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主意】Minecraft不只是遊戲 線上下的體驗重新認識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四周都是由方格組成的灰色牆壁,從惟一的窗子遠望,這裏是由森林與河流組成的世界,外面下着密集的細雨,心想:「難道這是逃離密室的遊戲?」突然,與一人相撞,才發現不只是我被困於此,但為何對方臉無表情?低頭一看自己的手,怪不得一直感覺四肢僵硬,原來,我成了方塊人.……

「大家注意!只有30分鐘,你們的任務是在限時內生存,一切的選擇都由你自己做決定.……」司徒老師大聲地宣布,27位同學此時齊集於電腦室內,他們面前的螢幕就是顯示着上述的情景,原來他們即將進行「Minecraft」生存賽。這是個風靡全球的遊戲,玩家置身在不同的地型,要生存、對付怪獸、甚至建築等,都需要自行找資源及組成不同的配件,創造出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世界。雖然已有學校利用Minecraft作教學用途,但在宣道會陳朱素華紀念中學任教健康管理與社會關懷科及電腦科的司徒華生老師思考的卻是:「線上、線下的我,是割裂?還是合而為一?以經驗學習作為基礎,在線上及線下互動的情景中,可以讓學生更認識自己嗎?」

【撰文:梁蔚澄   攝影:陳焯煇】

 

當然若你用玩樂的角度,你會明白為何他們會這樣積極地參與。但在學習態度上觀察,他們是有明顯的進步,如能在以此擴展至其他學科或學習層面,這當然是最理想的。
司徒華生老師

遊戲中認識自己 再進行生命教育

「今日雖然是完全自由,開首一分鐘是和平的,不可以打對方,而我們(遊戲管理者)將會派發兩支藥水,生命藥水及回復藥水,(學生問:每人各一嗎?).……是扔下來的。」Tommy Sir正向同學解說中,其實在場有不少的「阿Sir」,他們都是中六生或畢業生,自願參與這個以Minecraft進行生命教育的活動,他們主力都是作支援的角色,如協助司徒老師設定及維持Minecraft世界的秩序,或在活動舉行時從旁協助學生解難。在這次的森林中出現一所學校就是由他們在地圖中尋找不同資源而建設出來,無論是教室、走廊、操場等,像真度近九成。

「快跑呀!」、「我死了嗎?」課室開始熱哄哄,又不斷出現笑聲、慨嘆聲。原來這次活動有一個特別規則,學生需要操縱角色,在限時內跑到學校禮堂,因為世界地圖會不斷收窄,這有點像《絕地求生》(「食雞」遊戲),原來這些都是遊戲管理者的構思;但在跑回學校的期間,學生又會面對在森林出現的怪獸,又或同學化身為「獵人 」,面對種種的挑戰,大大增加遊戲的刺激感。「學校的樓梯位置有神器呀!」一位已被淘汰,淨化作幽靈的學生,則大聲叫他的朋友走到某個位置拿武器以便對付怪獸;亦有位參賽的女同學是新手,很快被淘汰, 而這次角色不能重生,因此司徒老師便向每位被淘汰的學生了解在過程中的經歷和感受,作一個簡短的回顧及反思。

+9
+8
+7

司徒老師希望對Minecraft有高動機的初中同學,以經驗學習作為基礎,將自己的特點找出來,因此計劃開始時,自願參與的中一生可在午膳時間進行不同的任務,而當中同學需根據自己的個性或特徵,建立一個圖騰(代表自己的建築物),這亦是認識自我的重要里程,而老師亦會在及後解說,讓他作一個更深入的反思,司徒老師說:「有些好同學很快便會建造一個很精細的圖騰,但亦有些同學想了很久也沒有構思,這亦反映低年級的學生對自己的認知有不同的程度。」

常聽到老師和家長們討論,同學們在課本以外的一面表現出色,但回歸學習時,就完完全全變成另一個人。好像一個身體,載著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互不相通。

司徒華生老師表示:「我珍惜他們是因為學生覺得需要前來,在午膳或放學的時間,他們可能有不同的活動或補課而未必能時常出席,有些想參與的同學更會事先完成所有功課。」

學生的改變:兩個男孩成長的生命故事

前年司徒老師參加一個創新教師計劃,經過10星期於本地及海外進修後,了解到高學習動機的學生,在體驗學習後建立正面思維的情況較為容易及持久,而在一個適合的場景、老師對學生的信任下,讓學生學習解難技巧及建立正面價值觀,較能建立自信的思維及人格。但在固定的課程內,如何作出改變呢?他浮起一個畫面.……

那男孩對他自信地說:「我知道那是可行的。」年半前,一個上課表現一般的男孩自薦參加了一個 Minecraft 比賽。然而在初賽時已輕易晉級,最後在決賽更以極快的速度勝出。那位學生向司徒老師說出比賽的經過,在開始的一秒間已想出方案,並毫不猶豫地實行,「那種自信,從未在校園內見過。」如今,他成為電腦室的常客,亦成為遊戲管理員之一。

另一個學生叫Garson,喜愛射擊遊戲,如今卻成為遊戲管理者的身份。當司徒老師與團隊最初設定遊戲世界時,難度設置較高,雖資源較多,但亦有大量怪獸,初學者難以生存,因此司徒老師亦很快陣亡,不過陣亡的其中一個原因是Garson是首位攻擊他的學生,並笑說他的技巧不好,那麼孱弱,「但當他後來發現,我真的不會玩,因此時常身亡後,決定把一些最強的武器送給我,他說:『攞去用住先,你依家應該識用。』」這些故事可見學生建立自信心及漸漸發展出同理心,令司徒老師開始思考的問題:「現代人線上線下多是兩個人格。可否互通,成為一個完全體?」,令他現時更有信念,於暑假期間與一些教育機構作線下活動,進行更深入的了解自我活動及生命教育。

校長要信任老師,逆向思考一下,當你見到這樣有熱誠的教師,還要難得的是有些年資,如果你不讓他嘗試,那團火會熄滅的。
鄺永燊校長

透過遊戲,還可以改變什麼?

電腦科及高中資訊及通訊科技科科主任吳森森老師,亦在計劃中支援司徒老師在Minecraft上的設計及給予意見,他認為:「對我來說Minecraft,不只是遊戲,當中的一些機關可以鍛鍊學生的邏輯思維訓練,因此我們要考慮的是怎樣引導他運用邏輯思維。而我亦想透過計劃,了解他們為何如此喜歡這個遊戲。」

司徙老師希望透過「Minecraft生命創客」的計劃,希望讓學生了解自己,然而需要了解的不只是學生對自我的認識。校長說:「我們很少了解孩子的世界,因此我們邀請班主任參與,嘗試從另一角度了解學生,甚至與他們做一些反思,有人『屈機』,被殺了,那你的情緒要怎樣處理呢,老師便可從旁協助。雖然我們暫未做一些問卷調查,但基本上是有一些改變,至少讓老師知道Minecraft不只是一個遊戲,亦可有教育的成分。而學習能力比較弱的同學, 在這些遊戲上有他的才能,我們要做的就是轉移,讓學生的信心、堅毅及思考,可以運用在其他方面。我們期望有更多的轉變。」

《香港01》App,瀏覽更多親子資訊,立即下載: 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