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教仔學】阿仔一句說話,改變了我的一生

撰文:任建峰
出版:更新:
有很多父親為了基本生計、都要無奈地長時間工作……多謝阿仔,他四年前的一句有童真但又很有智慧的說話「點醒」了我,讓我走上一條很不一樣的道路。
任建峰
(視覺中國)

在2013年年初,我在一家國際律師行被行家視為頂級的部門工作,一切好像十分順利。

當時,合夥人很放心把案件交給我去與年資較淺的律師一起處理。同時,因為我是在部門內少數年資較高而中文又較流利的律師,所以成為了在一、兩年內晉升為合夥人的其中一個人選。我曾在2013年二月被送去倫敦總行參與一些初步的「未來合夥人」課程及去同總行的一些大老闆「打招呼」。

既然要處理的案件繁多,又得到某些合夥人的賞識,但又知道在晉升合夥人的過程是有同事一起競爭的,當時的我很自然地就特別賣力工作。平時夜放工、週末照回辦公室或在家對着電腦工作、參與辦公室政治、就算有不需要工作的時間都是與一群工作關係緊密的「戰友」出去飲飽食醉,這一切都成為了我生活的很大部分。

但到了2013年三月,當時近三歲半的阿仔說了一句話,改變了我的一生。話說,我週末在家工作,嫌棄阿仔在玩時製造太嘈吵,就罵他,叫他要安靜下來、好讓我工作。然後,阿仔就哭起來,憤怒而大聲地對我說:

「爹爹,你做嘢,你去倫敦啦!我—唔—要—你—!」

他說這句話後,我不知怎樣回應,唯有把身軀轉回對着電腦、繼續工作。我心內的第一個反應是,為何他要這樣說?我努力賺錢,都是為了讓一家人活得舒適吧。如果我能在一家頂級國際律師行升為合夥人,只要我有生意,做了十幾年合夥人後就可以每年賺港幣一千多萬、甚至近二千萬或更多:這不是什麼商業秘密,業界內的一些刊物都會不時刊登這些數據。這不是對個家好嗎?

但當我做完手頭上的工作而安靜下來後,我就開始在反思。我自己從小就已經沒有爸爸在身邊,我是否想為了工作而令到阿仔都沒有爸爸在身邊?況且,正所謂光陰不回頭,到我捱到能每年賺超過一千萬的時候,阿仔已長大了,到時就算我嘗試去親近阿仔,他應該都不會想親近我吧?我又不是「需要」住半山、跑馬地或南區三千呎大單位,老婆亦不是「大使」的人,阿仔更是「要人不要錢」,我為何要為賺那麼多錢而搞到與阿仔關係疏離?

(視覺中國)

所以,我最終決定轉工,去了一家較中型的國際律師行做合夥人,現在大部分時間都能準時上班下班。我現在賺的錢比起年資相若的頂級國際律師行合夥人當然有一定的距離,我亦永遠不會每年賺到八位數字收入。但以整體社會定義來說,我的收入已算十分不錯。我更多了時間去關心社會事務。

但最重要的,就是阿仔現在不再說不要我了。他簡直視我為偶像。他很喜歡我現在能抽多些時間陪伴他,喜歡我陪他玩,喜歡我講故事,喜歡我與他聽音樂,喜歡我不時擁抱他,喜歡我陪他入睡。我們兩父子的關係有時甚至會令老婆有點醋意!

當然,我知道我是很幸運的。我的職業容許我作上述的抉擇;有很多父親為了基本生計、都要無奈地長時間工作。我老婆平時亦很慳家,令我少了一份要「賺大錢」的壓力。工作上,我當然要「跑數」,但相對於較大型的律師行已經是完全不苛刻。

多謝阿仔,他四年前的一句有童真但又很有智慧的說話「點醒」了我,讓我走上一條很不一樣的道路。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