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身二三事】四十歲 去追夢:刺青於我的意義是當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筆者是神秘學(Occult)愛好者,神秘學是統稱;而共濟會是一定會接觸到的重要部分,我自High研究該有十年。

撰文:Veron

法國圖爾的共濟會博物館,歷史可以追溯至中世紀末期。

那年遇上人生低谷,遊法國,專程來到位於中西部的城市圖爾(Tours)的共濟會博物館(Musée du Compagnonnage)。不知哪時開始,維基百科把此地喚作都爾。

館內橫樑上 Anaxagoras之名言,是小至皮鞋大至旋轉木樓梯的手工藝展示場。

大步踏進該博物館的大門,隨即看到橫樑上的法文︰L’HOMME PENSE PARCE QU’IL A UNE MAIN,那時不知意思。

以前當記者,紀錄追夢者的故事。到自己轉行當紋身師,去追夢,才驚覺那些奮鬥故事的內容的真實性與血淋淋。

當了刺青師一年,不斷適應,不停改進。

大概二十年前,有了第一個紋身。近年拜師學藝,周圍去刺青,偷師也求教⋯⋯跳出所謂的舒適圈,收入大減,舖頭要愁交租(當然我仲有兼職寫東寫西幫補一下)。

全新的身分、全新的生活模式和工作形式 : 繪圖、宣傳、時間分配、尋找個人風格、自律和自制能力 ; 見客時的溝通技巧,還有永遠要答人客的問題︰「紋身痛唔痛?」⋯⋯每天學習,真的每吃一啖飯都特別有感受。

刺青師之苦,是遇到這種人客,出了圖,約了期,最後甩底。

實踐的過程,有些冷言冷語,同時,要多謝的人亦有排都數唔完。

或許,每個紋身都有它的故事 ; 那麼,刺青於我的意義,是現在,是當下。

L’HOMME PENSE PARCE QU’IL A UNE MAIN,因為雙手而思考,其實出自阿那克薩哥拉(Anaxagoras,古希臘哲學家、科學家,影響了蘇格拉底思想),今天看來,特別受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