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國際親子台】是她們無恥,還是你扭曲了乳房的意義?

撰文:Hello Bonnie
出版:更新:
要改變一代人根深蒂固的思想及文化,談何容易,感謝她們的發聲,令這些議題不再成為社會禁忌,而要真實面對。
Hello Bonnie

護士見到肉騰騰的BB,多半會多望幾眼,故每次帶雪糕妹妹回健康院檢查時,她也是備受觀察的對象。雪糕跟雪雪也是重磅BB,雪雪的圓臉出賣了她的體重,雪糕的肉則收藏在肚腩及大脾當中,單看臉,未必看出來。因此,通常醫生護士第一眼見雪糕時,也會跟我說:「小孩子,胖一點,不用怕。」但當一打開她的衣服檢查時,就被她的「摺摺肉」大嚇一跳,上磅後,就更會轉口風表示:「她真的超重了。」幸好這兩個小朋友也是以母乳餵哺,醫生除吩咐我們當覺得BB飽時,就不要勉強她再吃外,也沒有怎樣要求她減肥。(又其實,可以點減呢?)

堅持以母乳餵哺,因為很想把最好的留給寶寶, 根據世衞的建議,首6個月嬰兒也是應以純母乳餵哺的。母乳的好處,相信很多媽媽也很清楚,但我們更深刻體會的,可能是餵母乳的辛酸。

不少在職媽媽在產假復工前的一大難題是,到底工作時有沒有適合的地方可以為寶寶準備母乳呢? 雖然UNICEF年多前跟衞生署推出Say Yes To Breastfeeding活動,呼籲社區及不同機構為哺乳媽媽提供支援,但畢竟不是每個地方也有「母乳友善措施」。(慶幸我的工作場所設有哺乳支援設施,令我可以繼續堅持。)

有時在討論區或FB上也看到一些媽媽分享,被要求到洗手間泵奶,或要餵奶或泵奶時被報以冷嘲熱諷,雖然社會在不斷進步,開始有更多人支持母乳餵哺,但畢竟要改變大眾看法,還需要很多努力。

今次想和大家介紹的是,一系列身體力行宣揚母乳的國際人物。

很多香港媽媽也清楚母乳的好處,只是有心無力。(視覺中國)

帶到台上發言的Baby Boss

首先是冰島國會議員 Unnur Brá Konráðsdóttir,去年在國會會議,她剛誕下女兒不久,故帶同6週大的女兒出席,其間她在席餵哺,這本來在北歐會議廳並不是新事,但當正在餵哺途中,她提出的議案面對質詢,故她便帶著正在飲奶的BB,神態自若地邊餵奶邊走到台上發言。台前的議會主席和其他工作人員,不論男女,對此景象都沒有表示絲毫異樣。【編按:見文首影片】

片段得到不少迴響,也盡顯冰島人的價值觀,以前略略在專頁分享過北歐不少國家對兩性和家庭觀念的看法非常前衛。不過,這次並不是女權主義者的宣示,也不是有人想為難Konráðsdóttir。這一切,不過是當地人生活日常的展示。這種視餵母乳為日常生活的簡單認同,正是母乳媽媽們最樂見的事。

Alia Joy 的歷史時刻

上月綠黨領袖Larissa Waters成為在澳洲議會內第一位在席餵哺母乳的媽媽。(視覺中國)

在半個地球外的澳洲,上月綠黨領袖Larissa Waters便成為在澳洲議會內第一位在席餵哺母乳的媽媽,小小的Alia Joy締造了當地議會新一頁,這成為不少英語媒體的新聞。不同黨派異口同聲讚揚此舉,認為當有更多家長成為議員後 (或更多議員成為父母後),能為更多為孩子和母親發聲。其實,澳洲議會這樣正面支持母親的態度,也只是很近年的事,就在2009 年,當年另一位媽媽議員Sarah Hanson-Young的2歲女兒,就在投票時被迫抱離場,當時孩子哭震議事廳,引發熱烈討論。即使在2015,依然有議員因餵哺母乳而被指摘,更「被建議」應在會議前預先擠奶。幾年間,澳洲議會有這樣的改變,議員和當地選民的心態的確轉變不少。希望我們不用再等幾年,社會也能有這種改變。

對抗文化衝擊

哈薩克總統女兒Aliya Shagieva。(Instagram)

最後想分享的是,早前沈爸爸在他的專頁也有分享過的,哈薩克總統女兒 Aliya Shagieva ,她雖不是政客,但她以其第一家庭成員身份在IG上貼出的哺乳照,在該國引來極大迴響。由於當地75%國民是穆斯林,對任何形式的公開展示女性胴體已有極大意見,貼出照片後,不少國民抨擊Aliya 「無恥」。但Aliya 不諱言自己正代表新世代的母親,她亦以餵哺母乳而引以自豪,她批評當地人扭曲乳房的根本意義。要改變一代人根深蒂固的思想及文化,談何容易,感謝她們的發聲,令這些議題不再成為社會禁忌,而要真實面對。

《國際母乳哺育周周年問卷調查2016》的數字顯示,在香港,媽媽出院時的母乳餵哺率是88.4%,即差不多9成的媽媽都會以母乳餵哺,但4個月後還能堅持的,只剩下27%。這數字反映了不少媽媽雖有心但無力的掙扎,若社會上能有多點支持,母乳媽媽所走的路就能平坦一點。

希望若干年後,以上的國際人物都因社會已變得母乳友善,而成為歷史一頁!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