員何啟明和陸頌雄。(馮巧欣攝)

全因勞工界的選舉採用全票制,即 1 票可以選擇 3 名立法會議員。換言之,以上述 642 個登記選民來計算,只要手額超過一半(即 322 票),就可以穩奪 3 個席位。

那你必定會問,工聯會只有 190 票而已,職工盟只要連結其他三百多個工會,不就可以全取 3 席了嗎?

如果你這樣想,就真是「少年,你太年輕了」。

建制工會分餅仔 躺着也入局

由於立法會從來沒有勞工界選舉出現過,要解釋當中的奧妙,我們只好觀察勞工顧問委員會勞方代表的選舉。

對上一次的選舉為 2014 年 11 月,當時共有 11 人參選,372 個工會參與投票,而最終 5 名當選人及其票數如下:

梁籌庭(香港公務員工會聯合會(公工聯)總幹事)——269 票

王少嫺(港九工團聯合總會(工團)副主席)——260 票

吳秋北(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理事長)——345 票

周小松(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勞聯)財務主任)——294 票

鍾國星(香港公務員總工會(公總)主席)——296 票

(資料圖片)

票數是否很接近呢?假如告訴你上一屆(2012 年),上上一屆(2010 年),再上上上一屆(2008 年)……5 名當選的勞方代表,都是上述 5 個工會聯合會的代表,你會如何解讀呢?

聰明的你應該已經猜到,這個選舉其實只是分餅仔遊戲,5 個工會聯合會老早「夾定」人選。其他 6 名沒有被「祝福」的候選人,當然難以獲得足夠票數。假如職工盟真的派員參選,除非能夠打破 5 個工會的同盟,否則根本沒有可能獲得 1 席。

所以,這個選舉制度本身就是為建制派度身訂造。職工盟和工黨因此一直只在直選爭取議席,並同時爭取廢除功能組別。

現況是,直選議員千辛萬苦才能贏取一個議席,勞工界那 3 席,則是「躺着也可以進入立法會」。這樣公平嗎?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