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文化.來稿】Olivia Gatwood——女性的吶喊,充滿力量的詩篇

撰文:投稿
出版:更新:

文:cherry rao

在香港,離開了校園以後,再跟任何人說起自己愛看詩、愛寫詩,都難免會被視為天外來客。很少人有興趣去探究,你到底愛看甚麼詩,你到底在寫甚麼詩,你寫詩到底是為了甚麼。由於有太多的對話都是一說到詩就終止,詩人難免愈寫愈沉默,寫詩漸漸變成了一個孤芳自賞的習慣。

當我一直自顧自地思考如何令詩再次成為主流的時候,駭然發現國外的詩文化竟然正發展得如火如荼。Olivia Gatwood、Sarah Kay、Rupi Kaur......一群年輕女詩人(也有男詩人)在社交媒體上崛起。其他的不說,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數以萬計的追隨者,以至到數百萬次的瀏覽量,引證了詩的復甦與復興。

先不提Sarah Kay和Rupi Kaur,只因筆者今天最想談的是Olivia Gatwood。雖然我已在不經不覺之間踏入了29+1之年,卻對Olivia Gatwood這位年輕女詩人和教育工作者充滿力量和女權主義的詩篇無限著迷。她於今年出版的首本詩集《New American Best Friend》,每讀一遍,都彷彿是讓青春輪迴了一次。

Olivia Gatwood出版的詩集《New American Best Friend》(oliviagatwood.com圖片)
Olivia Gatwood(oliviagatwood.com擷圖)
+3

Olivia Gatwood最為人熟悉的其中一首詩,題為《Ode to the Women on Long Island》(筆者暫譯:給長島女人的一首頌詩),轟轟烈烈,為當代女性釋放出凌厲的吶喊,道出了「受害者譴責(Victim-blaming)」是何等的荒謬。看到與強暴有關的新聞,做母親的第一個反應,不是要勸戒女兒不能暴露、不可夜歸,而是嚴厲地告誡兒子:

你要是敢令哪位女士感到不安,我將親手將你的手攪成肉碎。

if you ever, and i mean ever, so much as

make a woman feel uncomfortable

I will take you to the deli and put your

hand in the meat slicer, you think i won't?

you hear me? I will make a hero out of you.

With mayonnaise and tomatoes and dill and onions

 

來到2017年,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香港,社會對身體的態度(尤其是對女性身體的態度)還是沒有很大的進步。Olivia Gatwood用對長島女人的頌詩告訴所有人,你的身體是你的,即使你裸著身子走到街上去,也沒有人有權利去動你一條頭髮。

Olivia Gatwood另一首牽起波瀾的詩,題為《Manic Pixie Dream Girl》。(這個題目筆者就不硬譯了。)Manic Pixie Dream Girl是誰?她是影評人Nathan Rabin在2007年自創的一個詞彙,泛指流行電影中被感性塑造出來燃亮男主角生命的氣質特異、如夢似幻的女角。難怪Olivia Gatwood會為她寫下一首詩,無論她做甚麼,無論她有多美好或是有多吸引,她只不過是為了滿足男主角的存在而存在。Manic Pixie Dream Girl的觀念,無疑是流行文化對女性的一種貶抑。於是,Olivia Gatwood在詩中說:

 

The convenient thing about being a magical woman

is that I can be gone as quickly as I come

 

或許,充滿詩意的譏諷,就是在最無力的世界中最有力的反抗。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