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貝聿銘】江南世家子美國建築師:難忘中國 最愛蘇州博物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華人建築大師貝聿銘,5月16日在美國曼哈頓家中辭世。

環顧貝聿銘的生命歷程,雖然大都在美國度過,亦是美國公民,但貝聿銘此前接受香港鳳凰衛視《築夢天下》訪問時提到,「雖然我在美國住了60幾年了,但我還是中國人,我的看法還是中國的看法,當然美國新的東西我也了解,所以這兩方面有矛盾、衝突嗎?我覺得沒有。」

正因為流著東方血統,加上西方經歷的貝聿銘,亦善用其優勢,開創屬於他一代的建築傳奇。

貝聿銘雖然生在廣州,但在蘇州獅子林有生活過一段時間。圖為獅子林春、冬景色。

富十五代──獅子林長大的貝聿銘 

在中國,有句俗語:「富不過三代!」並有一代創,二代守,三代耗,四代敗的說法。

但第十五代的貝聿銘,及其家族卻打破了這民俗說法,此時依舊顯赫。據《貝聿銘傳》的書本提到,貝氏家族在元朝末年,從北方遷到蘇州,後靠著賣藥起家;在清代乾隆時期,貝氏已經成為蘇州有名的望族,是蘇州四個富貴人家之一(其他三家為戈、毛、畢)。

左為貝聿銘生母莊蓮君;右為繼母蔣士雲。

到了貝氏第十三代孫──以貝哉安、貝潤生為首的家族,前者從事金融業成就非凡;而貝潤生則被稱為顏料大王,在1917年購入蘇州獅子林,耗費七年時間,將園林修復整建完成。

而前面所提及的金融巨擘──貝哉安,即為貝聿銘的祖父,曾參與創辦上海銀行,亦開設了中國第一家新型旅行社,即中國旅行社。

貝聿銘的父親──貝祖貽子承父業,最高曾任中華民國中央銀行總裁,同時還是中國銀行的創始人之一。而貝聿銘母親更是出自書香世家,生母是清朝最後一任國子監祭酒(相當於現代的教育部考試中心主任兼高等教育司長)的女兒莊蓮君、繼母則是曾迷倒張學良的「江南名媛」蔣士雲。

出生廣州的貝聿銘,在10歲時,便隨父親到上海,寒暑假則在蘇州的獅子林度過。

在上海和蘇州,貝聿銘接觸大量的西方建築和東方園林,雖然他在1935年赴美讀書,但他的作品中常常有東方的哲理,例如蘇州博物館的園林、台中東海路思義教堂的黃磚瓦,以及香港中國銀行大廈中也在設計中隱含風水的概念,例如讓水從大樓兩邊流下來,貝聿銘曾解釋,「魚池的設計是水流下來就是財源,彙聚到養魚的池子,就是聚財的意思。」

這棟飯店,讓他痛一輩子

圖為北京香山飯店鳥瞰圖。(VCG)

北京香山飯店,是貝聿銘在中國第一個作品;在當時,也被視為中國改革開放後,「外籍」建築師在中國進行的首個作品。

不過,一邊是亟欲追求現代化、展現國富民強的中國;另一邊,則是設計兼顧專業與城市美感的貝聿銘,讓雙方合作過程中,發生不少摩擦。

1979年,貝聿銘開始動手設計時,便與當地官員產生歧見。當時北京政府希望貝聿銘在故宮附近設計一棟高達20、30層的酒店,但貝聿銘卻認為故宮旁不應有高樓。

香山飯店施工的過程,工作人員擅自更改建築許多設計,令貝聿銘大感失望。(截取網絡)

最終,貝聿銘選擇在北京郊外建築一座低層的酒店,即為香山飯店。然而,在施工過程,工作人員竟未照貝聿銘的藍圖作業。對此,貝聿銘亦曾表示,「由於各方面等原因,香山飯店的施工工藝、質量並不是很滿意」。

此外,香山飯店落成後,外界質疑貝聿銘在興建過程中,砍伐不少百棵百年古樹,對香山自然環境造成污染,也有論者認為,香山飯店的選址太過偏僻等問題。換言之,香山飯店本可成中國與貝聿銘的驕傲,卻成為他心中的痛。

但這些喧鬧已不重要了,貝聿銘之所以被稱為「文化縫隙中優雅的擺渡者」,在於他設計的建築,不止實用意義,還能做出生活價值的貢獻。

「香山飯店」對於當時中國來說,已是一件創「新」又創「心」。香山飯店不僅標誌著中國迎頭轉向改革開放的新氣象,更留給中國建築界的一個新思路,即在古典城市與新穎建築的拿捏之中,將東方生活哲學與西方現代主義作出最妥適的融合。

我真的很關心這座博物館;因為我為她傾注了太多愛和精力。
貝聿銘

圖為蘇州博物館一禹,可明顯看見蘇州著名的林園特色。(VCG)

2006年,89歲的貝聿銘完成他在中國最後的作品──蘇州博物館。有趣的是,蘇州博物館與他自幼玩耍的獅子林只有幾步之遙。

蘇州,素有「園林之城」,享有「江南園林甲天下,蘇州園林甲江南」之美譽,是中華園林文化的翹楚。也因此,對建築師貝聿銘來說,自小浸淫在蘇州園林古典雅韻的建築長大,並能回到故里貢獻一己專長,無疑是一份榮耀。

年事已高,仍投注大量心力的貝聿銘,在蘇州博物館建成以後,他感動的稱,「蘇州博物館如同他的小女兒一般」,也成為他最愛的作品之一。

貝聿銘曾說過,「蘇州博物館像似他的小女兒般,灌注太多愛和精力了。」圖為蘇州博物館航拍圖。(截取網絡)

蘇州博物館的設計是現代幾何,「以壁為紙,以石為繪」塑造出獨特的山水景觀,貝聿銘將博物館置於院落間,使建築物與其周圍環境相協調。他也特別將蘇州博物館蓋得較低矮,而與旁邊的其他建築群相比不顯突兀,並將中國傳統坡頂的飛簷化為新的幾何效果,是中式園林和幾何圖案、現代主義的完美結合。

而貝聿銘逝世後,蘇州博物館亦在微信公眾號、微博上哀悼貝聿銘的逝世,寫道 「這座凝聚貝聿銘先生生命之光的蘇州博物館將永遠銘記和懷念,願貝老於天堂永安。」悼念貝聿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