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源頭的謬論與訛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截至上周六(5月9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全球確診病例已經超過400萬宗。可能誰都沒有想到,這場來勢洶洶的病毒會如此凶狠。病毒到底源自何方?在答案尚不明確之際,各種猜測、解讀每天都在上演。

其中,美國政府的表態備受關注。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二(5月5日)前往亞利桑那州前在白宮外發言,表示美國將發表一份報告,詳細說明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

特朗普此前多次稱病毒的源頭「來自中國」。4月18日,他在記者會上首次表示,美國正在調查新冠病毒是否來自一家中國的病毒研究所。同月30日,他則肯定地稱「自己看過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的證據」。

美國的「中國源頭說」

到了上周一(5月4日),特朗普口風略變,稱「未確認新冠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但他還是將問題歸咎於中國:「他們不是故意的,但病毒就是擴散了。它從那個地區(中國武漢)出來,但本不應該這樣……中國不應該讓這種事發生。」

與特朗普一唱一和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4月15日,他表示:「我們所知道的病毒起源於中國武漢,且武漢病毒研究所離那個海鮮市場只有幾英里遠,還有很多情況需要了解,美國政府正在努力了解清楚。」5月3日,他更稱「有大量證據表明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

到了上周三(5月6日),在記者質問之下,蓬佩奧終將底牌揭出。他一方面承認美國對於新冠病毒的爆發是否源自「武漢實驗室」或其他地方「並不確定」,另一方面則聲稱美國掌握了「有重要意義的證據」,顯示病毒是出自武漢的實驗室。他指出,這兩個陳述完全沒有矛盾,更呼籲中國要「透明和公開」,暗示後者要容許外界調查。

特朗普與蓬佩奧時而肯定、時而不確定,但從本質上來看,他們的堅持是「病毒源頭在於中國,即便不是武漢實驗室製造的,也是它故意或無意洩露的」—在他們的邏輯之中,無論如何疫情責任都在中國。

與特朗普和蓬佩奧認為病毒源頭存在人為因素不同的是,4月30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在官方網站上發布聲明表示:「整個情報界一直以來都在向美國決策者和相關人員提供在中國爆發的新冠病毒的關鍵性支援。情報界同意科學界的廣泛共識,即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的,也未經過基因改造。 」

美國頂級衞生專家、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Anthony Fauci)上周一接受《國家地理》雜誌採訪時也表示,證據表明病毒並不是中國實驗室製造的,該病毒在自然中進化,然後又到物種上傳播。

隨着疫情緩和,北京故宮博物院5月1日起有序重新開放,到訪遊人都戴上口罩防護。(中新社)

同樣,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勒(Mark Milley)上周二表示:「有力證據並不是結論性的,但有力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源於自然界,而不是人造的。」同樣,「有力證據顯示,新冠病毒可能不是被故意釋放的。」

中國對美國的質疑

對於特朗普和蓬佩奧的說法,中國外交部多次強調病毒溯源問題是一個複雜的科學問題,應由科學家和專業人士去研究。

中國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袁志明4月30日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稱,新冠病毒基因組沒有任何人為改造的痕迹。他還否認了有關實驗室意外洩露從蝙蝠身上採集冠狀病毒的言論,強調該實驗室嚴格執行生物安全程序。

在澄清的同時,中國外交部也在向美國發起疑問,提出與「人造漏毒論」同樣較為「異想天開」的可能性。3月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就在Twitter上發文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武漢。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4月29日,中國外交部另外一名發言人華春瑩在Twitter上問:「為什麼不請美國專家去查明病毒最初何時在美國開始出現的呢?」

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5月1日同樣在Twitter上美國對美國進行質問:「美軍生物實驗室一度關閉停產,真相是什麼?美國率先啟動新冠疫苗人體試驗,這麼快是怎麼拿到毒株的?美國的海外生物實驗室到底在做什麼研究,為什麼從不向外界透露?」

當白宮在國際上不斷渲染「病毒來自中國武漢實驗室」這樣帶有陰謀論色彩的論斷時,北京對美國的質疑也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突顯此等未有明證的言論之無稽。

3月12日,安徽合肥,核酸檢測人員在檢視咽拭子核酸採樣管。(中新社)

科學界已有基本共識

美國與中國相互質疑,這是政治上的較量。但回歸到病毒本身,還是要看科學界的說法。世界衞生組織(WHO)已經多次強調,新冠病毒非人造。WHO衞生緊急項目技術主管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上周一稱,目前約15,000個完整的病毒基因序列都顯示新冠肺炎病毒並非人造。

至於特朗普政府說的手握「證據」一說,WHO衞生緊急項目負責人賴安(Michael Ryan)表示,WHO並未收到美方稱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相關證據。基於基因序列證據及WHO收到的所有意見,均表明病毒來源於自然界。

其實,早在2月,著名的醫學雜誌《刺針》(The Lancet)就發表了一封由27名國際知名的醫學、公共衞生專家發起聯合署名的公開聲明,強調各國科學家的多方論證顯示,新冠病毒的來源是野生動物。

3月18日,五位科學家在《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雜誌上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寫道:「由於我們在自然界相關的冠狀病毒中觀察到了新冠病毒的所有顯著特徵,包括優化的核糖核酸結合域(RBD)和多堿基裂解位點,我們認為任何類型的實驗室來源理論都是不可能的。」

「新冠病毒來源於自然界」這樣的觀點愈來愈成為科學界的共識。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病毒獵手」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多次表示新冠病毒與蝙蝠上發現的病毒非常相似,不太可能是生物合成,目前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病毒不小心從實驗室洩露。

英國雷丁大學生物科學學院病毒學家瓊斯(Ian Jones)也明確表示「病毒並不是來自武漢實驗室」。他說:「基因序列明確表明這是一種動物病毒,沒有發現人為改造的任何記號。毫無疑問,病毒來自動物。」

美國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主任勒杜克(James Le Duc)對《衛報》說:「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這種新病毒不是有意的基因工程的結果,而且幾乎可以肯定它起源於大自然,因為它與其他已知的與蝙蝠有關的冠狀病毒非常相似。」

甚至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也在4月8日刊登了一篇由英國劍橋大學遺傳學家福斯特博士(Dr. Peter Forster)及研究團隊的報告,指病毒有三個世系,而東亞多國、美國與歐洲多國的主流世系都不同。

各方猜測或長期揮之不去

在過去三四個月的時間裏,全球見識了新冠病毒的殺傷力之強,各國不得不封城,經濟陷入大面積停擺。嚴峻疫情之下,美國不斷拋出「病毒源起中國」言論,更是引發了外界對病毒源頭的興趣。在源頭尚未確定之前,任何說法,不論是看似嚴謹還是荒謬,都可能引發軒然大波。

平息爭議的最好方式就是找出源頭。「病毒起源」這一專業、科學的話題應該交由科學界來查證、回答。非專業人士無謂的猜測和指控沒有太大的意義,更多的是博人眼球而已。

但從疫情爆發到現在,甚至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來看,各種聳人聽聞的消息恐怕會有增無減。更糟糕的是,這一話題被政治裹挾,被不少政客拿來當作攻擊他人的工具,甚至演變成為了大國博弈的籌碼。一面是科學界相對理性的聲音,另一面則是政客信口開河的雜音,這就是疫情之下人們所面對的輿論生態與現實。

同時,人們要做好這樣的紛爭會長期化的準備。2003年爆發的沙士(SARS)疫情,其源頭直到2017年底才被證實。此次新冠病毒的源頭又會用多長時間才能確定?如果科學家又用十幾年的時間才能給出答案,病毒與謠言恐怕就要「如影隨形」了。

上文刊登於第213期《香港01》周報(2020年5月11日)《新冠疫情源頭的謬論與訛傳》。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