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安心褲行動:一個普通女生拯救數萬前線女醫護的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女醫務人員在眼下的疫情裡,已然失去了性別。很少有人關注她們特殊的艱難。生理期穿著防護服,怎麼更換衛生巾?物資緊張,買不到這些怎麼辦?梁鈺只是個普通網友,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她的真實姓名、工作、經歷,甚至年齡。但她讓大家正視,這些白衣女戰士也是普通女性,也有一些普通的需要。在所有人都在瘋狂買口罩、捐物資到武漢的時候,她第一個提出來,要為女醫護們捐贈經期必需的衛生巾和安心褲。

不到12小時,素昧平生的人為女醫護們捐贈了200餘萬元。她發起的“姐妹安心戰疫行動”,截至到2月18日,已經給武漢等地共38家醫院輸送了生理用品,到達數萬名女醫護手中。她一度頂著壓力,被罵騙錢、被醫院拒絕受贈。而今,梁鈺成功讓女醫護者這一正當需求被關注,志願者們不斷加入、越來越多的醫院主動求助。早前,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也緊急籌集了近4萬包送到武漢一線。

除了高喊加油、讚美女性醫護者們的奉獻,這一條安心褲帶來的改變,是越來越多的人切切實實在關心她們真正的生活。

相關文章:

【在武漢最冷的日子 7男女冒死開店為前線醫護送上8000杯最暖咖啡】

【武漢一線志願者自述:有的全家感染 死了兩個還未有床位】

衛生巾也是女醫生的剛需

疫情蔓延之際,梁鈺在微博上看到了一個女醫生介紹如何穿脫防護服的視頻,整個流程需要大概一個小時。因為供應緊張,很多醫護人員不吃不喝不上廁所以節省防護服。這讓她大吃一驚,“女醫生來月經的時候怎麼辦?”

一般而言,女性在經期兩小時就需要換一次衛生巾。但在一線奮戰的女性醫護者顯然與這個標準相距甚遠。梁鈺了解後發現,很多醫生要8小時甚至更久才能換一次。這也說明她們穿上防護服至少有8小時不能進食、更不能合理地解決生理需求。更心酸的是,因為武漢等地衛生巾、安心褲的個人採購困難,但醫院普遍沒有統一配備。有女醫護痛苦地傾訴,「血染紅了防護服」。

【相關圖輯】武漢肺炎|直面死亡和人性 紀錄片講述中國醫生的艱辛與不易(點圖放大閱讀)↓↓↓

+13
+13
+13

2月6日,了解到這一切窘境的梁鈺決定進行捐贈。她開始打電話,找廠家、找醫院、找渠道,同時在微博上發布了求助信息,希望有網友能夠提供可靠的經驗和渠道。她兩夜沒睡,在淘寶上篩選發貨地為湖北的衛生巾店家,一家一家的詢問當地是否可以配送。在這個時間點,願意冒險發貨的店家並不多。最後梁鈺大海撈針地撈到了一家潔婷的經銷商,對方一開始並不情願,直到梁鈺承諾了大量購買,他才同意召集工人開倉。

原本這場捐贈就到此為止。這時一個生活在湖北黃岡的朋友給梁鈺帶來消息:這裡的女醫護們也急需安心褲和衛生巾。梁鈺原本沒想過要把個人行為發展成大型募捐。這一刻她意識到為女醫護捐贈衛生巾的事情刻不容緩,且不能指望別人,必須從自己做起來。

一個人的力量很難達成所願,她開始在微博上召集更多的人為前線女醫護們被忽視的剛需做點什麼。7日當晚,一個中華女子學院的畢業生加入了;第二天,做青少年性教育的莓辣也來了;9日又招了兩個志願者。10日開始組建了志願者團隊。她們給這場行動命名為「姐妹安心戰疫行動」。

一個人的力量很難達成所願, 梁鈺在微博上召集更多人參與行動。(姐妹安心戰疫行動/外灘)

「沒有足夠的衛生用品有多痛苦,只有女性知道吧。」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姐妹安心戰疫行動」。早在梁鈺剛提出向醫護捐贈生理用品的時候,就有人斥責她:「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褲襠裡那些事。」

有人問梁鈺,你會因為女性和月經這兩個敏感詞在組織過程中遇到困難嗎?梁鈺很無奈:「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月經』和『女性』會被認為是敏感詞」。

她最早對接過的一家醫院,在聽到捐贈衛生巾的消息後非常震驚。他們不認為這是一種必需品,也不會給女性醫護人員提供衛生巾和安心褲,一些女醫護對生理需求也有些羞於開口。 還有醫院領導直接拒絕了梁鈺的捐贈,「這個不需要,捐口罩和防護服就可以了」。

有些人明白不了這不是這可以忍耐的痛苦,更不是無理的要求,而是每一位女性都應該獲得的尊重、是雪中送炭。

團隊成立後,2月11日晚,梁鈺和無錫靈山慈善基金會立刻發起了第一次線上籌款,目標是2265055元。有人在募捐信息下面留言,說「買衛生巾而已,怎麼需要幾百萬」,梁鈺很無奈:「生理期沒有足夠衛生用品,有多痛苦?只有女性知道吧。」對200萬籌款的質疑、對衛生巾需求性的質疑、對梁鈺本人的質疑,甚至是對女性醫護者的質疑,這些質疑比行動本身更讓團隊疲憊。

她簡單地算了一筆帳:光是湖北孝感的女性醫護人員就有1.66萬,武漢的金銀潭約1300,同濟醫院約5700,中法院院區約1000,這還不算全國各大地方的支援隊,也不包括新建的火神山、雷神山和幾大方艙。這麼多女醫護人員,一包全棉時代的安心褲6.94元兩片,等於一片要3.47。

到2月12日就有超過140家湖北省內的醫院向「姐妹安心戰疫行動」求助,兩百多萬離解決問題尚有千里之遠。

【相關圖輯】湖北人自述:受盡排擠與歧視 我人生中最煎熬的18天(點圖繼續閱讀)↓↓↓

+25
+25
+25

值得慶幸的是,懷疑的聲音沒有阻擋人們的行動。不到12小時,「姐妹安心戰疫行動」就募齊了這筆資金。不僅速度超出了梁鈺的預期,更讓她意外的是這次關注、捐款或是參與志願者服務的男生並不少。當然了,女孩還是佔大多數,梁鈺告訴我:「和我們溝通物資捐贈的企業代表,都是女性。」

拿到了第一批善款後,她們花費203萬購入了20萬條安心褲和300,926條一次性內褲,預計發往武漢、孝感、黃岡、荊州、信陽、鄂州六個城市(部分已送達,部分正在運輸途中),可以滿足1.67萬女性醫護者1個月的生理期需求。 為了讓每一位捐贈的姐妹放心,在梁鈺的微博(@梁鈺stacey)上,每天都會公示每一分錢花在了什麼地方,尚未花費的錢又打算做何預算。

讓梁鈺欣慰的是,當捐贈的人動起來,話題不再隱秘,越來越多的女醫護人員找到了「姐妹安心戰疫行動」。她們開始自己準備好需求表格,上面寫好醫院名稱、女性醫護人員數量、需求、尺碼。現在還會有女醫生主動諮詢是否可以捐贈護手霜了。「其實有人不了解情況也很正常,畢竟信息不對稱。有人說醫護人員為什麼不在網上自己下單呢、為什麼不去實體超市買呢。這都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湖北當地的情況。很多醫生告訴我,她們一月下的單,到現在還滯留在武漢分發點。」

女性醫護者們對安心褲、衛生巾的需求就像N95口罩、防護服一樣平常。同時長時間躺著輸液的女患者們也急需著安心褲這樣不用頻繁更換的生理用品,她們連站起來去廁所的力氣都沒有了,更別提更換衛生巾。這一點要是能被更多的人認識到,也就能讓她們敢於更大聲地說出自己的需求,而不用面對「你怎麼那麼矯情」的指摘。

「當大家被允許說出需求,我們才能夠知道有什麼樣的問題。有困難,大家就可以一起來解決。」梁鈺說。

從不被理解到八方來助 點擊瀏覽姐妹安心戰疫行動照片↓↓↓

+2
+2
+2

運輸志願者:「前線真的什麼都缺」

在武漢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接受的物資捐贈裡,生理期衛生用品不算是醫療物資,所以不享受物流綠色通道。這導致運輸是一大難題。

一開始「姐妹安心戰疫行動」只能依靠當地自發組織的志願者車隊,梁鈺稱之為「薛定諤的車隊」。現在武漢對上路車輛的型號有限制,很多車還肩負著接送醫護人員上下班的責任,物資的倉庫又往往在郊區,和醫院的方向南轅北轍,運送一趟物資很可能要耗費整整一天的時間。

梁鈺無法對車隊、醫院任何一方承諾一個確切的到貨時間,只能細化每一項需求再發到群裡,看有沒有司機可以幫忙。現在她們又拓展了一個稍微方便的渠道。有一家物流公司每天免費在武漢市內幫「姐妹安心戰疫行動」拉兩批物資,而且車輛數不限。醫院要是方便自提,還可以開著救護車去領。

笛子是這次志願者車隊裡最早的志願者。她是武漢人,因為疫情暴發,在英國的學業暫時中斷了,好在已經和學校、導師溝通好延期事宜。在微博上看到梁鈺發起的給湖北女性醫護人員捐贈生理用品的消息後,她立刻私信了梁鈺。現在武漢已經封鎖了小區,笛子通過醫院的受捐證明函,被允許出入。

在梁鈺眼裡,這個還在唸書的女孩子「很生猛」,不光在全武漢送物資,還自主幫她們對接了幾個醫療隊,偷偷弄到了少量安心行動都沒有的物資送到醫護人員手中,分文不取。

笛子給海南醫療支援隊送去物資(右為笛子)。(姐妹安心戰疫行動/外灘)

2月15日的武漢飄著大雪,笛子和她車隊的朋友跑了50公里,給支援武漢的上海華山醫院醫療隊送去了物資,搬貨的時候褲子都被84漂白了。她沒有時間細數自己送過哪些醫院:「醫院,急救站,社區醫院,科室,醫生本人都送過很多。」

二十幾天下來,笛子不光送過防護服、護目鏡、84消毒液、醫用酒精、消毒片等醫護用品,還有噴壺、發卡、包子饅頭、自嗨鍋、安心褲……笛子說:「前線真的啥都缺」。

雖然艱難且辛苦,但越是接觸到一線女醫護,「姐妹安心戰疫行動」的團隊們就越堅定地走下來。梁鈺說,在她們的捐贈下,已經有醫院的男領導意識到了安心褲的作用,開始積極為女醫生們尋求物資。怕的不是不懂,是不願意懂。

「希望能更多的看到女性勞動者」

我問梁鈺現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說錢不夠、物不夠、運輸不夠便捷依然是問題,「外面的東西運不進來,我們可選性就很低……我們希望能夠把衛生巾啊、安心褲啊歸入這種緊急時候的必備物資。然後希望有更多的資源來幫更多的人,這一切不是民間力量可以完成的。我們也就是互相打氣,能幫一點是一點。」

一位正在支援武漢方艙、來自新疆獨山子人民醫院的女醫生告訴梁鈺,她的晚班每天下午六點開始,凌晨兩點下班。雖然大家都會提前接班,但是穿脫防護衣還是需要很多時間。下班回到酒店已經四點多,洗漱完到了清晨六點,到這時還沒有進食。酒店是中央空調所以不能開。

長時間的工作讓護目鏡也變得模糊,到後來看清病人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她說這一切就像是拍電視劇,大家沒日沒夜的聚在一起,有病人問她防護服是不是很重,她說不重,就是憋得很。

2月14日,方艙醫院東區照片。(姐妹安心戰疫行動/外灘)

更讓梁鈺心痛的,是現在依然有很多孕婦醫生承受著極高的工作強度。聯繫商家的時候,有品牌有意向捐出1000包孕婦禮包,希望「姐妹安心戰疫行動」能幫忙找到受捐人。一開始梁鈺有點發愁:「這時候醫院應該不會讓懷孕的醫生上場吧,怎麼捐得出去?」

孕婦在懷孕期間免疫力會下降,易感染,而且嬰兒壓膀胱,更容易尿頻。 結果只是在武漢、孝感、荊州隨機問了幾家醫院,得到的回答卻是出人意料的「需要!」——懷孕的醫護人員基本佔女醫護的5%。1000包反而不夠發了。梁鈺希望大家能多看見她們、多報道她們、多表彰她們、多讓他們的努力得到實質性的回報,因為她們值得被看見。這也是她在微博上一直堅持帶的話題,#看見女性勞動者#。

現在,「姐妹安心戰疫行動」的團隊壯大到了70人,細分到了找貨組、對接組、物流組、信息組、宣傳組、募捐組、媒體組七組協同工作。她們很多人忙到一天只有時間吃一頓飯。而梁鈺依然沒有獲得足夠的睡眠。每天早晨起來都有一千多條信息等著她回复,忙碌讓原本就單瘦的她又瘦了4斤。

她確實讓更多的人看到了奮戰一線的女醫護們。包括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在內,越來越多的大型公益組織開始為女性醫護者捐贈衛生巾、安心褲等必需品。道路很長,但梁鈺相信自己開了一個好頭。畢竟「幫助」的重點往往不在於是誰做的,而在於是為了誰。

【相關圖輯】中國醫生:很幸運 中國總被一些勇敢的普通人保護着(點圖放大瀏覽)↓↓↓

+2
+2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