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不離3父女.影評】印度怪獸家長 香港父母能否共鳴?

撰文:柳凝之
出版:更新:

香港人肯定不會喜歡這套電影。

一個把一己私慾投放在妻女身上的父親,眼帶歧視的望着妻子生下四個女兒,妻子淪為生仔機器,沒有鼓勵不特止,連使用廚房也沒有 say。女兒們的人生被摧毀,父親迫使她們做不喜歡的事情——摔跤。體罰、過度操練、沒有言論自由,講多一句話更會給剃頭。

試想像,假設把同樣的劇情放在香港電影,肯定慘情過《天水圍的日與夜》。電影在印度和中國大賣,是否意味着當地人認同此價值觀了?然後,問題來了,電影在香港大賣的話怎麼辦?

在香港,做怪獸家長會被浸豬籠,但為什麼家長仍然要變成怪獸?因為他們想子女成為一頭怪物。

那為什麼要子女成為一頭怪物?因為這城市再容不下任何一個正常人。

上一代育兒,講求呵護備至,可以給的都給了,要快樂,不要壓力。結果,旗下產物「90後」被社會評為抗壓力不足、自我中心、出入職場也要父母呵護。當現在城市成為一個更詭異的地方時,若你不成為怪物,又如何生存下去?怪獸家長的鍊成,說到底,根本是社會一手造成。

《打死不離3父女》(Dangal)以印度首位勇奪世界冠軍的女摔跤手故事作藍本,三小時的電影,太短了,劇情絲絲入扣,絕無冷場,笑中有淚,印度再一次讓國外人感受到其 Bollywood 電影的紥實。

當結局是意料中事之際,要觀眾戶看得扣人心弦是一件極困難的事,如是者,導演多選擇誇大情節以達致高潮起伏,如傷亡、愛情或勾心鬥角。《打死不離3父女》的導演卻選擇坦誠面對觀眾,把最真緻的情感呈現於觀眾眼前,效果反而恰到好處。其實一個人的「努力」,已經是最大的高潮所在。結局的緊張程度,直迫昔日的印度電影《一百萬零一夜》,確實是一大驚喜。

《打死不離3父女》坦誠面對觀眾,把最真緻的情感呈現於觀眾眼前。(《打死不離3父女》電影劇照)
+9

電影鮮有着墨父女情,談及作為父親的矛盾時叫人動容。作為父親,想女兒變得好,但變好了她們便會離你而去,甚至乎,她們覺得你過時了,你在她們心中的權威正正因為那份好而逐漸瓦解。你想她好,卻又怕她離你而去,生女的矛盾在電影中表露無遺,父女冰釋前嫌一幕無聲妨有聲,何謂盡在不言中,導演高明地呈現了。為人父母的,無一能逃得過這催淚位。

如果她們受傷了,我會把她們治療好。

為人父母,不過是想子女們活得好而已。這個過程存有私心嗎?或許有的,但當今父母也不至於天真到會認為子女長大後有能力供養他們吧?電影的啟示,不是叫你去合理化當中怪獸的行為,而是好好想一次,怪獸家長所做的一切,是為了什麼?

沒有人會記得第二名,所以妳要做第一名。

女兒們走出今天的路,被迫出來,被父母威嚇地走過來。然而沒有父母的引路,憑妳自己又會走出一條怎樣的路?然後,妳又能否確保不會走回妳最害怕的舊路:成長、學做一個女人、拍拖、分手、被愛過、被更多的傷害過、結婚、生兒育女,然後再後悔自己過去還未好好活夠?當夢想流於一個「品」字——口水多過浪花,願意推你一把,或啟發你去實踐的人,可遇不可求。

作為父親,要求女兒成為最好的,終有一天,莫道男人選擇妳,就由妳去選擇人,但前設是,妳要是最好的一個。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