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心理學.來稿】同一件30蚊連身衣穿足80日,會有什麼後果?

撰文:投稿
出版:更新:

文:Cherry Rao

快速時裝可以有幾快?可能比你想像中要慢一些。80日前,本地藝術家Milo Tse閒蕩一間H&M,發現了一件肉色、只售30港元的連身衣,她想:

它太醜了,如果我不買它,它永遠不會得到任何人的寵幸。

於是她開展了一個為期30天,名為「The Skin I Live In」的藝術習作,挑戰自己,看看是否可以連續一個月穿同一件連身衣。30日眨下眼就過去了,Milo覺得太容易,決定把計劃延長至100天——最後她在80天中止了這個藝術習作。到69天左右,她開始感到明顯的自尊心低落——她重新想念炫眼的快速時裝和潮流,不能展示任何簇新和漂亮的東西(至少在社交網絡上)令她受不了。世界容不下千篇一律和平淡的生活,她的皮膚也再也容不下她自己。

80日前,本地藝術家 Milo Tse閒蕩一間H&M,發現了一件肉色、只售30港元的連身衣。(milo-tse.com截圖)
+6

為什麼?80天重複穿同一件連身衣不僅是一個創意的念頭,它同時是一件探討時裝、消費主義跟我們情緒、身體互動的行為藝術。過去有相當研究展示當中的關係,例如赫特福德大學教授Karen Pine曾在她的書《Mind What You Wear: The Psychology of Fashion》(小心你的衣著:時裝的心理學) 中寫道:

當我們穿上一件衣服時,就會接收跟它有所關聯的特徵,即使我們不察覺。

她進行了一項實險,邀請學生穿上印有超人標記的T恤,有趣地,參與者感到能量提升,並且感覺變得更強壯,更受歡迎及更優越。

Milo在開展這個計劃前並不知道這些。她以這個計劃作為探索自己和他人的方法,每天她都會倚牆拍照並寫下一則當天的日記。

「我發現我很容易把情感投射在衣物上,跟誰約會時穿過什麼,我都統統記得。」(milo-tse.com截圖)
+7
我變得很透明,沒有外物可以隱藏自己的壞情緒或者令我變得吸引——至少我是這麼覺得。連身衣開始磨損,最明顯就是腋下的部分因為經常滲汗變色了。當我想自己感覺好一點,我不能依賴服裝——我只能靠自己了。

日復日她覺得越來越接近自己。「我終於明白不停重覆做一件事的意義和後果是什麼,就是你會變得非常接近自己,就好像一個人跑步跑得夠久,就會聽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一樣,習慣會鍛練你關閉對外界多餘的接收。可是,對自己的感受異常清晰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你很清楚你愛的是什麼,討厭的是什麼,不需要的是什麼,再沒有商榷的餘地,你也完全放棄了所有常人精明的計算,然後你會開始戰憟,因為你可以選擇回歸,尋找故有的安全感,又或者隨自己心意勇敢的走下去,做個徹徹底底的瘋子。」

「人們常問我為什麼,為了慈善?為了某個品牌?你這樣做是要賣什麼?(milo-tse.com截圖)

因為當模特兒的關係,她驚訝地發現很多人都把她的身體看作廣告版,「人們常問我為什麼,為了慈善?為了某個品牌?你這樣做是要賣什麼?跟我熟稔的人都不會過問,但跟我不是很熟的人就會一直問個不停,令我費解的是,為了別人做的都能輕易成為理由,為了自己做的(可能只是出於好奇)就無論如何也成不了理由。」

Milo的作品啟發我們去想時裝心理的另一面向:當我們走進一間時裝店,我們是在追求個性化還去個性化?荷蘭藝術家 Hans Eijkelboom在1992年起於街頭拍照,他的照片捕捉了一個事實:人們既不同卻又是如此相同。社會把我們全體都去個性化了,沒有人能逃離集體。在Hans Eijkelboomm的鏡頭下,人們以為他們得到的獨特和個性,其實也不過是去個性化的證據。

藝術習作於第八十天結束。(milo-tse.com截圖)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