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Slash族︰紋身機是我們對抗極權的其中一種方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Suraya Shaheedi是一位紋身藝術家, 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開設流動紋身店至今十八個月;她需要跟男人單獨工作,這在極端保守的阿富汗非常罕見。她說︰「我經歷了很多掙扎,甚至受到死亡威脅,因為大多數阿富汗人認為紋身是一種危險,它被宗教所禁止。」

在極端保守的阿富汗,Suraya Shaheedi作為紋身師,經常受到死亡恐嚇。

在一間個被黑色窗簾圍著的房間裡,摩打機的刺針正在快速的在一位年輕客人的皮膚上拖曳著,「顧客是男是女都沒有關係。」二十六歲的單身母親Shaheedi補充,「我不能離開我熱愛的職業。」

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大約一半土地,1996年至2001年美國入侵時,該叛亂組織以嚴格的伊斯蘭法律統治阿富汗。當地社會風俗嚴重約制女性和她們的教育,不允許婦女在沒有男性護送的情況下離開家園;亞洲基金會(Asia Foundation)今年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近40%阿富汗合資格女孩的家人不允許她們上學,近20%的女孩被家人強制在六年級後輟學。

Shaheedi的右臂刺青,一支刺穿圖像的箭頭,代表迎難而上。

經過數十年的戰爭,阿富汗人希望獲得和平。隨著社會對紋身的態度逐漸放鬆,更多刺青店開業,但像Shaheedi這樣為自己創造空間的女性是非常少數,「塔利班的統治可能會威脅到這種微細而重要的變化。我最擔憂的是,美國與塔利班的和平談判將助長激進組織。如果塔利班回來能夠帶來和平,我當然高興,若然他們不同意我的工作、甚至阻礙婦女的自由與進步,我將是第一個反對他們的人。」

轉印圖案中,Shaheedi以刺青師的身分的右臂刺青追求自由與進步。

八年前,Shaheedi與丈夫離婚,現在與兒子、父母同住。阿富汗是父權社會,禁止婦女觸摸與她無關或未婚的男人,「是父母和哥哥說服我成為紋身師,之後我前往土耳其,獲得了第一個紋身,那是一支刺穿圖像的箭頭,象徵克服逆境。」她的父親、五十八歲的Hussain表示︰「全力支持女兒,她反對這種禁忌的立場讓我感到驕傲。」

Shaheedi使用社交媒體來尋找客戶,沒有標示店舖地址,是出於安全考量。

Omid Noori的紋身大多位於手臂,衣服才少能好好覆蓋隱藏。

除了是紋身師,她也是化妝師,同時提供修甲服務,是阿富汗Slash(斜槓族,彈性就業,具多元事業的實戰經驗),「最近在髮型屋遇到一位顧客,客人的丈夫從她的社交媒體頁面上認出我就是紋身師 Ahoo(網上暱稱)。」該男子威脅,如果Shaheedi繼續發布紋身作品的圖片,就會殺死她。

Shaheedi沒有恐懼,「我在喀布爾的一所大學修讀商業管理,努力撫養八歲兒子。阿富汗成女人,需要莫大的勇氣,我為自己的勇氣感到自豪。」

阿富汗前陸軍軍官Nazeer Mosawi,現在以紋身機為武器,抵抗社會保守主義。

二十三歲的Omid Noori,身上擁有十六個紋身,他說︰「最近在左臂上再添一個,獅子頭上戴有皇冠。刺在這裡,衣服少能好好覆蓋、隱藏。我厭倦了人們對紋身的負面評論。如果塔利班回來、伊斯蘭激進分子抓到我,他們會割斷我的手腳。」

為他刺青的,是阿富汗前陸軍軍官Nazeer Mosawi。他在阿富汗與伊斯蘭叛亂分子的內戰中作戰了七年,「我仍在戰鬥,但這次是反對社會的保守主義,以紋身機為武器。」他幾乎每天收到恐嚇電話,「威脅要燒毀我的店。我告訴這些人︰『好吧,由於這些威脅,我無法逃離這個國家,這是我的家園。』。」Mosawi補充,紋身事業讓自己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令四十二歲的他倍感安慰。

Noori的新紋身,獅子代表勇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