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來稿】《沙漠女皇巴士團》的啟示:歧視不是與生俱來的

撰文:投稿
出版:更新:

文:陳俊業

全球矚目的《沙漠女皇巴士團》(Priscilla Queen of the Desert)來到香港,吸引大批音樂劇熱愛者到演藝學院朝聖。其改編自奧斯卡大熱得獎電影,講述三個變裝皇后(Drag queen)駕駛旅行巴士踏上旅途的故事。表演多首家傳戶曉的英文名曲,包括《It's raining men》、《I say a little prayer》、《I will survive》、《Hot stuff》等等。更展示出超過五百套華麗服裝,令觀眾彷彿在欣賞時裝表演似的。劇場裝置了幾顆的士高燈,音樂劇一開始,經典的音樂,加上觀眾的歡呼聲,現場搖身一變成派對場地。這熱鬧氣氛是其他音樂劇無可比擬的。筆者欣賞完這部音樂劇後,產生很大的感悟。

先簡單介紹劇情。故事圍繞三個變裝皇后,分別是Mitzi、Felicia和Bernadette。雖為同性戀的變裝皇后,Mitzi竟與女人生下兒子。兒子從未見過父親,深信父親長期從事「演藝行業」,無暇見他。當然,正所謂醜婦終須見家翁。孩子他媽經營的賭場需要表演者,故Mitzi踏上旅程,與Felicia和Bernadette一起駕駛旅行巴士,邊巡迴表演,邊前往那賭場。不難想像,沿途他們受盡凌辱,被人在巴士上塗上「滾開!死乸型」,又比人追打,幾經辛苦,終於來到賭場。Mitiz十分擔心兒子會嫌棄自己是變裝皇后,誰知兒子竟然毫不嫌棄,還叫他去找個男朋友。故事在一片溫馨中落幕。

《沙漠女皇巴士團》(Priscilla Queen of the Desert)改編自奧斯卡大熱得獎電影,講述三個變裝皇后(Drag queen)駕駛旅行巴士踏上旅途的故事。(Lunchbox Theatrical Productions, Hong Kong FB)

直至現在,尤其是華人社會,大家對LGBT的話題存有避之則吉的心態。見到LGBT群體被欺負或侮辱的時候,則存有「我時運高,乜都睇唔到」的態度。說真的,筆者以前也是這樣的人。筆者曾任教中小學生,又是基督徒,對這些話題固然是可避則避。但是看到身邊有人因為他們的性傾向而遭到嚴重欺凌,他們走到街上被旁人以歧視的目光令他們無地自容,筆者則想起基督教教我們要愛別人、要有惻隱之心和要為遇到不公義的人發聲,故決定主動了解這個LGBT群體,替他們發聲。筆者想告訴大家的是,像是音樂劇中他們仨遇到的歧視畫面每天都在現實中上演,不少受害的,還是學生(校園欺凌)。

即使是在西方,社會對LGBT群體依然存有岐視,LBGT權益還是原地踏步。筆者認為原因與個人身分政治(Identity politics)有關。過往我們很多時都是因為個人的身分和利益而站出來,例如勞工階層為自身的權益而遊行示威。我們甚少為不關自己的事而走上街。在LGBT權益上,單靠他們一己之力,可以做到的東西甚少。一來他們是社會的極少數。二來社會大多數不理會與自己切身利益無關的議題。只有LGBT的人自己走上街,影響力不高,難以説服社會及政府為他們平權。筆者記得在紐約工作的時候,曾經碰巧在曼哈頓觀賞到LGBT大遊行。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旁邊歡呼支持不少是夫婦或異性情侶,他們不斷鼓勵遊行中的LGBT群體,又有家長一邊教小孩要懂得尊重他人。這啟發到筆者究竟香港缺乏了甚麼。要支持LGBT群體,我們這些所謂的社會大多數(so-called majority)也要站出來。就像愛瑪屈臣之前提倡的「He for She」,即男性要為女性爭取性別平等,我們應提倡「Straight for Gay」的概念,由我們社會大多數來助LGBT群體一臂之力,爭取一個更加平等和諧的社會。

我們應該助LGBT群體一臂之力,爭取一個更加平等和諧的社會。(筆者攝於紐約曼哈頓)
我們應該助LGBT群體一臂之力,爭取一個更加平等和諧的社會。(筆者攝於紐約曼哈頓)

越講越遠,回到這齣音樂劇。幾經辛苦,Mitzi、Felicia和Bernadette終於來到了賭場,Mitzi亦終於要見到他的兒子了。這一幕令筆者十分感動。當Mitzi問及兒子對自己是變裝皇后有什麼看法時,兒子說:「很有趣!」。Felicia則追問:「是那種有趣?(惡意的,還是善意的)」。兒子則說:「有很多種有趣的嗎?」。兒子又對自己爸爸是變裝皇后毫不介意,還接受他可以交男朋友。這一幕讓筆者領悟到,孩子一出生是不會歧視別人的。是我們社會教曉他們歧視的。筆者教語文,常常要用例句,但沒想到自己會潛移默化地把一些刻板形象教會學生。例如是,家庭是一定由爸爸媽媽組成;媽媽煮飯;爸爸維修;妹妹玩藝術;哥哥玩運動。久而久之,單親家庭的學生被歧視,家庭主夫被歧視;女人玩體育被歧視,男人跳芭蕾舞被歧視。日常生活充滿著這種刻板形象,難怪LGBT群體會被歧視。當然,我並不是說我們不可以舉這些例子,但是我們同時要教會學生懂得尊重來自不同背景的人,不只是LGBT群體,還有是來自不同經濟背景、種族背景的人。Mitzi的兒子讓我領略了這一點。

《沙漠女皇巴士團》是近年少有的大型LGBT音樂劇,以美妙絕倫的音樂、色彩繽紛的服裝,配以極具意義的內容,可謂是大師級之作。

我們應該助LGBT群體一臂之力,爭取一個更加平等和諧的社會。(筆者攝於紐約曼哈頓)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