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紋身的歧視爭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我們經常聽到國與國之間就「種族歧視」隔空罵戰。其實在紋身範疇上,也存在著同類情況。

士兵Christine Jeltema的紋身,以紀錄她在美軍服役時在東歐和伊拉克的部署。(圖片︰Hartford Courant)

美國州警(State police)或稱公路巡邏隊(Highway Patrol),是每個州特有的警察機構;最近修改的政策上,他們放鬆對警員紋身的規例,有明顯紋身的人也可以申請應考警察。發言人Christine Jeltema說:「我們意識到在文化上,紋身已經變得可以接受。我們不想因為紋身而失去那些本來可以成為非常好的警察的人。我們希望做到包容。」

康涅狄格州溫莎洛克斯(Windsor Locks)的警官Joe Malone,以部落圖騰設計「炸」了右臂,其中有他父親和兒子的名字縮寫。他在去年完成紋身之前就將紋樣告知了上級。在當地,公眾對人體藝術沒有反感。Malone認為:「這是自己一直想要的東西。它是一艘破冰船,積極的,對我的工作有幫助。」

但有些情況,警察會因為紋身而與相關單位,對簿公堂。

Paul Hammick是哈特福德(Hartford,康涅狄格州首府)的前副警察局長,回想當地一宗有關警察紋身的爭議,案件甚至去到聯邦上訴法院審理。

爭端始於2002年,一名偵探抱怨,五名警務人員的蜘蛛網紋身(Web Tattoo)象徵著「對非白人和猶太人的種族仇恨」。辯護律師Jon L. Schoenhorn表示,該紋身始於越南戰爭,每一條網紋代表一項海外任務。Schoenhorn承認,一個白人至高無上的組織採用了蜘蛛網紋身,但該警務人員不應因此受到懲罰。

2006年,法院裁定,警員的紋身被視為令人反感,命令其不得展示;法院認為,公職人員的權利比普通人的權利受到更大的限制。而五名紋身警則認為禁令侵犯了他們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Jason Bandy因為紋身,與有關機構的爭議長達十年。(圖片︰Blue Lives Matter)

而據《New Haven Register》報道的另一事件,警察委員會確定警員Jason Bandy面上的新紋身違反了一項美容政策(該政策要求警員在值班時必須保持整潔乾淨的外表),並在2019年3月就對方的職務問題舉行了聽證會;該報援引述警察局長Otoniel Reyes的話,問題不是Bandy本人或紋身,而是該部門代表甚麼。

「我們都在這特定的工作上簽署了,該品牌應該能夠保持其完整性。」Reyes說︰「當一名警察臉上有紋身,走進來時,我們所服務的人群中,有些人可能因此感到困惑和冒犯-──他們可能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可能會質疑這名警察心理的穩定性。」

2008年,Bandy受聘為警官時,身上已經佈滿紋身,而新的紋身在髮線附近,刺著vini vidi vici(拉丁語,凱撒大帝名言)。他在2011年、二十三歲時遭到解僱。2015年對時任壯紐黑文(New Haven)警察局局長Dean Esserman和助理局長Luiz Casanova提出訴訟,指出自己情緒困擾是由於二人的騷擾和歧視;同時遭到不公平對待,阻止他晉升。

三十六歲的Joe Malone在執勤時也會展示其部落圖騰紋身。(圖片︰Joe Malone)

2018年10月,Bandy向康涅狄格州平等委員會申訴和對該市提出訴訟,稱存在著性別歧視;文件說警察部門對紋身沒有任何規定,女警官從未為身體修飾(包括紋眉、穿孔,化妝和塗指甲油)。

Bandy的個案,在最初,警察部門希望他自己付錢以激光去掉面部紋身,然後,雙方同意在工作時以遮瑕膏遮蓋,後來,他覺得自己隨時落入不遵守規定的位置(因為在雨中執勤或在大汗的情況下會令遮瑕膏褪色)。最終Bandy復職了,條件是必須遵守一項十八個月的「最後機會協議」的內容規定,他說︰「紋身是我身分的構成的重要部分。事件令我變得更加真誠,更加人性化,更加尊重和理解人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當某件事沾上(Gender Discrimination)、種族主義(Racist)的邊,根本沒完沒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