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獨立就要給予孩子信任 為他建立自信丨德國紅蕃媽媽

最後更新日期:

朋友的兒子是中學生,開學後天天去光復香港。結果做母親的憂心忡忡,天天越洋跟我訴苦,非常擔心害怕終有一天兒子沒有回來。由六月至今,相比起擔心孩子穿不夠吃不好睡不寧功課不好成績退步等等,最教香港爸爸媽媽終日惶恐不安的,應該是孩子說要去光復香港,要去守護連儂牆吧。

最讓父母糾結的是,你不讓他去,他變得反叛。你讓他去,你天天在家以淚洗面。相信這幾個月,香港許多家庭,每個週末都要面對這個家庭情緒問題。攪不好,不但傷了親子關係,自己或有機會患上情緒病。

養兒育女,天天都像如履薄冰。小時學行怕他摔倒,讀書了又怕他學業不好,又或在學校受欺凌。德國有句諺語:「Kleine Kinder, kleine Sorgen, große Kinder, große Sorgen」意思就是說小的孩子有小的擔憂,大的孩子有大的擔憂。就跟我們說的「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意思相類似。吾家大兒子升上小學四年級後,我也剛剛進入「學習放手」時期了。

跟香港媽媽們閒聊,孩子大概小學五六年級開始會讓他們單獨外出,就是去樓下公園跟同學玩玩,或到商場超市幫媽媽買醬油或自己去買零食等等。升上中學,就慢慢讓他們約會,會搭交通工具去比較的遠的地方逛街,去遊樂場等等。我覺得,這個學習獨立期,要拿捏得準,增強父母與孩子間的互相信任度好難。

在外國養孩子,我很早就留意德國人挺放心讓孩子單獨外出。有小部份大膽的父母更讓小學一年級孩子單獨騎單車去幾條街外找朋友玩。我跟隨其他父母,三年級開始就讓兒子跟弟弟或朋友在附近玩,也會讓他一個去找居住幾間屋之隔的朋友。

在大兒子很小的時候,我經常給他一些小任務,例如去鄰居奶奶家買雞蛋,在家讓他自己斟水等等,做些簡單自理的小家務。每次給他小任務,我也會叮囑:「媽媽信任你可以完成,那麼請你也要記住這一份信任,讓我知道我是可以信任你的。」在大兒子心裡,他會感激媽媽當他是「大人」,為他建立自信。

今年大兒子升上四年級了。四年級開學不久,開始上交通安全課程。這套課程由德國警察為小四的學童準備的,一連幾次實習和筆試,孩子們通過考試就能正式得到單車駕駛執照,那就是准許一個人自己騎單出街了。這個課程,其實是一個正式德國駕駛執照課程的微縮版本,除了一般路牌外,還有各種路面情況的圖畫,讓學童清楚知道道路使用概況。不要小看這個小課程,好些問題連開了幾十年車的爸爸都不曉答。

雖然如此,其實最近我也開始慢慢放手讓兒子自己下午去朋友家玩。坦白說,不擔心就是騙你的。因為兒子的朋友住在村的另一邊,那段路並沒有單車徑。兒子需要橫過一條大馬路再踩一段馬路才去到朋友家。這段路就是我的心結,雖說德國治安很好,但偶爾新聞也會出現擄孩上車的孌童犯啊!

所以每次外出我都給他戴上手錶,說好五點就要回家了。然後,話又回到那個信任的初衷。可能我自少就這樣教育他互相信任這回事,兒子每次都準時五點就到家門。大門一開,看到孩子平安回來,真的是如釋重負。

這個如釋重負的心情,相信跟許多香港父母一樣吧!幾個月前,誰人會想到,平日只關心孩子功課,上補習班上興趣班的父母,竟然會回到初心,孩子平安回家,是每天所期盼的事情!

生於亂世,孩子比我們想像中早熟,他們所知道的,或許比我們更多。看著他們羽翼長得滿滿,振翅欲飛之際,我們好害怕他們會跌下來,在飛行的過程,又怕他們會還上大麻鷹,或遇上獵人一槍射中倒地。

然而,難道就要把他們關進籠子裡噤聲生活嗎?

我們也曾經年青過,記得嗎,小時候去逛街最討厭媽媽問幾時回來,同什麼人去,去做什麼等等。那為什麼我們又跟孩子問同一番說話?因為,我們處於動盪社會。我們做父母,我們進退兩難,我們舉步為艱,我們如履薄冰。我們要像戰時一樣的去保護孩子。

養兒育女,也要學習斷捨離,懂得放手,給孩子思考空間。但願香港每一位爸爸媽媽好好拿捏,找到平衡點。為孩子們點燈,照亮他們的前路,好讓他們每天,都能平安回家。

紅蕃媽媽德國生活紀事

簡介:

紅蕃媽媽,千里尋夫成功,移居德國十多年,屋邨姑娘跟上德國鄉村長大丈夫,育有兩名極度恐怖頑劣小兄弟。天天就是跟這對非正常小人類鬥智鬥力,每晚八時前耗盡他們身上每一格電,令他們倦極入睡,乃紅蕃媽媽每天生存目標。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

(以上文章內容均屬用戶提供,香港01不為任何用戶內容而衍生或遭受之任何損失或損害承擔責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