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神話悟空|國產3A遊戲引全球注目  西遊氾濫為何仍樂此不倦

撰文:小島陸秀夫
出版:更新:

《黑神話:悟空》是國內公司「遊戲科學」的新作,並於近日放了13分鐘的示範短片。因為畫面、動作都非常漂亮,加上事前完全「無影」,在國內外的遊戲界都引起莫大關注,可謂平地一聲雷。
不過,大家也能感覺到 西遊題材於國內,無論是電影還是遊戲,都去到了氾濫的程度。為什麼仍有這麼多人繼續「西遊」?這個遊戲又能否一改困局?

《黑神話:悟空》平地一聲雷

《黑神話:悟空》在事前沒有多宣傳的情況下,把13分鐘的遊戲短片放到網上,短短數日已在YouTube的IGN平台中獲得300多萬的點擊,而國內視訊網站 bilibili中更已2000多萬次播放,單單留言數目亦有22萬。

按維基語,此遊戲於2017年開始開發,並未公布發售日。據視訊遊戲析師Daniel Ahmad稱8月20日公布首段實機演示主要目的是開發團隊缺人,想通過這段視訊吸引人才。而按創始人馮驥所說,因為這短片的成功,而收到海量的簡歷。

+3

這個展示於國內外都得到很高的評價,指它不論是畫面、動作、光影效果、配樂等等,都做出了3A大作(即高投入同時高行銷成本的遊戲)的品質,更有《隻狼》、《黑暗靈魂》的影子。「遊戲科學」更說此並非最終畫面,因為成品將會更好,當然是真是假就要等發售才知道了。

一直有人問,為何中國出不了3A 大作。中國的遊戲玩家人口之多不需解釋,但大多數製作的遊戲都是手機遊戲,而且品質參差。原因很簡單,國外公司做的3A遊戲投入高,但收入也高,因為很多用戶願意付費。

但國內的用戶付費意願不高,從數字上就可以看到:中國家用機遊戲市場銷售收入在2019年為6.4億人民幣,而移動遊戲(主要是手遊)的實際收入為1513億人民幣;在美國,家用機遊戲市場銷售收入於2019年為185億美元,即約1278億人民幣,就算兩者計算上或比例上可能存在差異(例如是否只計算直銷,以及究竟有多少遊戲可以在中國上架),仍可看到兩者有巨大差別。

這也是為何這個3A大作如此令人注意。

為何仍樂此不倦地以西遊與三國作題材

遊戲市場分析先就此打住,還是討論一下較為藝文的問題。《西遊記》作為中國四大名著之一,改篇多不勝數,甚至可說是氾濫,單說電影,這十年中已有鄭保瑞系列的四部作品(2014、2016、2019、2020)、《萬萬沒想到:西遊篇 》(2015)、《大鬧天竺》(2017)、《悟空傳》(2017)、《西遊記真假美猴王》(2020);網絡電影就更甚,計上續集,2014年至今已有23 部西遊改篇。

同樣極受歡迎的題材就是「三國」。單說手遊,與「三國」有關的手遊數字可能有數千個,三國類手游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維持在百款左右。結果可說已經去到「想不到做什麼時,電影就拍西遊,手遊就做三國」的地步。

「奇幻」故事要多少有多少,創作就可以了;另外中國歷史中亦有很多戰爭,為什麼就一定要是「三國」?這兩個「IP」可以如此氾濫,背後原因亦類同,簡單而言就是用《西遊記》及《三國演義》風險最低。

第一,兩者皆為名著,故事家傳戶曉,讀者學習成本近乎零,更有完整的劇情和世界觀。《魔獸世界》、《黑暗靈魂》、《地平線》都需要重新創作一個世界觀,而三國和西遊已經有完整故事,用就可以,誰不知道什麼是「大鬧天宮」?同時,西遊與三國中的人與物大家都很清楚,例如以上《黑神話:悟空》中,悟空把對方的法寶放到耳內,以及拔毛吹出幻兵,對華語玩家大概根本不用解釋。如果完全創新,玩家就要由頭跟上,在「即食年代」就有風險了。

第二,這兩個「IP」都來自於古代的小說,不需要版權費,也不有獨佔性。大家可以隨便用,隨便改。記得《此間的少年》這本用了金庸筆下角色名字來作校園故事的「同人小說」嗎?2016年金庸狀告作者500萬,最後判案為「不構成侵權但一定程度構成不正當競爭」,金庸獲賠168萬。此案誰是誰非不作判斷,但想要「人人都識的角色」同時又不會被告?就是西遊與三國了。

《此間的少年》是江南的暢銷作品。(網上圖片)

第三,則是審查。內地電影有審查,例如今年7月才瘋傳廣電總局有新禁令,按即時娛樂當時的報道,除了禁止鬼神題材、穿越內容以外,也新增不少管制,例如愛情劇要點到即止、同性戀題材要改為友情、歷史題材不能有腐敗的價值觀等等。審查在遊戲中也有出現,使很多遊戲在打入中國市場前也要作些改動。西遊與三國為歷史名著,怎樣限制也「有個譜」,同時市場上已經有過百款同類東西,「人做我又做」的情況下,風險更低。

當然可以說《西遊記》的奇幻內容,有想像空間,而故事中經歷患難最後修成正果很振奮人心;《三國》的攻城掠地、計謀計算和武將打鬥,也較《水滸傳》和《紅樓夢》更適合套用在遊戲中。但其實合乎這些要求的故事大有人在。此時西遊與三國的氾濫,已是以上原因的惡性循環。

全球翻炒熱潮

不過,這種「創新止步」並非中國才有的事,全球也是如此。單說荷里活,由漫威帶起的整個超級英雄熱潮,也是建於已有的世界觀和故事之上;另一漫畫巨頭DC的新蝙蝠俠電影近日也有預告片,大家亦可以數數這是已第幾套蝙蝠俠電影。

最近幾年,大量重啟(reboot)和續集湧現,其中一個原因亦是新的故事風險太高。舊電影/故事已有粉絲基礎,就算該電影品質一般,也會入場觀看。雖然這樣或者使舊粉絲不滿,但就是有人看。2019年十大最高票房的電影,沒有一套是非系列或非改編電影。排第2的《獅子王》和第9《阿拉丁》更是完完全全把動畫故事重用一次。

十套片都是重啟、翻新或續集(https://www.the-numbers.com/box-office-records/worldwide/all-movies/cumulative/released-in-2019)

但並不是有小說或故事跟隨,就代表不用創新,這方面遊戲和動畫界好像做得更好。以波蘭小說《獵魔士》作基本世界觀的《巫師》系列一樣有創新而引人入勝的故事,亦於大賣收場;2019年最佳遊戲《隻狼》亦用了極常用的日本戰國時代作為背景,但故事與日本戰國武將卻全無關係,真的只是用了該時代。就算同是《西遊記》,2015年的動畫電影《西遊記之大聖歸來》憑著出色的作畫,亦贏得了很好的票房和口碑。

這次《黑神話:悟空》也沒有全依《西遊記》,從短片中看到此為取西經後孫悟空沒成佛的故事。而且,這遊戲目標為打出國際市場,因此需要用一些西方也認識的角色,那麼用孫悟空就十分恰當了。事實上國內國外對此次遊戲預告都大為稱讚,或者是個好的機會扭轉局面。

無論如何,這個遊戲都令人期待。但某些了無新意,同時粗製濫造而只靠「IP」賣錢的電影和遊戲,大概可以停一下了吧?

【中國電影海報設計殿堂級人物黃海,多個作品成為經典,我們一齊重溫當中佳作!】

+8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