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幾段小故事 悼念劉曉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天很沉重。深切哀悼劉曉波先生。促請中國內地當局還劉霞和他們一家人的自由!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賽迪(Salil Shetty)表示,

今天,我們為失去一位捍衛人權的巨人感到悲痛。劉曉波知識淵博,堅持原則,幽默風趣,富有人道精神。幾十年來,劉曉波不懈奮鬥,努力推進中國的人權和基本自由。但是,他卻受到中國政府最無情,最殘酷的打壓。儘管多年來一直遭受迫害,鎮壓和監禁,劉曉波一直為自己的信念而鬥爭。

這裡以幾段小故事悼念,讓悲傷轉化,把他的精神和力量承傳。願他在天堂安息,我們在人間奮鬥。

故事一:劉曉波在天堂遇見鄧小平,他有點驚訝

劉:你為什麼在這裡?

鄧:聽說你得了諾貝爾和平獎。有人說我應該是第一個獲獎的中國人,我就上來問你拿。

劉:多得你的繼承人,獎我還沒拿到手。你沒看新聞嗎?

鄧:噢,是嗎?下面的內聯網很難翻牆,都是VPN (Very Painful Network)。

牛頭馬面:小平,你別跑,你應該在下面第八層的。

小平:我已申請了保外就醫呀。

牛頭馬面:內定了,不會批啦,下面早就留著一張空的尖刀椅子給你。

劉:你就好,還有椅子坐。

故事二:劉曉波在天堂又遇上李旺陽。他們擁抱,互相慰問

劉:你怎麼了,手沒那麼震吧。但你腳是離地的!

李:這裡是天堂,不用腳走路吧。

劉:哦,我挺羨慕你的,臨走前還有幾張照片,衣服也有美的贊助。我很討厭藍色直條,真像猶太人在集中營的囚衣。

李:那是設計好了吧。聽說你是第二位在囚期間離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上一位的是在納粹統治時被捕的德國記者奧西茨基,後來就是被關在集中營啦。那風格便統一了吧。

劉:統一?奧西茨基至少能親手接獎呀!

李:說得也是。那我比較幸運。他們最終也送了我一只布條,還幫我打結。

故事三:劉曉波站在天堂和地獄之間,大聲宣讀《零八憲章》。閰羅王覺得很煩厭,直斥其非

閰:你來做什麼?不要大吵大鬧。

劉:我要求當局釋放所有在地獄受苦的人。

閰:呸!他們都是壞人,殺人放火,姦淫擄掠。有些還是你的敵人。

劉:我沒有敵人。

閰:哎呀,你怎麼死性不改?你不要老像聖人,好不好?弄得我好像壞人。

劉:你心地不壞。但權力習慣了,就變質了。

閰:媽!我很亂!你很煩人耶!信不信我拉你來地獄受受苦?

劉:我不怕。

閰:嗨!好!有膽色!人來,送他投胎,回到中國去。

故事四:劉曉波在天堂和地獄之間,巧遇梁振英

梁:劉先生,你好!你應該不認識我,我是提出鄧小平應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那位人兄。

劉:我當然認識你。你還未死吧?在這裡幹什麼?

梁:我是來發揮超級聯繫人的角色,天堂地獄人間我都來來回回。

劉:哦,你也挺忙著。地獄有那麼多層,你都拜會過他們的領導了?

梁:是啊!他們還客氣地說要幫我留位。我也不好意思拒絕,要搞好關係嘛。

劉:對,這也是你聞名的。

梁:不敢不敢!我還要推動高鐵和天地人大橋呢。你知道,只有奈何橋不夠用,也不夠快。你看,下年通車後,我瞬間便可到達地獄,不用四十五分鐘。

劉:這全都是你的功勞!

梁:對,這全都是我的功勞!

劉:對啦!忽然醒起,你曾經登報譴責中共六四屠殺人民,你是同路人呀!感謝你!這都是你的功勞!

梁:不,不,不,大家可以翻查資料,我從來沒有親手登過報啦,那是我助手、編輯和印刷廠做的。我重覆,我從來沒有一字一墨親手登報譴責中共六四屠殺人民。

劉:哦,我聽不懂,我不太懂語言偽術。不要緊,那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趕快下地獄吧。

(相片由作者提供,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