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2020.觀察】中國軍費繼續上調 軍改之後能否一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因為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而被推遲兩月有餘的中國2020年全國兩會,終於在5月21日、22日召開。中國年度國防預算數字,一如既往是最受關注的兩會議題之一。不過,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2日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吿篇幅明顯短於往屆,未提中國GDP增速目標,也未提中國年度國防預算數字。

中國財政部當日發佈的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報吿卻顯示,中國軍費今年預計達12,680.05億元(人民幣,下同),增長6.6%。這一增速低於2018年的8.1%和2019年的7.5%,也是2011年以來首次降至7%以下。

5月22日,天安門廣場舉行升旗儀式。(新華社)

儘管遭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中國仍然維持國防預算較高增速,應該是着眼於當前所處的越發艱難的國際環境,適當增加國防預算以衝抵美國壓力、維護自身安全,同時適當下調國防預算增速應該存在紓解民生困境、保障經濟發展的考量。

中美軍事較量風險激增

5月21日晚,十三屆中國人大三次會議發言人張業遂被問及國防預算問題時,表示,「從世界範圍看,中國國防費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多年保持在1.3%左右,應該說大大低於2.6%的世界平均水平。如果與第一大軍費開支國相比,2019年中國國防費總量只相當於它的四分之一,人均只相當於它的十七分之一。每年國防預算都由全國人大審查批准。從2007年起,中國每年都向聯合國提交軍事開支報吿。」張業遂雖然沒有直接公開軍費數字,但是也為中國提高國防費預留了空間。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近幾年在中國全國兩會前已經多次提出大幅增加國防軍費、提高GDP佔比等相關訴求,5月18日在個人微博又一次不厭其煩地提及此事,並簡單羅列了三個理由,分別是中國經濟有望實現全年正增長、以美國為主的外部環境的嚴峻化趨勢、中國國防軍費佔比低於美俄印等國。

確實,與過去多年相比,中國的外部國際環境明顯惡化,其主要原因在於美國將中國視作主要的戰略競爭對手,以及隨之而來的一系列外交、軍事、貿易、科技、輿論等方面的全方位施壓。

綿延兩年有餘的貿易戰雖然按下「暫停鍵」,以中國華為公司為關鍵標靶的科技封鎖卻持續升級,此外還有時不時出現在中國周邊進行武力威懾的軍艦或軍機、多種方式操作中國台灣問題並加強美台聯繫,以及從對新疆反恐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媒體輿論攻勢。諸般做法展現了美方逐漸完成了以中國為打壓目標的國家動員,並且先行確立了一種戰略攻勢。

得益於遠超其他國家的軍事優勢,美國從未避諱着手於軍事領域的動作,以軍艦、軍機在中國周邊進行抵近觀察或在中國南海宣示所謂「航行自由」早已是國際社會見怪不怪的景象。

解放軍海軍第35批護航編隊起航赴亞丁灣。(新華社)

《多維新聞》此前曾分析稱,美國作為「冷戰」後全球唯一超級大國,其優勢是全方位的,但是相對於正在持續崛起的中國,其經濟優勢、科技優勢都已黯然失色,文化和輿論等「軟實力」也越來越不起作用,只有軍事優勢仍然令中國難以望其項背。因此,在未來中美關係的演進中,軍事較量很可能會被越來越多地擺到枱面上。例如,美方近期遲遲不響應俄羅斯的續簽《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動議,卻提出把中國拉入美俄軍控談判。

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被認為對本國武裝力量頗為看重,2019年3月曾向國會提交創紀錄的7500億美元國防預算。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在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範圍內迅速蔓延之際,啟動了全球撤僑的行動,客觀上減少了美國對外軍事行動的顧慮,甚至被認為是在做戰爭準備。

不可否認的是,面對中國持續不斷的崛起與趕超,美國「鷹派」已然當道。美國國內不論是經歷過「冷戰」的老一輩精英,還是在美國作為「冷戰」後唯一超級大國教育和宣傳下成長起來的政壇新鋭,越發焦慮甚至偏於狂躁,鼓吹中國軍事威脅,「麥卡錫主義」趨於高漲,由此勢將增加美國對軍事力量的倚重和投注,容易誘發戰爭冒險行為與挑釁動作,進而對中國造成實質性的軍事威脅。

今年2月,解放軍空軍第四次向武漢大規模空運醫療隊員和物資。(資料圖片)

自1949年中共建立全國性政權以來,中美兩國關係有過兩次明顯的低谷,一是20世紀50年代初朝鮮戰爭前後,二是1989年中國「六四事件」之後。而以目前的中美關係來看,似乎與第一次低谷越來越具有可比性。當時中國作為一個與美國明顯不同的新的地區性大國的出現,被美國視為嚴重的威脅,最終演變為一場發生在中國周邊國家的以常規性武器為作戰工具的局部戰爭。

當時中國的領導人毛澤東提出「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的說法,而這場戰爭很大程度上確立了中共以及中國的地位。如今中國臨近「民族復興」的關口,再度受到美國的強烈敵視和全方位施壓,中美兩國或許又需要在新的形勢下通過某種較量方式確立彼此的相互認知與相互關係。很多分析人士認為,中美兩國之間很有可能發生一次在特定時間段、以特定形式呈現的戰爭,兩國都須做好準備以免過於失控。其實,即使中國無意參戰,面對美方咄咄逼人的軍事威脅,也不得不有所備戰,而且必須確保不至於明顯落於下風。

但是以目前中國的軍事實力來看,能否與全球最強大的美軍一戰,尚有很多未知之數。

2月13日,一批增援武漢的軍隊醫護人員抵達武漢天河機場,隊員們口罩上貼著中國國旗。(資料圖片)

中國軍隊國防任務吃重

中國前一次參與的戰爭是30年前的中越戰爭,現代信息化戰爭更是從未一試,實戰能力存疑。相比之下,「冷戰」後美國在本土之外的作戰幾乎從未間斷,而且是很多場戰爭的發起者,積累了相當多的實戰經驗。

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中國軍隊經歷了一番劇烈的整頓與深刻的變革。包括兩位軍委前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在內的眾多高級將領被調查。國防和軍隊改革更是近乎脱胎換骨,形成了全新的管理與作戰體系。其中一些改革動向包括:2015年11月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召開,宣吿中國軍改正式開場;2016年1月,取代原七大軍區的戰區體制正式開始運作;2017年7月,新調整組建的軍事科學院等國防科研院校機構舉辦了成立大會;2018年11月,繼領導指揮體制改革、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兩場攻堅戰後,又開始第三場改革攻堅戰即軍事政策制度改革;2019年12月,中國軍方先行公開軍級以上軍官軍銜晉升相關方案,此後才將全面推開軍銜主導的軍官等級制度改革。

可見,中國國防和軍隊改革時至今日大體完成,但是仍未完全落幕。中國軍隊經歷如此廣泛而深刻的改革變動之後,是否已經形成了新的戰鬥力?對此,外界難以知曉。

與中國國防軍費關聯度較大的一項改革是從「有償服務」到「軍民融合」的轉變。在2018年6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與中央軍委辦公廳聯合印發《關於深入推進軍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2018年年底前全面停止軍隊一切有償服務活動」。此舉雖然切斷了軍隊易受外部腐蝕的途徑,客觀上也減少了軍費來源。而軍民融合的效益取決於軍民之間合作渠道的打造,以及社會和市場領域是否已經擁有了與之相匹配的產業體系,但這些都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建成的。

美國贏得「冷戰」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前蘇聯的經濟因為「軍備競賽」等問題被拖垮。如果中美兩國競相抬高本國軍費,或許也將轉入「軍備競賽」的危險軌道。不過,中國並非前蘇聯,甚至或以說,在某些方面美國比中國更像前蘇聯,更經不起「軍備競賽」的折騰。例如,中國是「世界工廠」,財政充裕,軍費佔GDP比例至今不足2%,而美國則受到產業空心化的困擾,財政赤字高漲,軍費支出居高不下。因此,擔心中國滑入「軍備競賽」可以說是為時尚早,與美國相比,中國軍費有着更高的提升空間。

另外,中國處於一片地緣政治比較複雜的區域,軍事壓力不僅來自美國,與日本、印度和一些東南亞國家之間存在領土糾紛,和平統一台灣的現實可能性幾乎為零。維持一個更具優勢的軍事存在,不論是為打仗還是備戰,不論是為常規戰爭還是核威懾,確實都有無可厚非的必要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