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創作.短篇】醒來發現被世界遺忘 花十年尋真相結局卻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如果有一天你醒來,發現自己被全世界遺忘,你會怎樣?你希望付出代價,尋回過去;還是放下執著,專注現在?

【01撐場為開放式自媒體平台,點擊此處進入01撐場及發表作品吧!】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早上起身,我被世界遺忘 [短篇小說]」,刊於01撐場】

我從來都無想像過,咁神奇嘅事會發生喺我身上。

果朝起身,我發現自己唔係瞓喺屋企,而係瞓咗喺公園嘅長椅上。

身上無銀包、無手機,得一張身份證。

咁我梗係衝番屋企,睇下發生咩事啦。

敲門,工人開門。

我即刻問:「太太無事丫嘛?」

我個工人居然問:「你係邊個?」

我呆一呆,老婆聽到動靜,行出黎,望住我:「先生,你敲錯門啦。」

「唔係,我係你老公!」我完全唔明發生咩事。

「你再唔走,我就報警。」老婆皺晒眉頭,工人狠狠關門。

我去報警,警察查完資料,發現我根本無結婚,我名下嘅物業、戶口、股份、交稅記錄......全部都無晒。

我去報警,警察查完資料,發現我根本無結婚,亦無物業。(資料圖片)

唔止咁,我打畀所有朋友、同事、親戚,無論我點樣講,都無一個人記得我。

我聽到警察竊竊私語:「係咪個流浪漢有妄想症?以為自己有樓有老婆。」

呢個情景,仲慘過穿越,穿越至少會有個新身份,但呢一刻,全世界都唔記得咗我。

事出必有因,前一晚到底發生咩事?

我咪正常咁番工、放工......放工途中,我遇到個流浪阿伯,問我乞錢,我無理到佢!

我明啦,個阿伯其實係巫師,試探出我無同情心,不過佢無將我變成野獸,而係令我被世界遺忘。

我走遍附近嘅公園,終於搵番果個阿伯。

我走遍附近嘅公園,終於搵番果個阿伯。(VCG)

「對唔住,我知錯啦,我明白做人要善良......」

我一輪嘴咁講,佢笑咗出聲:「你講到好似美女與野獸咁。」

我即刻拍馬屁:「果啲外國女巫,點及得上大師您法力高深呢?話時話,我點樣先可以解除魔咒?」

阿伯神祕一笑:「呢層你就要自己發掘啦。」

見佢莫測高深咁樣,我真係好想打佢一拳,但人在魔咒下,不得不低頭,我唯有恭恭敬敬咁同佢道別。但呢件事會發生,係因為我無施捨畀阿伯,中心思想可能唔係「愛」,而係「善良」。

如果係咁,我就應該行善積德,領悟「施比受更有福」,然後解除魔咒。

既然抉擇唔到,一於就兩邊都做,話唔定呢個都係巫師嘅考驗。

我正諗住向我老婆發動強烈追求攻勢,先發現我無錢。

經濟,係任何行動嘅基礎。

咁我唯有去搵錢先,但我又唔係專業人士,

之前喺商界,就係靠人脈混得風生水起。

依加連老婆都唔記得我,更加唔使講果啲「人脈」。

無辦法,我唯有搵咗份侍應工,生活住先,至少租番間劏房,唔使瞓街。

我租左間劏房,至少唔使瞓街。(《一念無明》劇照)

每日放工,我就買野食去孝敬個阿伯,希望佢早日幫我解除魔咒。

等經濟穩定啲,我開始去追我老婆,製造偶遇、搞浪漫、獻殷勤,我見佢都好受落。

點知,當我正正經經問佢,可唔可以做我女朋友果陣,

佢支支吾吾:「其實女人到咁上下年紀,愛情唔可以當飯食......」

佢講咗一大輪,中心思想只有一個,我呢個劏房仔,唔配浪費佢嘅青春。

佢要用僅餘嘅寶貴青春,去獵殺一個筍盤。

我終於明白,呢一刻,我無可能得到佢嘅真愛。

甚至我被世界遺忘前,佢都未必真係愛我,可能,只係因為我果陣有車有樓有事業。

我老婆,其實只係愛有車有樓有事業嘅我。(《分手100次》劇照)

我好灰心咁去搵個阿伯,我喊住求佢,可唔可以放棄「真愛」呢個條件,直接幫我解除魔咒。

阿伯拍下我肩膀,無講野。

我唯有繼續努力,番工、討好阿伯、做善事,

後來我升咗職做主管,甚至將阿伯接埋番屋企養。

呢種生活持續咗十年,每次我提起個魔咒,阿伯都支吾以對,呢個巫師係咪冷血架?

直到佢身患重病,就黎死,佢終於開金口:「我有個祕密要講你知。」

我終於可以解除魔咒?

「其實我根本唔係乜野巫師。」

我呆咗,完全理解唔到佢嘅說話。

「第一次你黎搵我,我以為你玩我,咪順住你說話講落去。」

阿伯苦笑:「點知你日日黎照顧我,仲接埋我一齊住,我無親無故,一個人瞓街,唔捨得呢種溫暖。

每次諗住享受多一陣,就講真相......結果就到依加,係我太貪心。」

即係話,我十年黎嘅努力,都係一場笑話?

我十年黎嘅努力,都係一場笑話?(VCG)

我問:「你唔係巫師,咁點解我會被世界遺忘?」

「我睇咗啲科幻小說,有好多可能性,例如你本來就係流浪漢,俾人捉去做實驗,植入一段記憶,令你以為自己係商界精英、娶咗老婆......」

阿伯推測:「又或者你跌咗入另一個平行時空,呢個時空嘅人唔認得你。」

我忍唔住發火:「講黎講去,都係『可能』、『或者』,咁真相係點?」

「真相重要咩?」阿伯反問:「假如我真係巫師,可以解除魔咒,令所有人記番起你,你會好開心?」

我好想答「係」,但話到嘴邊,突然停咗。

假如今日,所有朋友記番起我,我只係一個十年前嘅舊朋友;

我老婆,已經嫁咗畀第個;人脈,十年前無聯絡嘅人脈,仲係我嘅人脈?

原來我已經番唔到去。

阿伯留低一聲「對唔住」,就過咗身。

阿伯留低一聲「對唔住」,就過咗身。(Camilo jimenez/Unsplash)

到最後,我都搵唔到真相,我唔知十年前,係世界遺忘咗我,定我記憶出咗問題。

但人生唔係連續劇,唔一定去到最後果集就有答案。

有啲野,你可能一世都諗唔明;或者一世都誤會咗。

好彩,我有呢十年嘅事業,新識嘅朋友、同事,我已經有新嘅世界。

或者,比真相更重要嘅,係現在。

或者,比真相更重要嘅,係現在。(作者提供)

作者簡介:陳美濤

中文系畢業生,本地小說作者,以「貼地荒誕」為創作路線。對武俠小說情有獨鍾,喜歡分享個人見解。已出版小說:《無緣化蝶》、《港女九陰真經vs女神孫子兵法》等等,另有主持「口述武俠」影片頻道。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omato28

想分享作品給更多人看到? 請即下載香港01 app到01撐場發表精彩創作!或將作品電郵至ugc@hk01.com,隨時敬候來鴻!

【01撐場為開放式自媒體平台,點擊此處進入01撐場及發表作品吧!】

(以上文章內容為用戶提供,並不代表香港01官方立場及觀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