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潮流興深度,《自殺特攻》偏反其道而行之

撰文:藝文記
出版:更新:
一眾「壞蛋」如何應付「反社會」標籤的沉重壓迫、因被迫救世所產生的思想爭鬥,以至各人本身的特徵或經歷,完全遭壓垮抹掉,慘不忍睹;反觀近年其他英雄片,往往着力減少純粹官能刺激,轉而追求深層人性探索,《自殺特攻》選擇了反其道而行之,最終透過殺死觀眾,完美「自殺」。
藝文記
《自殺特攻》官方宣傳海報

暑假大片一部接一部,若論官感刺激期待,中外大片分別有《封神傳奇》及《自殺特攻:超能暴隊》。說起來也特別,兩部電影的視覺宣傳,用色都別具一格,一套大金打大銀,一套彩色大亂鬥。

對於國產大片,着實沒有興趣,所以率先跳過《封神傳奇》;至於《自殺特攻》,入場前也非全無顧慮,需知道DC Comics對上一套改編自漫畫的英雄大片《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可說是雷聲極大,坊間反應卻非常一般,叫好程度遠遠不如敵國Marvel Comics同期改編作品。

今次《自殺特攻》講述一班身懷絕技的「壞蛋」如何聯手救世,以「請壞人做好事」作戲軌,格局上惹人好奇,而且一次定生死也太殘忍,故此決定再給DC一個機會,可惜《自殺特攻》不但未能追回落後情況,甚至輸得更加慘烈。

《自殺特攻》延續了《蝙蝠俠對超人》的主要命題:

超人超強,但是如果超人超錯,又可如何收科?

今回電影中,國家情報機關決定集結一班囚禁於世界各地的所謂「最危險人物」(主要是劫匪、殺手等社會「壞蛋」,另加少量天賦異稟又不容於世的異能人),組成特工隊伍對付神秘強敵。這種「以夷制夷」伎倆,並非什麼嶄新點子,其他同類電影早有涉獵;今次有趣之處,是一群遭社會定義為「反社會」的人,反過來擔當起保衛社會之重任。

【編按:以下內容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自殺特攻》講述一群遭社會定義為「反社會」的人,反過來擔當起保衛社會之重任。(網上圖片)

敘事求其 角色全無深度

單看電影簡介,觀眾自然好奇:「請壞人做好事」爭議極大,計劃何以獲得支持?特別是一眾英雄片迷,不久前才看過美國隊長與鐵甲奇俠激鬥3個多小時,只為辯證「信任個人」還是「信任制度」。那場博奕尚算情理兼備,今回處理另一重大爭議,理據論述又是如何?

對不起,這個期望注定落空——電影一開始,只見一名國家情報機關要員,在餐廳滔滔不絕地向友人推銷方案,講述自己如何網羅一班「壞蛋」,以及「壞蛋」有何通天本領等等;朋友則如一些蠢蛋角色,只餘專心聆聽戲份,稍有識見的討論則從來沒有,從來都沒有。

鏡頭一轉,回到國家情報機關高層會議,更奇情的事件終於發生!始作俑者再次推銷「壞蛋」計劃,當然一如預期遭遇同僚反對,其遊說手段堪稱英雄片史上「經典一招」:請出一位懂得瞬間轉移特攻隊員,先在同僚背後嚇你一跳,繼而再在辦公桌上放上情報機關求之不得的機密文件,那位剛剛還在質疑會議變成「魔術大會」的反對派頓時目瞪口呆,其他同僚則除了驚訝,還是驚訝——計劃當然順利通過。假如只為戲謔現實世界的國家情報機關也是如此反智、愚昧,而主動犧牲好好地說故事的基本職責,也只能說創作團隊太用心良苦了吧。

《自殺特攻》欠缺近年英雄片那種對深層人性的探索。(網上圖片)

苦的地方,着實太多,再舉一例,記得一開場的餐廳戲嗎?當國家情報機關要員滔滔不絕推銷方案時,創作團隊則為廣大影迷帶來一段又一段比白紙更白的白描法,將「壞蛋」特工一個又一個介紹出場:「成員甲,擅長XXX,作惡歷史YYY,致命傷ZZZ……」說到槍法例不虛發,就有街頭槍戰;談起家庭有欠和睦,就有家人吵鬧,統統都是「講完就算」,電影帶來的是「告訴」,而非「經歷」,當場並無計算實際時間,內心感覺卻是度秒如年。

或者這都是創作團隊的苦心,明白城市人都太忙,入戲院往往只為消遣,與其思考太多,不如直截了當。

受制於這樣的敘事方式,一眾「壞蛋」如何應付「反社會」標籤的沉重壓迫、因被迫救世所產生的思想爭鬥,以至各人本身的特徵或經歷,完全遭壓垮抹掉,慘不忍睹;反觀近年其他英雄片,往往着力減少純粹官能刺激,轉而追求深層人性探索,《自殺特攻》選擇了反其道而行之,最終透過殺死觀眾,完美「自殺」。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