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展覽.博評】如果teamLab是媒體藝術,郭富城演唱會是什麼?

撰文:李偉民
出版:更新:

日本神級媒體公司「teamLab」創立於2001年,有數百員工,分所遍布上海、新加坡。曾在香港的IFC商場舉辦了一個小型媒體藝術展覽,現在,去了深圳,今次是大型展覽,然後在12月,會移師澳門。深圳展覽人潮爆滿,應賺到「盆滿砵滿」。

為了職責所在,我特意跑去深圳歡樂海岸,看看這個名為《舞動藝術展&未來遊樂園》的展覽。嚇死人,票價極貴,入場費RMB229,還要在門口排兩個多小時,才可以進入展區。去看的百分之七十是年青人,其餘是一家大小,而且,從香港來的觀眾,為數極多。

還記得十多年前,人們叫電影為「傳統媒體藝術」,而利用新科技的藝術,則稱作「新媒體藝術」(new media art) 。今天,大家再不這樣區別,都統稱為「媒體藝術」(media art) 。

我特意跑去深圳歡樂海岸,看看這個名為《舞動藝術展&未來遊樂園》的展覽。嚇死人,票價極貴,入場費RMB229,還要在門口排兩個多小時,才可以進入展區。(視覺中國)
+3

傳統的「視覺藝術」(visual art) 分兩大類:手繪畫(painting) 和雕塑(sculpture)。媒體藝術的誕生,是由於二十世紀,新的媒體科技出現,影響了藝術的表達方式,帶來了新意念 。讓我和大家介紹媒體藝術的五大分類,你看,文字已經無法表達何謂「媒體藝術」,讀者要看看每項的示範短片:

1. 在電腦、電視、LED等自發(generative) 或互動(interactive) 的電腦屏幕圖像。

2. 用新媒體技術,擺設出來的「裝置」(installation) 或「雕塑」(sculpture) 藝術,通常加上電子互動,讓觀眾和燈光玩耍。

3. 在大廈、水池、橋梁、公共建設等的電子投射圖案(projection mapping) ,有時候還配合真人現場表演。

4. 利用動力學,加上科技,把物件裝置起來的移動藝術(kinetic art installation) 。

5. 利用上述四者的組合,再加上顏色、音響等元素。

媒體藝術多和現代科技應用有關,所以,年青人超級喜歡,可惜,香港媒體藝術發展,相對落後,年青人徒具創意能力,也沒有資源去進一步發揮所長。

我記得大概早在2006年,杜琪峯導演和我仍在藝術發展局的年代,當時,我們得到香港藝術中心和香港兩個媒體組織Microwave和Videotage的協助(特別是香港media art的「教母」Ellen Pau的推動) ,邀請了加拿大的媒體藝術家Rafael Lozano-Hemmer,在尖沙咀文化中心的外牆,玩人體影子的投射。開幕時,我們邀請到天王劉德華到來,站在射燈的前面,把黑影投射在外牆,還玩出各樣的身體姿勢。但是,不敢相信,到了今天,電子科技發展到神乎其技,我們十多年前的黑影投射技術,絕對只是「小兒科」!

大型複雜的媒體藝術裝置,是非常昂貴的,往往過百萬,如果沒有商界的捐助,很難搞起來。所以,到了今天,香港的媒體藝術,仍然停留在「小兒科」的階段,很是可惜。前陣子,K-11支持了數十萬,給Videotage在自己的商場搞了個微型媒體藝術展覽,聽說藝術家許多都沒有收酬勞的,雖然是「蚊型」,但是藝術層次很豐富,對我來說,比起今次teamLab的「媒體遊樂展」,成就大很多。

K-11支持了數十萬,給Videotage在自己的商場搞了個微型媒體藝術展覽,雖然是「蚊型」,但是藝術層次很豐富。(K11 Facebook Page)

今次teamLab的展覽,叫人失望,極其量是個「電腦版」的Lego Land或「類同版」的Aqua Park Shinagawa, Tokyo.

這媒體藝術展覽分開「舞動藝術展」(Dance! Art Exhibition) 和「未來遊樂園」(Learn & Play! Future Park) 兩個主題,內容有:《呼應燈森林—— 一筆》(Forest of Resonating Lamps - One Stroke) 、《水晶宇宙》( Crystal Universe)、《金浪》(Gold Waves) 、《彩繪城鎮》(Sketch Town) 、《光球管弦樂團》(Light Ball Orchestra) 、《彩繪水族館》 (Sketch Aquarium) 等。是什麼東西?我不在此逐一介紹了,舉例來說,《Forest of Resonating Lamps》是走進一間鏡房,它掛滿了數以千百計的吊燈,時亮時暗及轉換顏色,觀眾猶如走進無際的「燈林」,置身科幻電影中。《Sketch Town》便是讓大家為汽車填色,然後把彩紙掃描入電腦,剛剛填上顏色的汽車,便會在牆幕上不停走動。

我不喜歡這個藝展,有幾個理由:

1. 展覽極其商業化,只是前人常用的科技,加上五顏六色,討好來攝影「打咭」的情侶或貪玩的小朋友。
2. 展品的內容單薄,有幾項展品的概念,只是自己「翻炒」自己。
3. 內容既缺乏創新性,亦沒有思考性。例如把幾千條的發光「珠線」吊在一起,概念只是誇誇其談,是常見的玩「數量」遊戲:吊一條珠線沒有「睇頭」,於是放成千上萬上天花,便有氣勢!

離開深圳時,仍然覺得物非所值,更在思考兩大問題:

當藝術變成商業伎倆,值得我們吹捧嗎?
當大家看到一些「不太藝術」的藝術品,仍深信不疑,值得我們拍掌嗎?

我真的不知道答案。如果teamLab是媒體藝術,告訴你:大家去看郭富城的演唱會吧,那是比teamLab更「藝術」的舞台藝術裝置,絕對值得香港人驕傲!或可以上網,看看我們真正媒體藝術家,如Teddy Lo、洪強的出色作品。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