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肆虐 英男自紋解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Chris Woodhead幾乎每一寸皮膚都被各式各樣的紋身覆蓋,坐在倫敦東部地區Walthamstow公寓的沙發上的他,正苦思身體上還有哪個位置可以讓他再添紋身。

Chris表示在這場巨大的危機中,自紋的痛楚令他倍感安慰。(圖片來源:ig/adverse.camber)

大約十五年前,Chris滿十八歲,就一直定期刺青 ; 他的偶像是英國紋身師的Duncan X,鍾情他大膽的黑色風格,「十九歲時,去咗幫襯Duncan X,了咗心願。然後我最好嘅朋友去做紋身師,我就做佢嘅畫布──我身上紋身,有四百幾個出自佢手。」

NHS代表國民保健署,感謝醫生、護士等前線人員的付出。(圖片來源:ig/adverse.camber)

疫情關係,刺青店要暫停營業,「我同懷孕嘅太太Ema都好lost,隔離期間,唔知做啲乜嘢。冇方向嘅人會完全不知所措!忽發奇想,我決定每天自紋,直至疫情放緩。」

腳板底刺上WHEN WILL IT END?我都想知。(圖片來源:ig/adverse.camber)

原來,Chris也是紋身師,睇佢instagram,似係part time。從三月中開始,每天下午二時至四時,他會坐下來素描設計,以當前狀況為靈感,「然後,我會飲啖茶,並拿出針頭、墨水,準備為自己刺青。」以手刺(handpoked)代替電動紋身槍,「這種方法越來越流行,因為它痛楚較小 ; 每一刺、每一點都要非常精準,比紋身槍要花更多時間。」

Kewpie紀念侄女出世。(圖片來源:ig/adverse.camber)

他在左腳腳底刺上WHEN WILL IT END?的字樣。右腿有冠狀病毒圖樣。胸骨對落刺上NHS(國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感謝醫生、護士等前線人員的付出,「我感到非常難過,人們在這種情況下,才會真正欣賞他們,並意識到其工作異常艱鉅。」

太太預產期在七月,精子在他的上臂游過。(圖片來源:ig/adverse.camber)

Chris在隔離期間的第十二個紋身,是隻老虎,「係向Netflix紀錄片《虎王》(Tiger King) 嘅Joe Exotic致敬嘅,我同太太啱啱先煲完咋!」

我有密集恐懼,冠狀病毒圖樣,不了!(圖片來源:ig/adverse.camber)

最近,他的侄女出世了,「我受到啟發,呢隻Kewpie係咪好可愛先?」至於第二十三個紋身,精子在他的上臂游過,「太太預產期喺七月。說實話,我全身好似blue cheese,就快冇晒位嘞!我要謹記,預留一個空間刺上孩子的名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