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阿倫歷文】最好我在意的任何面容都不會老

撰文:托比
出版:更新:

石內卜離世了,準確一點應是阿倫歷文不敵癌魔病逝,就像一年前,知道叮噹(或是多啦A夢)將會由另一個人聲演一樣,發現自己的童年世界,又有一點點不可逆轉的改變,與身處的時空又多了一個差異,但今次卻多了一點愧疚。

 

《哈利波特》甫開始,只會覺得石內卜這人相當有嫌疑,一個得到鄧不利多信任的食死人,一個一直覬覦當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魔藥學教授,後來還害死鄧不利多。佛地魔的食死人掌控了魔法部,石內卜成為霍格華茲校長,不得不嘆早知你唔係好人,還替鄧不利多不值,怎會信任這條契弟。

 

原來 我們都錯怪好人

 

直至故事尾聲,才發現,自己十多年來一直都怪錯好人,原來他是欺瞞了全世界的無間道,還是愛得至死不渝的觀音兵,一直惦掛著莉莉波特,還不惜一切來保護她的兒子,比「我想做好人」高尚得令人瞠目結舌。石內卜在故事中死了,如今阿倫歷文也一同去了,我錯誤投放在石內卜身上的憎恨和討厭,就像狠狠地踢空了一腳,只剩下一絲尷尬和內疚。

 

或許成長就是這樣,花了整個青春期去討厭石內卜,或是因小誤會便與好朋友絕交,還有未搞清楚什麼是戀愛便輕言分手,然後發現,自己所謂的長大,就是犯了一個又一個愚蠢的錯誤。有時可能會回想,如果當初沒有割蓆沒有分手,今天會過得好一點,或者與朋友話當年時,會少一點不可告人的糗事,但心裡卻很清楚一切都不可以回頭,就像永遠無法跟石內卜說自己怪錯了他。

 

希望 只有阿倫歷文的石內卜

 

如果叮噹盛載著我們童年的希望和快樂,保全叔離世就好像叮囑我們要長大成人,即使再遇上難題也不會再有法寶打救;石內卜則盛載著我們所有的黑暗面,厭惡、恐懼、邪惡、內疚和婉惜。阿倫歷文走了,就不要再怪錯好人,不要再憎恨一個值得尊敬的人,而我們的青春再也負擔不起多一個重要的人突然從身邊失去。

 

當童年回憶逐個從現實中消失,唯一可以慶幸的,可能是石內卜在故事中早就被蛇咬死了,再也不會復活,我們可以從他最後的一滴淚來重溫混血王子的終極無間,毋須找另一位演員去重新演譯那種對波特一家的愛恨情仇,不用取代我們心中的石內卜,讓那一頭烏黑油膩的頭髮,還有那個鷹鼻,配上冷漠空洞的語氣,繼續成為石內卜的標誌,讓阿倫歷文永遠都演活石內卜。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