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屆要反勝,美國民主黨應當一個怎樣的反對黨?

撰文:梁啟智
出版:更新:

只不過是兩周之前,評論界還在討論特朗普落敗之後,共和黨內部會面臨何等慘烈的內戰。誰知選舉過後,失去方向的卻是民主黨。打了八年的「順境波」,現在要重新當反對黨了,民主黨該如何自處?
抗爭不能如盲牛亂撞,否則殺敵五百卻自損一千,這點香港人最近就十分了解。處於弱勢時如何保存實力務求一擊即中,是個深奧的學問。

今屆與其說是特朗普贏了,不如說希拉里輸了,因為她失票太多才是主因。(路透社)

「沉默白人」讓特朗普當選 捉錯用神

第一個要問的問題,是弄清死因。選舉過後,有大量評論聲稱特朗普的勝利,代表了美國民眾支持其政見和形象;如是者有關反全球化、反精英主義,以至反政治正確的文章一大堆。我認為這些文章未免把焦點搞錯了。如果說今次選舉突顯了階級問題,可別忘記黑人的貧窮比率是白人的兩倍有多,但黑人對民主黨的支持度仍舊有九成。說階級和經濟之前,先要說明這到底是事實還是被刻意營造出來的憂慮,而後面又和種族主義有何關係。

正如前文所述,今屆與其說是特朗普贏了,不如說希拉里輸了,因為她失票太多才是主因。縱觀全國,特朗普的總得票,只是比上屆的羅姆尼增加了 64 萬票,同時希拉里比奧巴馬少了 294 萬票。與此同時,今屆的合資格選民其實比上屆增加了 908 萬。這樣一看,還討論支持特朗普的「沉默白人」如何洶湧而出讓他當選,如果不是惡意抽水,最起碼也是捉錯用神。

民主黨也不用過於悲觀。人口學上對共和黨不利的大勢仍然持續,共和黨的得票率從 2004 年起一直穩定地下降之中,而這又和其票源老化和未能吸引少數族裔有關。美國統計局已宣布千禧世代的人口數目經已超越了嬰兒潮世代,也有愈來愈多州份的白人人口將會跌破一半。人口基數對民主黨是有利的,問題是如何把這些票源動員出來,不再重蹈今屆的覆轍。

不合作運動不可取 與特朗普合作出奇制勝

民主黨能否於下屆反勝,將取決於它要當一個怎樣的反對黨:要發動全面的「不合作運動」?還是負責任地「又傾又砌」?我認為全面的「不合作運動」並不可取,畢竟民主黨和共和黨的票源不同,共和黨過去八年用這套路成功了,不代表民主黨也會成功。更重要的,是民主黨在 2018 年的中期選舉有 23 個參議員席次要面對改選,當中不少都要在共和黨的根據地競選連任,沒有刻意挑起矛盾的本錢。

相反,民主黨在合適的議題上和特朗普合作,反而有可能出奇制勝。特朗普當選演說提到的政策立場不多,卻刻意強調要加大基建投資。美國和香港不同,香港政府是基建成癮,美國政府卻是基建投入嚴重不足,特朗普說美國的機場像是第三世界國家也是事實。民主黨從來是支持基建,共和黨則是反對基建的。現在跑出一個支持基建的共和黨總統,民主黨能否利用這機會一方面為民造福,同時在共和黨內製造分裂呢?不過,這樣做也有風險,因為到了高鐵或橋樑建成,大家都只會記得是「特朗普的高鐵」或「特朗普的大橋」,未必記得民主黨的支持。只是大型基建通常四年之內建不完,也不用太擔心平白為對方連任助選。

民主黨過去八年,為了推希拉里上總統寶座,黨內沒有怎樣認真培訓新晉人才,現在被迫面對青黃不接的問題。(美聯社)

民主黨失年輕人票 需認真培訓新晉人才

說回選舉策略。我分析了四個今屆被共和黨攻下的鐵鏽帶州份,分別是賓夕凡尼亞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發現年輕人對希拉里的支持度明顯比奧巴馬要低,從上屆平均的 62% 大幅下降至今屆的 52%。流失的選票,並不是投向特朗普,而是給了自由黨的約翰遜。也就是說,希拉里不得年輕人的支持才是敗陣的主因。民主黨要重奪白宮,就要好好想方法激活年輕人的支持。

民主黨過去八年,為了推希拉里上總統寶座,黨內沒有怎樣認真培訓新晉人才,現在被迫面對青黃不接的問題。但認真找的話也不是沒有選擇。新澤西州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是一位年僅 47 歲的黑人領袖,被視為奧巴馬第二。前德州聖安東尼市長,現聯合國住房與城市發展部長卡斯特羅(Julián Castro)現年只是 42 歲,和奧巴馬一樣在單親家庭長大,同樣透過在民主黨全國黨大會發表開幕演說而為人所知,大可以成為首位拉美裔總統候選人。奧巴馬的勝選程式是「動人成長故事+遠大政治目光+選民求變心理」,同樣以振奮人心為主軸的選戰可以在四年後再打一次。

2020 年的選戰,民主黨可真的沒有輸的本錢。每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將於 2020 年舉行,各州隨即進行選區重新劃分。誰勝出這次選舉,就可主導選區劃分,進而決定之後十年美國的政治生態。現在眾議院由共和黨把持,正正是因為民主黨的支持者在 2010 年沒有出來投票。如何利用總統大選的機會,在 2020 年一舉反勝,民主黨必須立即開始部署了。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