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漂借力新媒體打造「陸港藝術品橋樑」:好的作品值得更多人欣賞

撰文:許祺安
出版:更新:

好的藝術作品就像一面鏡子,映照出人們複雜的情感狀態。有一群來自內地的「港漂」,對藝術抱持單純的熱愛,相信內地民眾值得擁有屬於自己的藝術品,找到獨一無二的感動,於是走上藝術品推廣的道路;但他們也發現,內地經濟高速發展下,普羅大眾接觸藝術作品的機會還相當缺乏。
為讓更多人認識藝術、與藝術建立聯繫,也讓好的藝術作品被更多人看見,他們開辦公眾號等新媒體帳號,用符合內地民眾喜好的風格來介紹藝術,為內地藏家與香港藝術作品建立溝通管道。

2012年來到香港中文大學修讀文化研究碩士的張琳,畢業後在香港從事藝術傳媒工作,期間訪問了不少香港本地的優秀藝術家。她向記者表示,這些藝術家作品未能獲得有效推廣——一方面,香港市場規模有限;另一方面,這些藝術家沒有精力兼顧作品推廣,再加上本港傳統畫廊的講解方式也相對晦澀,讓內地一些新手藏家望而卻步,很多作品缺少應得的關注。

張琳希望更多內地民眾能成為香港藝術品市場的買方:「內地民眾有了很好的物質條件,急需精神調劑充實生活,他們寧願排隊四五個小時去看《清明上河圖》,但離購買還有很大的距離」。

她曾接觸一對法國來港度蜜月的新婚夫婦,因看展時十分喜愛一幅畫,寧願縮短旅程提早回家,也不惜將旅費拿來買畫,這是因為買下藝術作品有一種獲得感,「它是屬於我的」,每天都可以在家中欣賞到作品,接受藝術的熏陶,而西方不少普通家庭都有這樣的意識。

2019年8月,在與同樣身為港漂的劉桃只見過一次面後,兩人便一拍即合,籌備創立藝術品經紀平台,想要打造「陸港藝術品橋樑」,利用香港作為基地,將本港和海外的藝術藏品推介給內地買家。她們很快找到了另外幾名志同道合的其他港漂們加入團隊。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一束文化」就火速成立,寓意「讓藝術品成為枯燥生活裏的一束光」。

一束文化透過網上直播,邀請名家以對談方式聊藝術。(一束文化提供)

打造「大IP」 藝術家也要貼地

一束文化的營運模式是居中聯繫買賣雙方,再從中抽成。賣方可以是藝術家自身,也可以是代理藝術家作品的畫廊,買方則來者不拒,但他們起初的主要對象是內地20多歲剛出社會的青年——「希望他們在人生較早階段接觸藝術品收藏,帶來持續一生的影響」。

但張琳也坦言,內地一線城市以外的民眾,很少有機會接觸到藝術作品,也沒有培養起對藝術收藏的興趣,所以他們要透過向公眾介紹藝術,把更多人帶進這個圈子裏。於是,一束文化陸續成立了公眾號、影音號等,分享藝術潮流資訊,並邀請名家以直播對談等形式聊藝術。

一束文化力推本地藝術家。圖為藝術家林天行。(一束文化提供)

她認為,現在內地流行「打造IP」(按:IP即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的概念,他們要做的就是讓每一位藝術家、畫廊主的形象更加立體,成為一個個「大IP」,讓藝術家不僅高端,也要貼地,讓大眾與之建立起內在的情感聯繫,就會更加理解他作品中的含義。

專注彩墨畫的香港藝術家林天行,今年57歲,是作品懸掛於香港禮賓府的藝術家中最年輕的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作品隨「神舟六號」和「神舟七號」飛船遨遊太空的香港畫家。不過,他仍然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受到大眾更深層次的關注。一束文化與他結緣後,開始挖掘其個性和畫中獨到之處。

▼ 按圖放大看林天行的各式畫作

+20

其中一名30多歲的女收藏家悅悅(化名)在瀏覽一束文化的公眾號後,被林天行的作品深深吸引。悅悅是從事投資行業的女精英,從內地移居香港。她小時候曾學習畫畫,卻幾度中斷。在港建立家庭並有了孩子後,悅悅想要找回自己的興趣,並培養孩子的藝術愛好。悅悅最終成功與林天行見面相談,林不僅跟她詳細講解繪畫技巧,還帶她去戶外寫生,令悅悅漸漸迷戀上現代水墨創作和書法,重拾繪畫的愛好。

深圳辦展促反思 專注「新中產」客群

藝術推廣不能只限於網上,實體展覽也非常重要。張琳認為,藝術品一定要親眼所見,才能感受到最完整的呈現。不過,一束文化成立時就遭遇反修例運動,在香港策展有諸多不便,於是只好移步深圳。2019年12月,張琳帶領團隊在深圳舉辦了一場致敬安迪華荷(Andy Warhol)的普普藝術(Pop art)展,吸引不少年輕人。

不過,看展者無一人要洽購展品——20多歲的年輕人還未成家立業,生活中以「快消費」為主。也因此,張琳等將客群調整為年齡在35歲左右的「新中產階級」:他們生活已上正軌,亦可能對油畫、水墨以及各種現當代藝術感興趣。

張琳認為,就像前段時間內地大熱的劇集《三十而已》當中,角色將莫奈說成是梵高,但就算不懂藝術也要買藝術品,就反映了藝術品可以為人們彰顯有品位的形象。雖然這種對待藝術的態度並不值得鼓勵,但足以反映內地民眾開始關注藝術、重視藝術品的社會價值。

她指出,因為每個畫廊簽約的藝術家有限,畫廊的銷售員通常會向顧客強力推介一些藝術家的作品,更會在意把畫賣出去,而沒有花太多心思培養顧客對藝術的感受力;但一束的藝術顧問會站在買方角度,挑選符合客戶定位和喜好的作品,這種營運模式在內地和香港都是開創性的。

楊桐與她的紙上油粉彩及水墨作品《沐》。(何安攝)

作為藝術經紀的平台,員工上上下下也都要懂藝術,一束文化的成員們各自從事有現當代藝術創作、平面設計、建築、攝影等領域。值得一提是,平時主要負責網絡平台文稿發想的聯合創始人楊桐也是學繪畫出身,日前一名本地藏家Kevin(化名)在機緣巧合下,看了楊桐過往的幾幅作品後甚為喜愛,於是請託楊桐畫一幅可以擺在家中欣賞的作品。最終,楊桐為Kevin獻上了一幅讓人彷彿置身森林般的紙上油粉彩及水墨作品《沐》。

▼ 一束文化也推廣過著名畫家趙無極的版畫

+12

此外,一束文化也推廣過著名畫家趙無極的版畫,這些版畫是趙無極在世時製作和簽名,雖然不至於其原作那樣價值上億,但也相當有價值。一束團隊還與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Dominique de Villepin)家族在中環的畫廊建立聯繫,並在該畫廊舉辦的趙無極主題展上,同德維爾潘的兒子潘雅德(Arthur de Villepin)聊起了許多關於這位藝術大師的珍貴往事,將心得分享在網絡平台上。

張琳覺得,現在內地藝術品市場仍然存在精英化的問題,認為「只憑藉幾個人留法回來,向國人講述國外好的藝術品,卻不能親眼看到」是莫大的遺憾,內地民眾還應該看到更多好的藝術,希望內地藝術收藏愛好者一方面要虛心學習、增長對藝術品的見聞,一方面也要秉持文化自信,中國人終有一日也可以建立自己的一套藝術鑑賞方式,並且為外人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