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鋼筆的線條中 年輕畫家克服創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溫寶琳(Emmy)不是職業畫家,在藥廠工作的她特地請了半天假,在家接受訪問。

她的其中一幅作品,正在 Gallery HZ 的中場群展中展出,而她不少作品都掛在家中的客廳。

這個1992年出生的畫家,五歲開始學畫,後機緣巧合拜了鋼筆畫家李薔生為師,2010年去英倫留學時,曾一度放棄鋼筆畫,反而畫了幾幅油畫。2016年一場車禍後,她害怕自己再也無法提起那小小的鋼筆,投身於鋼筆畫細緻的線條中。

文:陳大砲;攝:黃寶瑩

溫寶琳(Emmy)五歲學畫,及後師從鋼筆畫家李薔生。(黃寶瑩攝)

拜一個會做私房菜的畫畫師父

像香港很多家長一樣,Emmy父母也希望子女多才多藝,於是在Emmy五歲時,給她報了畫班學畫,從最基礎的素描、油顏色學起。鋼筆畫是她升上中學後,在電梯裏偶遇鋼筆畫家李薔生才開始學。

李薔生是香港國際鋼筆畫研究會創辦人,家住Emmy樓下,有次在電梯偶遇Emmy,得知她在學畫,便邀她到家中觀賞畫作。「那是我第一次看鋼筆畫藝術作品。」Emmy說:「李老師繪畫題材多樣,有動物、有景,中西文化都有,西方的畫法,但融入了中式的畫風,看完後令人印象深刻。」鋼筆畫通常用於插圖、漫畫,李氏的作品卻不局限於此。

那時,Emmy畫班的老師經常生病,偶爾會停課,她不想學畫學得斷斷續續的,就轉跟李薔生學畫。李薔生教畫,規矩沒有一般畫班的老師多,他不僅容許學生有一定創作自由,畫自己喜歡的東西,甚至連課堂的時長也沒更性規定,學生過了時間還在畫,也不會催着下課。Emmy覺得,這除了是個莫大的「便宜」,也讓她可以真正沉醉於繪畫中:「如果一個人喜歡畫畫,最怕畫的時間太短,前半個小時其實都是熱身,之後的一兩個小時,才是畫得最上手的時間。」

溫寶琳請了半天假接受訪問。她的家中掛了不少畫作,還有一幅正在Gallery HZ展覽。(黃寶瑩攝)

李薔生很看好Emmy,偶有外地收藏家來港和他見面,他也會帶着Emmy去長長見識,了解一下藝術品交易的過程。一次,他在天津舉辦展覽,也帶了一幅Emmy剛學不久後完成的鋼筆畫到天津參展。

對於李老師,Emmy還記得他是一名出色的私房菜廚師,上課時偶爾會拿出他做好的私房菜招待學生。李薔生是湖南人,八十年代來港前,在上海生活了很長時間,學得一手上海菜,還在銅鑼灣開過一家私房菜館。

可惜,Emmy大學選了醫藥學。在英國讀醫書那幾年,,幾乎沒再碰過鋼筆畫,後來李薔生也在她留英期間離開了人世。「幾年過後找師母聊天,李老師好像也對我放棄畫畫有點可惜,但他也明白,香港的家長會覺得學畫畫太花時間,未必那麼實用。」Emmy說。

香港家長覺得學畫畫太花時間,未必那麼實用……對於溫寶琳升學英國時放棄畫畫,李薔生老師也明白。(黃寶瑩攝)

重拾畫筆助走出車禍陰影

在英國讀醫藥,畫畫的時間已經很少了。讀完大學,在英國一個小城市實習的時候,Emmy不幸遇上車禍,令她能否再度拿起鋼筆,也一度成為問題,更遑論鋼筆畫的精髓就在於細條細緻,需要作畫人一筆筆慢慢刻畫。

她開始後悔了,為何當初沒堅持追夢?自己從小到大的願望就是成為畫家,可如今身體受創,連筆都提不起了。

獨自一人在外不容易,Emmy在車禍後也短暫喪失料理生活的能力。她說:「那時傷到靠自己都下不了床,有次在床上想滾到某一個位置去拿朱古力吃,那個過程也很辛苦。」

Emmy其實更喜歡英國那邊的生活,上下班準時,人沒有那麼多,也少一點閒言閒語,但無奈,她必須回香港養傷。身體一天天在恢復,但因車禍留下的創傷後遺症,卻依然一直折磨着她。走在街上總是提心吊膽,車子發出的聲音,尤其那突如其來的煞車聲,會導致她身體顫抖和腳軟,甚至眼前一黑,腦子一片空白。

中醫師給了她一個建議:不如試着重新畫畫吧。

中醫師建議經歷車禍的溫寶琳:重新畫畫吧。(黃寶瑩攝)

車禍過後,記性很差,實習那一年的事,Emmy幾乎忘得一乾二淨,尤其她的專業對記憶要求很高,涉及的藥名很多,更有成千上萬的配藥方法,但唯獨當她重新提起畫筆時,熟悉的感覺卻很快就回來了。養傷期間,Emmy和朋友去了海洋公園,看着大熊貓,想起自己剛受傷時的那段日子,情形就和那躺着的大熊貓差不多。熊貓吃了睡、睡了吃,大概是快樂的,Emmy卻為自己成為「雙失青年」而沮喪。她開始重新畫畫後,畫的第一幅畫,就是海洋公園的那隻熊貓,畫好了把畫送了給那位中醫師,作為謝禮。

Emmy以鋼筆畫繪畫熊貓主題。

重新畫畫,也讓Emmy情緒穩定了很多。繪畫已不再只是閒餘興趣,甚至已然是治療她的一種奇藥。「現在如果兩個星期沒有繪畫,我就會開始有點躁。因為畫鋼筆畫就是要不斷重複筆觸,有些人覺得像冥想,因為你不會再分心想那些麻煩事,而是專注你的畫作上。」

她的狀態當然已無法回到從前。完成一幅鋼筆畫,大概需要二十幾個乃至幾十個小時,在以前,她可以一直畫幾個小時,但現在,每畫兩個小時,她就需要休息。不過,也至少比傷後剛恢復畫畫時要好了很多,那時每畫半個小時,就難以堅持下去了。

按圖欣賞Emmy的鋼筆畫作:

不再循規蹈矩 繼續摸索自己的路

傷後畫畫,Emmy的畫風也有所轉變,線條不再那麼整齊和規矩,但最令人意外的是,細節處卻畫得愈來愈細緻。以前畫一塊岩石,可能畫幾條線條就完成了,現在她會更花心力,用更多細密線條去刻劃岩石的層次感,突出岩石的不同形態。她說,鋼筆畫的層次多就好看。

她喜歡畫岩石,覺得岩石形態豐富而有趣;也喜歡畫天然的植物和動物,卻不太喜歡畫人,她覺得人的心計過於複雜,有時更見醜陋。她的畫作大部份取材於旅行去過的地方,現在疫情所限,出行不便,在紙上重溫旅程,也十分不錯。她說,榕樹和大樹多,是香港的特色,是她以後想嘗試的題材。

她也嘗試在黑白的鋼筆畫加些色彩,融入水彩的元素。目前她的畫風以寫實為主,因為她覺得世上很多美好的風景正在消失,再不畫下來就怕來不及了。事實上,她的畫作並不完全依照實景拍下來的照片。「你看到真實的東西,但可以不完全遵照真實」,她是認為畫畫之樂趣所在。同時,她也多了一些抽象畫作的嘗試,她說她常常夢見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她懷疑那些是她遺失的記憶碎片。

溫寶琳的畫風以寫實為主,因為她覺得世上的美好正在消失,再不畫下來就來不及了。(黃寶瑩攝)

「你看到真實的東西,但可以不完全遵照真實。」溫寶琳說。(黃寶瑩攝)

Emmy自小是個聽話的人,每個認識她的人,或也不難看出這一點。學畫時去畫班,老師想她畫什麼,她便畫什麼,她說,只要是畫畫,不需要她做很多功課,她就很開心了。她在家中排行老三,有一個姐姐和哥哥,父母對他們看期紊是成為專業人士,最後她放棄藝術的夢想去讀醫,也不可不說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

「太聽話是不行的,我現在不太在意他們怎麼看了。」

經歷劫難後重拾畫筆,無論在藝術上還是生活上,Emmy想更隨心所欲一些。禮拜六日的下午,當家人都外出活動,她就在家中畫畫,一直畫到吃晚飯。那是她最享受的時光。

【中國電影海報設計殿堂級人物黃海,多個作品成為經典,我們一齊重溫當中佳作!】

+7
+7
+7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