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喜歡藍】欲求一生的晚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欲求戀愛轟烈;現在,但求愛得自然。

在青春的時代裡,曾經不惜一切的去愛得與眾不同,偏要選個人生迂迴的情人、做瘋狂的事、使出更多的不負責任去愛一個人,哪怕錯過了,往後便沒有全情投入的餘地。

現在變成現實後,卻只希望愛得與旁人無異,幸褔的標準通過旁人的一道尺來量度,愛得低調,已是幸褔。

(《月亮喜歡藍》電影劇照)

愛情裡,你做過最瘋狂的一件事是甚麼?最瘋狂的,是面對不愛你的對方,你卻愛他,更要對方相信,你會是最愛他的一個。《月亮喜歡藍》的愛情世界,過去無法轟烈,現在或將來也不能自然,但這份同性之愛,卻是遠超於任何愛情,對永恆延續著之寄望。

【編按:以下內容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男主角Chiron的成長路,從小開始便是含蓄,自幼受著家庭問題困擾,Chiron認為愛等於責任,母親教導他要負責任的愛她,潛移默化,在他眼裡,阿昆對他的愛是責任;Teresa對他的愛是責任;Kevin對他的愛,也只是責任。問責制下的愛,他覺得沒有表露心跡的義務,扭曲的愛情觀,再遇上性取向的迷思,在一、二章裡,Chiron陷入極度的混亂。我們也未嘗是曾白白看著「經驗」道聽塗說,再狂言出不再愛人的執著。

要不把你舊有思想擊倒,不然就為你療傷,Chiron眼中,重點不是同性戀與否,而是他表露心跡,便會被傷害了,就像假若向阿昆洩露內心風聲,便會給狙擊他的頑童們發現,他是如此的相信著。在最需要愛的時候,身邊人卻拒他於門外,他繼而變得將其他愛他的人也拒於門外。這個循環直到遇上Kevin才有轉機。他選擇擊倒Chiron舊有思想,Chiron在性取向的疑惑上得到救贖,也解釋了Kevin在他人生中為何處於重要位置,Kevin的出現不單是填補了他的愛情了,更逆轉了他的愛情世界。

Kevin的出現不單填補了Chiron的愛情,更逆轉了他的愛情世界。(電影劇照)

「黑人在月亮下是藍色的。」從富歧視的字裡行間 (畢竟很多人相信黑人在黑夜裡是絕對的黑色)所窺見的詩句,成為阿昆的人生寄托,叫他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來到Chiron身上,這份藍色則是情愛的象徵—阿昆的情與對Kevin的愛。

從學習游泳中,Chiron放下戒心的去感受阿昆的愛,而在和Kevin的一個晚上,他是二度放下戒心,更是把甘日的種種情慾也一次過釋放了。月亮以外,水(或液體)在當中亦膽當著重要的角色,連接了阿昆和Chiron,亦貫通了Chiron與Kevin。Kevin把「完事」後的手往沙堆裡面的一擦是神來之筆,塵歸塵,土歸土,沙丘回歸大海,大海往後又把沙粒帶回陸地,Chiron僅有的情,只存活於這個沙灘了。

藍色是憂愁的,在不同的電影裡亦曾被賦予各異的靈魂。《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中Adèle對藍頭髮女生的一見鐘情,而所洐生對同性戀的漫長探索;王家衛的《藍莓之夜》中女主角從男友與新歡調情開始,藍莓成為Elizabeth一年出走沿路所遺下的足跡。 男生的同性戀,總是帶有一份淒美,這次的「她」Chiron,藍色是情慾的顏色,也是他背景的獨特色彩,黑人在月亮下膚色,視覺淒美之餘,亦照亮了Chiron與別不同的快樂一面。Kevin問Chiron哪個才是真實的他,Chiron雖是從過肉體的改動而埋沒自己的瘦弱,但他仍是費解的,因在Kevin眼中,他從來也只是那個月亮下藍色的他。

作為一套的「父」系電影,女性的地位只是協助著男人們釋放光彩。(電影劇照)

電影鮮有提及戀父情意結和殺母情意結,Chiron的母親基本是叫他的人生毫無得著的,相反阿昆的客串卻改變著他一生,對阿昆的愛他也投射於其女朋友Teresa上。作為一套「父」系電影,女性的地位只是協助著男人們釋放光彩。

黑人同性戀的難得話題為電影帶來無數獎項是意料中事,美學上黑與藍的交匯叫人難忘,角色們各自的大放異彩亦叫愛戲之人大為享受,唯獨電影雜音太多,講述Chiron母親、同學、代父母之餘還要著墨他的愛情、事業與人生,走馬看花讓愛情反而變得不夠深刻,與同是與廚師有緣之《春光乍洩》相比,後者令人往後想起那份何寶榮的情懷,前者卻是電影整體,而不是Chiron。

愛情裡,我們經歷過無數的消失、離開、不見,心窗可能一生只開過片刻,窗外景色希望是美,但開得及時就好了,只望最終可以有一次月亮下的藍色晚安。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