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形水.影評】非一般愛情電影 低端人物成就浪漫童話

撰文:陳藍
出版:更新:

看《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有種《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的感覺——致敬經典、復古美指、精緻配樂、哀怨美麗的愛情故事。兩套電影同樣出色好看,同樣被視為奧斯卡大熱,只是童話式的情節,對部份觀眾來說少了份驚喜,但有時最老土的東西就是最難拍。

莎莉賀堅絲(Sally Hawkins)演的啞女綺麗莎(Elisa),是一個樣子平凡的孤獨宅女。住在一個簡陋房子的她,每日過着枯燥乏味的生活——起床,上班,下班,跟鄰居看電視,用手語談天,躲在浴室來個小自慰。然後有日於美軍的實驗室清潔時,遇見被人類虐待的奇怪生物,兩位主角相知相交譜出一段人魚戀。

單看《忘形水》故事大綱,覺得熟口熟面:又玩人魚,又玩愛情故事?!

不過看畢之後,不得不讚導演極具心思的布局及角色設計。最令筆者欣賞,是導演於貌似毫無驚喜的情節中,加插一班被社會標籤、唾棄的小人物角色,眾人合力成就一個浪漫童話。這比起故事中的人魚愛情線,更令筆者動容。一個孤寂的啞女、一個同性戀的海報設計師、一個肩負國家任務的秘密間諜、一個擁有庸俗無能丈夫的黑人女工,就連大反派,都是一個自負可憐的軍官,刻劃的每個人物都有鮮明性格。在那個歌舞昇平,卻暗藏不安的冷戰時期美國,這些社會的低端人口,每個人的生活都有苦衷,每個人都希望突破固有困局。

啞女綺麗莎是一個樣子平凡的孤獨宅女。(《忘形水》劇照)
+15

【編按:以下內容或含少量劇透,逃生門在此。】

同志鄰居勸諭綺麗莎放棄拯救人魚時,綺麗莎一句對白點出了電影題旨:「If we do nothing, neither are we.」若然我們這些被社會唾棄的一群,什麼都不去作出改變,我們最後什麼都不是。人魚用愛令綺麗莎終於覺得自己是個完整的人,故事就是圍着這班充滿缺失的人物,如何對抗命運,對抗強權,撮合一段美好姻緣。最後未必每個人都是 happy ending,但整個過程他們不是為了自己利益,而只是想證明自己還是一個人。當你感受到別人的愛,自己又付出愛的同時,你就會變成一個完整的人。

綺麗莎的角色是電影的靈魂,串連着戲中各個小人物,絕對需要一個好演員才能凌駕到。筆者從來不覺得莎莉賀堅絲漂亮,但今次演出非常驚艶,尤其後段綺麗莎終於嚐到戀愛滋味時的演出,演得恰到好處。需知道中女演少女情懷,相當容易過火惹人討厭。莎莉賀堅絲由孤寂啞女,轉變為愛不惜一切皆演得層次分明。加上全套作品她以手語演出,表現分乘以難度分,莎莉賀堅絲若最終獲得影后寶座亦實至名歸。

當然電影純以愛情娛樂片角度觀看,亦相當浪漫、奇情、刺激。比起導演前作《魔間迷宮》《天魔特攻》,更雅俗共賞,迎合大眾口味。台前幕後今趟都是高水平表現,但話雖如此,電影的套路和結局始終擺脫不到童話影子,此點或者會令部份評審扣分,就如上年《星聲夢裡人》一樣,獲得大眾支持,惜最後都是失落奧斯卡最佳電影大獎。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