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國關係下的元首友情: 習近平特朗普久未通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指責中國是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發源地向中國索賠到「斷供」華為晶片、從因為「港版國安法」出台威脅要制裁中國到宣布6月16日起禁止中國航空公司客機進出美國……過去幾個月上午疫情衝擊波下,中美關係一冷再冷。兩國國家最高領導人是否還有溝通?

當地時間6月3日,一直號稱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是好朋友的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被媒體問到他與習近平的關係時,特朗普說:「有段時間沒跟他說過話了。以前的關係非常好。」奧巴馬時期主管中國政策的前白宮官員何瑞恩(Ryan Hass)日前稱,現在中美兩國關係是「建交以來最嚴峻的時候」,美國和中國處在一場「一山不容二虎」的鬥爭中。

距離2020美國大選只剩5個月時間,疫情加騷亂給特朗普是否能連任畫上問號。(美聯社)

疫情下互不理睬的昨日「之友」

習近平和特朗普最近一次通話應該是3月27日。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3月26日G20特別峰會,中美兩國同意擱置分歧。第二天,即3月27日,習近平「應約」同特朗普通電話。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報道稱,習近平「應詢詳細介紹了中方為打好疫情防控阻擊戰採取的舉措。」提倡「中美應該團結抗疫。」特朗普在自己的Twitter發文稱,與習近平進行良好對話,詳細討論有關已經於全球大部份地區蔓延的疫情。形容「中國經歷了巨大的困難,並從中對新冠病毒有了深刻的認識。」強調兩國正在緊密合作。

此後,因為美國疫情的持續擴大,中美關係持續轉冷。習特應該一直未有通話。特朗普5月13日在接受霍士商業頻道專訪時提出,對中國未能成功控制住新冠病毒暴發感到「非常失望」,一度揚言切斷與中國完整關係,可以幫助美方節省5,000億美元。當被主持人問到,是否已與習近平通話時,特朗普回答說,他與習近平的關係很好,但現在不想與後者談話。5月15日在前往戴維營度周末前接受採訪時,特朗普被問及為什麼不願與習近平談話時,特朗普稱,「現在就是不想與他談話。我們將看看很快會發生什麼」。

5月15日當天,美國商務部宣布限制中國高科技企業華為使用美國技術和軟件在國外設計和製造半導體。5月18日的世衛大會上,習近平作為中國國家元首承諾兩年內向國際援助20億美元支持抗疫,特朗普則指責世衛組織(WHO)是中國的發聲筒、拒絕出席世衛大會。所以這兩位國家元首未能在世衛大會上見面。

2019年,習近平和特朗普在大阪會面。(資料圖片)

在1月20日中國官方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人傳人」並隨後在第三天(1月23日)封閉疫情發源地武漢之後,美國曾一度讚賞中國的疫情防控。2月7日,習、特二人通電話時氣氛尚且很友好,據新華社報道,當時習近平稱「我讚賞總統先生多次積極評價中方防控工作,感謝美國社會各界提供物資捐助。」特朗普則稱讚,「中方在極短時間內就建成專門的收治醫院,令人印象深刻,這充分展示了中方出色的組織和應對能力。」

3月中旬,美國疫情爆發速度增加,每日新增數據出現跳躍式增長,從3月6日當天新增110例開始,到3月18日新增1823例,3月21日新增5,357,累計19,624,然後美國疫情進入幾乎每日新增都過萬的狀態至今。自此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開始轉變。3月22日的白宮例行記者會上,特朗普稱,因為中國不配合且沒有及早分享關於2019冠狀病毒疫情的信息,令他對中國有些不滿。「他們之前就應該吿知我們。」特朗普也表示:「實話說……雖然我喜歡習主席,也很尊敬和欣賞中國,但我對中國還是有些不滿。」

曾經不離口的「永遠的朋友」

曾經,特朗普言必稱「和習近平是朋友」。他甚至發推文稱:「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將是我永遠的朋友。」 不惜在多個場合強調他和習近平的「朋友」關係。

+13
+12
+11

2017年4月,第一次習特會在特朗普佛羅里達豪奢的私人莊園舉行時,特朗普得意洋洋地對外宣吿他與習近平之間的「友情」:「與習近平有良好的化學反應,與其私人關係不同凡響」。自此,特朗普一直稱習近平為「好朋友」。兩人如果有通話,特朗普會在推特上稱與「好朋友習主席通了話」。兩人雙邊會談時,特朗普也會強調自己很珍視與習近平的友誼。在公開採訪中,特朗普也毫不掩飾地稱「習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2018年開始,特朗普對中國發動了貿易戰。不過他認為這並不影響他與習近平的友誼。依然多次公開說習近平是自己「很好的朋友(very good friend of mine)」2018年4月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發誓:「無論我們在貿易上會出現何種紛爭,習近平主席和我將永遠是朋友」。2018年5月,特朗普提前對外預吿與習通話,稱自己將與「我的朋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

讓人覺得嘀笑皆非的是,這個時期甚至白宮發表的特朗普有關中美貿易的聲明,都會強調一下特習友誼對美國、對特朗普有多重要。就連談及中美貿易逆差大,特朗普也要堅持對外宣稱:「不怪習主席」,要怪就怪(美國)以前的領導人任由這種情況出現。

對於特朗普如此熱烈的「深情厚誼」,習近平一直沒有對等的回應。2019年1月31日下午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的現場中美貿易談判現場視頻顯示,習近平囑託中國副總理劉鶴捎給特朗普的信裏說:「我覺得我們已經相識甚久,第一次會面就是這樣的感受。我珍視和您建立的友好工作關係和友情關係。我們的會晤、電話,我都很愉快。」其中似乎包含了常見的「一見如故」式中國客套,和接觸不深、友情不知該從何談起的一點無奈。

2019年6月,習近平在俄羅斯和普京把酒言歡,期間曾提及「我的朋友特朗普總統」。(AP)

直到2019年6月習近平在聖彼得堡參加國際經濟論壇。此前3天,習近平接受俄羅斯媒體聯合採訪時稱俄羅斯總統普京為「我最好的知心朋友」。6月7日的論壇現場,習近平說:「我們和美國雖然現在有一些貿易摩擦,但中國和美國現在已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也很難設想中美全部割裂開。我想,那種情況不僅我不願意看到的,我們的美國朋友也不會希望看到。我的朋友特朗普總統,我相信他也不願意看到。」這似乎是習近平第一次在公開場合稱特朗普為好朋友。

褪色的「友情」

不過世界上哪有什麼「永遠」,更多的是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更何況代表國家利益的國家領導人呢。所以很快,在國際利益的衝突下,習特「友情」急劇褪色。

2019年7月16日白宮的一場活動上,特朗普表示他和習近平的關係不比從前。這位美國總統說:「我們不再像以往那樣親密。然而為了我的國家,我必須這樣做。他為中國考慮,我為美國,人生就是這樣。」

特朗普2019年8月23日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我唯一的問題是,誰是我們更大的敵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還是習主席?」這是特朗普首次質疑與習近平的友誼。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2019年8月25日稱:「特朗普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金融和貿易方面已經成為敵人。」

+2

不過即便到了這個時候,特朗普也沒脱離其不靠譜的「反覆」特徵。在把習近平稱為「敵人」3天之後,即2019年8月26日談到習近平時,特朗普又稱習是「偉大的領導人(a great leader)」、「睿智之人(a brilliant man )」。

2020年1月中美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特朗普1月22日在出席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間隙接受美媒霍士商業頻道採訪時說,他與習近平「相處融洽(getting along)」,但如果中方違反貿易承諾,他將不惜終止第一階段的美中貿易協議,並「徵收鉅額關税」。

對於特朗普的這種言行風格,《紐約時報》曾提到他1987年出版回憶錄兼商業攻略手冊《特朗普:交易的藝術》(Trump: The Art of the Deal),該報稱,在這本自傳中,特朗普解釋了他如何通過奉承、連續打擊、哄騙及虛張聲勢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紐約時報》認為特朗普似乎希望用同樣的策略來對付中國。

但是如今,中美關係更加糟糕。美國大面積發現新冠肺炎疫情病例前,中美已經開打曠日持久、影響深遠的貿易戰;近期動向則顯示,雙方在一些新、老「戰場」頻頻交惡——比如對台軍售、港版國安法、新疆問題以及高科技領域爭端等等。

就在中國2020年全國兩會開幕前不要24小時,白宮推出一份長達16頁的《美國對華戰略方針》。報吿稱「中共不斷擴大利用經濟、政治和軍事力量迫使民族國家默許,損害了美國的重大利益,損害了世界各國和人民的主權和尊嚴。」字裏行間透露出白宮對中國未能按照其設想完成國內政治經濟轉型的失望與不滿,不加掩飾其對華的強硬與遏華的急迫。5月24日的中國全國兩會上,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明確提出「新冷戰」說,指責美國一些政治勢力正將中美關係推向新冷戰。

無論特朗普和習近平如何表述他們之間的「友情」,語言表述背後都無法脱離中美兩國戰略關係的大背景。在兩國利益衝突的影響之下,特朗普和習近平「有段時間沒說過話了」並不令人意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