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花文化】日本賞花習俗源自中國唐代 那時流行「賞牡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早晚細雨綿綿,就知到了浪漫的春季,不少港人於此季節遠赴海外賞花。無論是稍縱即逝的櫻花、奪人眼目的炮仗花,又或是粉紅浪漫的風鈴木,就是為了感受那春天般的氣息,盼能一掃世俗塵囂,反璞歸真。

談及賞花,多數人浮上腦海的,或許是在一片片的粉紅櫻花包圍下,享受那殘微的風,聽那花瓣彼此婆娑發出的聲響,眼看著花開又花落,而這份心上的悸動,頓時令人幸福洋溢。

不過,這般大腦直射的映像,時常讓我們以為,賞花是日本文化專有。但其事實,日本賞花習俗是源自中國唐代,只不過唐代流行的是「賞牡丹」,而非粉嫩嫩的「櫻花」。

許多人以為賞花文化是源自日本,其實是自中國唐代傳出。(資料圖片)

牡丹產自中國的花卉,由於那花大、型美、色豔、氣香等特性,深受當時唐人所愛。據悉,唐代女皇武則天因喜愛牡丹,特別在每年四月之際,於洛陽舉辦牡丹花會。

正因為牡丹為武則天所愛,不免引起皇室貴族、文人雅士投其所好,上行下效,牡丹一時成為在唐代流行的植株,也讓牡丹從此成為中華文化歷史中的重要花卉之一。

由於牡丹起初多在宮禁、寺廟種植,後逐漸擴至民間、由北向南傳播。長時間的群體與個人社會互動下,文人雅士開始將牡丹賦予多種意涵,帶來了牡丹文化的發展與興盛。

圖為洛陽舉辦的牡丹文化節。(截取網絡)

富貴吉祥的化身

唐代以前,牡丹並未出現在文學作品中,然而翻開唐詩,描述關於牡丹的詩共有200首之多。盛唐時期最少,約有7首牡丹詩;到了中唐已高達約84首;晚唐則有71首,到了五代十國還留有42首有關牡丹的詩句。

若以唐詩做為簡單觀察依據,可知中國人對於牡丹文化的建構,盛唐為開端、中晚唐時期發揚光大。而這時,也正是日本賞花文化起源的時間點。

不過,為何牡丹成為富貴的象徵呢?這要從唐代官服顏色談起,唐代的朝廷官員以服飾顏色區分品級,三品以上大官的官袍為紫色,五品以上的官員服紅色,六至七品服綠,八九品服青,而白色是未入仕、尚未考取功名的平民所穿,故稱白衣。

因此唐人在觀賞顏色鮮豔繽紛的牡丹時,自然也產生了「貴紫賤白」的傾向。像是以中唐詩人白居易的《和錢學士白牡丹》,可以了解白牡丹乏人問津的程度:

城中看花客,旦暮走營營。素華人不顧,亦占牡丹名。

開在深寺中,車馬無來聲。惟有錢學士,盡日繞叢行。

憐此皓然質,無人自芳馨。眾嫌我獨賞,移植在中庭。

留景夜不暝,迎晨曙先明。對之心亦靜,虛白相向生。

唐昌玉蕊花,攀玩眾所爭。折來比顏色,一種如瑤瓊。

彼因稀見貴,此以多為輕。始知無正色,愛惡隨人情。

豈惟花獨爾,理與人事並。君看入時者,紫豔與紅英。

白居易除了觀察到唐人不喜白牡丹,也藉由白牡丹抒發己志。

「國色天香」作為牡丹的別稱。(截取網絡)

另外一位愛國詩人李商隱的《牡丹》,更運用大量典故類比,將牡丹堆砌得宛如藝術品:

錦幃初卷衛夫人,繡被猶堆越鄂君。

垂手亂翻雕玉佩,折腰爭舞郁金裙。

石家蠟燭何曾剪,荀令香爐可待熏。

我是夢中傳彩筆,欲書花葉寄朝雲。

牡丹花遍佈水池。(截取網絡)

懷念昔日的盛唐榮光

不過,到了晚唐,牡丹成為當時人們懷念的象徵,更代表著昔日的盛唐榮光。比方,晚唐詩人韓琮的《牡丹》:

桃時杏日不爭濃,葉帳陰成始放紅。

曉豔遠分金掌露,暮香深惹玉堂風。

名移蘭杜千年後,貴擅笙歌百醉中。

如夢如仙忽零落,暮霞何處綠屏空。

即便唐代沒落了,牡丹花持續在中國文化盛開。(截取網絡)

由於晚唐的社會經濟不再像盛唐時穩定,人們也沒有閒情逸致欣賞名貴的牡丹。也因此,晚唐至五代十國的詩人更多地用牡丹,來感嘆這物是人非的情景,如五代十國詩人王貞白《看天王院牡丹》:

前年帝裡探春時,寺寺名花我盡知。

今日長安已灰燼,忍隨南國對芳枝也。

道盡盛唐長安城受唐末戰亂所毀的哀戚。

近三百年的時間裡,牡丹備受唐人喜愛,並在往後的一千多年仍然受到後世推崇,逐漸融入到中華文化裡,成為一朵鮮明的象徵符號。無論是象徵花開富貴,還是抱著對往日時光不舍的情感,或是傳統花布上的印記,牡丹並不單純是花中之王,更承載了華人生活記憶與氣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