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表白日】唐朝詩人白居易如何與妻子情話綿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年5月20日因520普通話諧音為「我愛你」,成為近來年輕人之間新興的情人節,不少民眾會選在這天向喜歡的對象表白。而2020年5月20日,因數字諧音剛好是「愛你愛你我愛你」,成為許多準新人眼中寓意美好的好日子,也讓這一天成為今(2020)年最熱門的結婚登記日,已有7000多對新人預約登記。

不過,與大膽示愛的現代年輕人不同,中國古代則偏愛含蓄的方式表達情感,即使是給人熱情奔放印象的唐代也不例外,從流傳至今的唐詩裏,可以一探唐人的愛情。

每年的5月20日因520諧音為「我愛你」,而成為海峽兩岸準新人眼中的好日子,多會選在這天辦理結婚登記。(中央社)

每個時代,表達愛情的方式多有不同,而與愛情的相關創作,無形之中流露出當時人們的道德觀念、審美、風尚與規範,反映出社會特徵。在中國唐代以前,已有《詩經》收錄許多先民的情愛詩歌,不過後人多以儒學經典視之,認為《詩經》具有政治教化的思想。到戰國時(公元前475-前221年),楚國流行的文體-《楚辭》,也並非是單純講述人神戀愛的詩歌,而具有政治涵義。詩人屈原(公元前343-前278年),就是在《九歌》中借用人們追求愛情的渴望,來表達他急於在政治上找尋知音的焦慮情緒。

唐代社會因科舉盛行,也承襲《詩經》、《楚辭》的風格,將男女感情比喻為君臣關係,不過比喻方式更加多變,如朱慶餘為科舉所作的《閨意獻張水部》(近試上張水部):「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粧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詩人將新婦比喻為自己,新郎則是張水部(掌渡口、橋樑的六品官,指唐代詩人張籍),詩中的「舅姑」,則是以公婆比擬科舉主考官,因此詩中的「拜舅姑」則意謂金榜題名。整首詩相當細膩描繪新婦的忐忑心情,但實際上只是詩人借新嫁女子的不安,來暗喻自已對科舉考試的期待與擔憂。

唐朝詩人白居易的作品風格相當平易近人,即使是送給新婚妻子的詩作,其用詞依然樸實無華。(清宮殿藏本白居易畫像/維基)

而男性詩人則能跳脱各種禮教的束縛,擺脱女子在生理與心理上的牽絆,以假託女子的口吻,從其社會環境、現實生活的角度來抒發情感,如張籍(767-830年)《節婦吟》:「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纏綿意,系在紅羅襦。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裏。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君誓擬同生死。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詩人用「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君誓擬同生死」道出婦人與夫婿生死與共的堅貞,在心中經過一番掙扎之後,以「還君明珠雙淚垂」斬釘截鐵地申明己志。這首詩即是張籍假託女子,拒絕藩鎮平盧淄青節度使李師道拉攏而創作的。

當然,男性詩人還是有不少單純講述情感的詩作,如白居易(772-846年)《贈內子》:「白髮方興歎,青蛾亦伴愁。寒衣補燈下,小女戲床頭。暗澹屏幃故,淒涼枕蓆秋。貧中有等級,猶勝嫁黔婁(戰國時的隱士,生活貧窮為貧士的代稱)」,雖然家境清苦,但全家和樂融融。另一首《贈內》:「生為同室親,死為同穴塵。他人尚相勉,而況我與君。黔婁固窮士,妻賢忘其貧……我亦貞苦士,與君新結婚。庶保貧與素,偕老同欣欣」,這首詩寫於白居易剛成婚時,可以看到他對妻子許下白首偕老的諾言。儘管不是直接了當地說「我愛你」,但也相當樸實地傳達出白居易希望與妻子同甘共苦的婚戀觀。

洛陽白居易墓。(維基)

《全唐詩》亦收錄不少女性詩人的愛情詩,不過內容多是情感上的自怨自棄、漫長的等待與無盡的相思,如晚唐女詩人魚玄機(844-871年)《贈鄰女》最為經典:「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粧。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其中「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成為千古傳唱,廣為世人所知。詩末則是自勉,要自己不再想著負心人,應有自身才貌能吸引如戰國時代宋玉這般傑出文人的自信。這首詩的背景,與魚玄機和李億的感情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魚玄機嫁給李億當妾後,因李夫人對魚玄機的受寵「妒不能容」,而被送往京郊咸宜觀當道士。魚玄機當道士後,仍希望早日與李億重聚,寫下許多思念李億的詩,可惜終究沒有如願,在絕望之際寫下這首《贈鄰女》。

雖然唐代詩人承襲《詩經》、《楚辭》的風格,留下許多表面看似為夫妻間的情詩,實際上則是以假託女子口吻,抒發現實生活的詩作。不過從白居易送給妻子的詩作來看,能夠說出「偕老同欣欣」,應是含蓄的古人最大限度的表白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