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吉林舒蘭封城 局部反彈下中國進入抗疫新常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4月29日起,內地每日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維持在22宗以下,然而近期似有局部反彈之勢。位於東北吉林省的舒蘭市,因在5月7日確診了一名新冠肺炎患者,進而導致至少31人受感染,意外成為內地疫情地圖裏最受關注的地方。同時,湖北武漢再度出現社區傳播,當局計劃為全市1000萬人口展開核酸檢測。這些地方的疫情為何會有反彈之勢?現今的狀況如何?內地的疫情會因此出現大幅反彈嗎?

舒蘭是吉林省吉林市的一個縣級市。5月7日,擁有62.8萬人口(2016年數字)的舒蘭出現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結束了吉林省73天無本地新增確診病例的紀錄。該名新增確診者是當地公安局一位45歲女洗衣工,住在舒蘭市北城街道供銷聯社住宅樓。據通報,她的丈夫、大姐、二姐、三姐及三姐夫皆在5月9日確診。

截至5月15日,由女洗衣工所導致的確診病例已達31宗,意味着該名洗衣工已成為了一個「超級傳播者」—按照世界衞生組織(WHO)的規定,把病毒傳染給十人以上的病人即為「超級傳播者」。

「超級傳播者」添憂慮

這位「超級傳播者」的關聯病例包括5月10日在遼寧省瀋陽確診的一名郝姓感染者,其於5月5日晚上8時左右從吉林市乘動車組列車抵達鄰省遼寧的省會瀋陽。這個確診病例說明源自小城舒蘭的疫情在很短時間內出現了跨省傳播的情況。

內地相關部門公布了郝姓感染者在確診前數天的活動軌迹,包括曾與同學在飯店聚餐、去過一家按摩店、在單位宿舍住了兩晚、在蘇家屯區華府丹郡社區住了一晚、在單位上班兩天,其間曾搭乘計程車、網約車等交通工具。據此,其所在班組62人、同宿舍樓217人,以及其他因工作和生活間接接觸的118人,總計397人被隔離觀察和檢測。

以常理推測,間接接觸會在多日內會以指數級放大,時隔數日的追蹤難免有所疏漏,應該還有部份間接接觸者沒有被囊括在內。

吉林市舒蘭市、豐滿區落實各項防控措施,強化生活物資供應保障工作,確保生活必需品供應充足、物價穩定。(新華社)

一名確診者產生至少數百名潛在感染者,目前尚且未知這些潛在感染者中有多少人已被感染,新冠病毒的傳播速度和巨大危險由此可見一斑。即使只有其中的少數密切接觸者染病,但從吉林跨省至遼寧的郝姓患者可能會成為另一「超級傳播者」。

針對東北地區的疫情狀況,舒蘭市風險等級在5月9日由低風險調整為中風險後,於次日再調整為高風險,從而成為目前內地唯一的高風險地區。舒蘭及其所在的吉林市都已採取了「封城」措施,城區內社區與鄉村都被封閉,僅留一個受到嚴格管控的出入通道,全市停止一切聚集活動。

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吉林省、吉林市均已派出了工作指導組前往舒蘭。在上月27日湖北省現存確診病例歸零後才返京的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於上周一至周三(5月11至13日)再度離京,並在東北黑龍江調研部署防疫措施。此前,孫春蘭在湖北一線駐守了足足三個月。

東北與湖北疫情反覆

舒蘭出現「超級傳播者」僅兩天後的5月9日,作為早前內地疫情重災區的湖北省再現新增本土確診個案,次日又出現5名新增確診個案,令該省連續35天無新增確診病例的紀錄終結,再度淪為抗疫戰場一線。

據悉,湖北省新增病例為武漢市一名89歲的重症病例,該患者曾於3月17日出現發熱、發冷等症狀,在家吃藥10天後症狀消失,4月15日出現食欲不佳、精神不佳症狀,5月7日和9日兩次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假設3月17日為其發病日子計起,該名病患可能有一個半月時間將新冠病毒傳播開去。根據武漢市衞健委的說法,新增的6宗個案均居住在武漢市東西湖區長青街三民社區,可見主要來源於既往的社區感染。

該名89歲患者是如何感染?已經傳染了多少人?未來會否導致更多人染病?目前這些問題還沒有準確答案。不論如何,武漢市已經如臨大敵,先是對該社區5,000人進行了核酸檢測,上周一更宣布將在全市開展全員核酸篩查。武漢市東西湖區風險等級亦由低風險調整為中風險。

武漢近期出現感染源不明的確診病例,官方隨後就宣布要在10天內展開全市全員病毒檢測。(中新社)

就目前來看,東北(包括黑龍江、吉林、遼寧三省)與湖北省兩個地區都出現了新冠疫情小規模爆發的苗頭,而且其時間點恰好都在5月上旬。而自5月7日以來,內地31個省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除東北和湖北外)都沒有發生本土新增個案,零星出現的新增個案—5月8日天津新增一宗,9日上海新增2宗,10日內蒙古新增7宗,11日內蒙古新增1宗,12日上海新增1宗—悉數為境外輸入個案。

事實上,東北與湖北近期新增個案的源頭亦不排除源自境外。東北地區鄰近俄羅斯,而俄羅斯目前累計已有25萬多人確診,且連續多日單日新增個案過萬。不過,在最終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不宜輕下結論。

5月7日確診的舒蘭洗衣女工無海外居住史、活動史,也沒有境外、重點省份返吉林人員的接觸史,故感染源頭至今未明。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首席專家吳尊友分析,洗衣女工未必就是源頭,舒蘭疫情可能與俄羅斯入境病例有關,也可能是這名洗衣工在洗衣時接觸公安制服而被感染。

吳尊友還表示,新冠肺炎遠比沙士(SARS)複雜,人們對它的認識還非常有限,防控也困難得多。

關鍵在應急防控機制

整體來看,內地爆發於去年底的那一波新冠疫情已經大體平息,但新冠病毒並沒有銷聲匿跡,中國境外疫情仍然處於近乎失控的狀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周四(5月14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表示,「當前全國疫情防控形勢總體是好的,同時境外疫情形勢嚴峻複雜,國內防範疫情反彈任務仍然艱巨繁重。」基於這一判斷,「外防輸入、內防反彈」是當前中國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兩個抓手。

可見,即使認可和盛讚中國抗擊疫情的表現,也不得不承認中國一直面臨着嚴峻挑戰、承受着巨大壓力,一旦有所鬆懈,疫情就可能出現反彈,如果不能迅速鎖定感染者和傳染管道以切斷傳播鏈,將重演早前疫情大規模爆發的過程。

這就需要建立一種「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常態化機制,以及迅速處理意外出現新感染者後的應急反應機制。這兩種機制客觀上都需要對社會成員進行常態化監控,以及以此為前提的精準追蹤和定位。在中國這樣人口眾多的國家,且正面臨復工復產和恢復生活秩序以保障基本生活的壓力,要做到這些並非易事。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問題是疫情爆發至今始終未有完全解決的,即新冠肺炎病毒仍有很多未知之謎,科學家至今都仍未十分清楚其來源、傳播途徑、潛伏期長度、發作原理等。這就意味着,類似中國東北和湖北所出現的疫情小幅度反彈情況不僅無法避免,今後可能還將多次出現。這將是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的新常態。

類似中國東北和湖北所出現的疫情小幅度反彈情況不僅無法避免,今後可能還將多次出現。(中新社)

當下最關鍵之處,在於一旦出現此類意外的局部疫情反彈後,能夠及時有效地作出反應,將其消滅在萌芽狀態。或許可以說,我們不需為東北與湖北的疫情出現反彈而太過恐慌,甚至可以視此為疫情進入新階段後的正常現象,真正值得警惕的是,後續的應急防控措施能否快速見效。

不論是東北舒蘭還是湖北武漢,疫情局部復發後都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採取了比去年底武漢新冠疫情初發時更為果斷有力的措施,並防止了疫情的大規模傳染。僅從公開數字看,舒蘭市5月7日出現新增確診個案後,截至5月11日,當地全面排查了2,005人;5月9日和10日,內地新增確診數字分別有14宗和17宗,但此後再度降至個位數, 5月11日至14日的新增個案分別只有1宗、7宗、3宗、4宗。

新冠肺炎疫情究竟始於何時何地,目前仍是一個有待繼續調查核實的科學問題,也是一個喧囂不止的爭議性問題。但從結果來看,可以確認的是,中國是第一個爆發疫情的國家,也是第一個扭轉本國疫情的國家。在疫情爆發之初、面臨未知困境的情況下,中國尚且能夠很快扭轉疫情,對於疫情大體平息後零星出現的局部反彈苗頭,相關應對機制和措施應該也會遊刃有餘。

上文刊登於第214期《香港01》周報(2020年5月18日)《吉林舒蘭封城 局部反彈下中國進入抗疫新常態》。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