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豹突擊隊的紋身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悉尼紋身師Joe Kintz自豪的說︰「我現在可以挑選自己的客戶了!」他擅長幾何設計,在Manly Beach附近的Whistler Street Tattoo工作,全職成為藝術家前,有一段一生難忘的經歷。

原來,Kintz曾是直屬美國海軍特種部隊SEAL Team 5的炸彈技術員,2006年派駐伊拉克哈巴尼亞(Habbaniyah)部署,當時他帶了一件不尋常的東西︰自己的紋身工具 ; 並在駐守地一個以膠合板組裝而成的武器和突擊裝備庫,作為共享空間,放置刺青器材與墨水 。

Joe Kintz在伊拉克替海豹突擊隊紋身。(圖片由Joe Kintz提供)

Kintz說︰「我一星期在那裡做三個紋身。當你不用外出訓練、開槍射擊時,這很治癒。」而刺青圖樣多是SEAL Trident、部落圖騰、八爪魚和軍旗,「雖然不是我的風格,但我用心做好每一個紋身。」客戶不少是軍官,儘管其行為違反了軍紀,也沒有遇到任何麻煩 。

Kintz的作品多是有關美國海軍的題材。(圖片由Joe Kintz提供)

2008年,擔任Senior chief petty officer的Kintz退役了,搬到妻子的家鄉悉尼,尋找工作,「我向消防部門、炸彈小隊提出申請,都沒有回音。於是拿起黃頁給鎮上每間紋身店打電話 。 」那些店多是由電單車黑幫成員擁有和經營,「因為我以前工作性質,他們沒有為難我。最後我在一家電單車店裡工作、兼職紋身 。 」

以膠合板組裝而成的武器和突擊裝備庫,是他的紋身店。(圖片由Joe Kintz提供)

儘管如此,幫派之間的衝突卻困擾著他,「我不時收到威脅電話告和死亡恐嚇信。我還是軍人時,也遇過類似情況,但在悉尼我收過真實的郵件,直覺告訴我,那很可能是包裹炸彈。」前E.O.D.技術人員戴上乳膠手套,檢查了一下,心知不妙 ; 他打電話報警 。

「炸彈小隊將其運走,其中兩名警員,事後折返,原來是找我紋身。」

Kintz(右)與他的SEAL Team 5同袍,派駐伊拉克部署。(圖片由Joe Kintz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