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秘】抹黑造謠暗殺樣樣來 明代皇帝的「特偵組」錦衣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總統大選進入倒數階段,日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表示,若當選總統將恢復設立「特偵組」,偵辦包括台灣總統在內的貪腐案件。韓此舉引起蔡英文批評,表示特偵組是「東廠」,是馬王政爭的政治工具。一時之間,已於2017年廢除的特偵組突然成為2020總統大選的熱門話題。

反觀古代,以皇帝專制獨裁為特色的明朝,也有類似特偵組般的巡查緝捕百官的特務機關─錦衣衛,如近年電影《繡春刀》即在描繪錦衣衛不遠千里追殺魏忠賢(1568─1627年);而皇帝聽信官場裏的抹黑,謠言、匿名舉報,遣廠衛執行特殊任務以鞏固皇權,更是屢見不鮮。

圖為台北故宮博物院館藏,繪製皇帝岀京謁陵的圖畫-《出警圖》(局部),可以看到站在皇帝前方的是身穿大紅蟒衣飛魚袍、腰配繡春刀的錦衣衛。(台北故宮博物院網站)

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朱元璋罷中書省,將實行宰相制度廢除,從此權力高度集中於皇帝。明代還以重法待大臣,設特務機構以監控挾持內外,《明史.刑法志》載:「刑法有創之自明,不衷古制者,廷杖、東西廠、錦衣衛、鎮撫司獄是已。是數者,殺人致慘,而不麗於法。踵而行之,至末造而極。舉朝野命,一聽之武夫、宦豎之手,良可歎也」,可以說明代的皇帝相較於其他朝代,是更為專制獨裁。

明代各帝之所以重用東西廠、錦衣衛等機關,除了看重他們巡查緝捕的能力外,皇帝可說是依靠他們偵查各地動向,進而主動、積極掌控消息,以此預防有任何危及朝廷的事情發生。曾被瓦剌俘虜、放回,之後被明代宗(1428-1257年)軟禁的明英宗(1427-1464年,復位1457-1465年),於景泰七年(1456年)發動「奪門之變」順利復位。《國朝憲章類編》曾載:

天順(1457)元年正月論隨駕功,擢鎮撫哈銘、百戶袁彬(1401-1477年)併為錦衣衛指揮僉事,以千戶盧旺、彥敬為錦衣衛指揮使。先一日石亨(?─1460年)引二人侍於文華殿前,上問曰:『此二人者何人?』亨對曰:『臣有機密事必與二人謀,他人不知,如迎陛下復位時皆與之謀,其功實多。』乃特擢二人為指揮使,自是求請無虛日,冒報功升職者至四千餘人,錦衣之濫自此始。
《國朝憲章類編》

可見英宗在這場政變的過程中獲得不少錦衣衛的協助,並深知握有訊息等同於掌有權力的先機,從此重用錦衣衛。而錦衣衛在英宗的縱容下「建遣官校分行中外,緝訪事情,搜求幽隱,索取貨賄,內外官僚重足而立,由是詭服詐冒者接迹於途,天下騷然不安」更是引起文臣們的不安與不滿。

當時一位被將領石亨誣陷而被貶為廣西右參政的官員羅綺,因看不慣英宗寵信宦官,於是雕刻了英宗最為寵信的宦官王振(?─1449年)木像示威。《明憲宗實錄》載:「河南磁州民奏,廣西右參政羅綺先任刑部待郎……告綺雲:『當今又寵宦官,用香木鐖已死太監王振形葬之。』綺聞之微笑因雲:『朝廷失政,徇吉祥、張軏、石亨佼言,降出吾輩。』詔執綺約至京,法司奉詔鞫,依造妖言惑眾律斬。上曰:『羅綺貪利壞法,卻怨謗朝廷,與龍約造言惑人,情罪深重,法司其固禁之。』仍命陳所籍綺贓物於文華門前示百官。」

明代的錦衣衛被皇帝所依賴,權傾一時。圖中身穿紅袍、腰配繡春刀的錦衣衛站在船上最靠近皇帝的位子,可以凸顯出他們的重要性。(台北故宮博物院網站)

由於羅綺的行為刺及英宗痛處,因此被判重刑。不過此案竟以「依造妖言惑眾律」論處,而這是從英宗所倚仗的錦衣衛,接獲民眾匿名舉報的消息而來。無論羅綺是否真的可以 「上達天聽」,但只要有心人士向上舉報,「妖言罪」都能成立。可以看到皇帝所依賴的錦衣衛已經建立起天羅地網,並滲透到各地方,以此操控人心,讓人自動配合。

明憲宗(1447-1487年)繼位後,群臣紛紛上疏彈劾錦衣衛的罪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隨即把英宗時的錦衣衛首領-門達論罪問斬,更在御史建言下毀去錦衣衛的獄舍,認為「此非朝廷明刑慎罰之意,故命毀之」。乍看似乎英宗時特務猖獗的時代已經過去,但這只不過是權力更迭之際,文臣們順水推舟,趁機將失去靠山的舊勢力(錦衣衛)順勢拔除罷了。

為了報復,時任內閣首輔、大學士的李賢(1408-1466年)開始遭到由錦衣衛散佈的無數匿名文書攻擊,李賢不堪其擾,向新帝上奏請辭:

今皇上即位大赦天下,賞罰明信,紀綱振舉,中外臣民無不歡忻感戴,豈意貪利之徒見朝廷法度清正,屏除奸弊,不得遂其所欲,郄歸怨於臣,往往投匿名文書,欲中傷臣,意在惑亂朝廷。臣往時屢經危險,懇辭退休,先帝不允,今又聞此,憾恨之言實自不安,決宜退避。

明代內閣首輔李賢經英宗、代宗與憲宗三帝,為官清廉,卻因彈劾錦衣衛,名聲遭到嚴重的損害。圖為《三才圖會》收錄的李賢畫像。(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憲宗只好下旨:「朝廷行事一遵祖宗成法,除奸革弊,悉從公道,不逞之徒不便已私,往往造言生謗,甚至寫匿名帖子揭於內府及京城內外,指其姓名,明言傷害,阻撓朝政,敗壞風俗,莫此為甚。爾都察院即出榜嚴加禁約,如有不改前非,仍投匿名文書者,許諸人首出緝挐赴官,皆處以死。首者緝挐者視捉獲強盜事例升賞。」匿名文書甚至貼在京城內外人人都能看到的地方,想必已經對李賢造成非常嚴重的名譽傷害。最後憲宗還為李賢安排衛士,保護他的人身安全。

儘管明憲宗刻意維護首輔,但最後還是走上與前人一樣的道路。成化十二年(1476),道士李子龍因登上紫禁城北的萬歲山(今景山公園)觀察內宮,被錦衣衛校尉所發現,最後遭正法。憲宗從此疑神疑鬼,認為原有的東廠、錦衣衛失職、到處充滿危險,便於成化十三年(1477)令宦官汪直設立西廠,成為他的特務機關,加強監控宮外的臣民動向。由此可知,斬殺錦衣衛首領不過是皇帝做的順水人情,後來增設西廠,意味着憲宗在錦衣衛與宦官之間搞的權力平衡,僅僅是為鞏固皇權的帝王馭下之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