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從近乎封城到疫情受控  北京第二波爆發進入非常時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56天無本地新增確診病例後,北京出現新冠肺炎疫情反彈,從6月11日爆發疫情以來,截至6月21日已累計報告236宗本土確診病例。作為承載兩千多萬人口的中國首都,北京的第二波疫情讓許多人一時手足無措,好在北京政府反應迅速,在疫情爆發初段已嚴密控制,避免成為「第二個武漢」。上周四(6月18日),中國疾控中心專家明確表示疫情受控,北京用七天時間打了一場新冠疫情狙擊戰。

6月10日,家住西城區月壇街道西便門東大街唐某某在發現自己出現發熱症狀之後,帶上口罩,騎着自行車來到北京地壇醫院,通過樣本核酸檢測,唐某某被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該病例的出現,打破了北京連續56天無本地報告新增確診病例的狀態。

6月11日至今,北京出現兩百多宗確診病例,但中國疾控中心專家表示,北京疫情受控,相信病例會愈來愈少。(美聯社)

「一夜成名」的新發地

在專家的流行病學調查中,唐某某清楚回憶起了5月30日以來自己在北京去過的所有地方,特別是準確描述了6月3日去新發地市場購買海鮮並短暫停留這件事,這為專家將此次疫情的源頭鎖定在新發地市場起到了重要作用。新發地市場一夜間舉國矚目。

其實,成立於1988年的新發地可謂北京的「菜籃子」、「果籃子」,是北京乃至亞洲交易規模最大的專業農產品批發市場。隨着6月12日報告的6宗確診病例均與新發地市場有關,北京市政府即刻對該市場進行採樣檢測。經檢測,在市場從業人員及環境中均檢出新冠病毒核酸陽性。隨後,北京市政府於6月13日發出公告,宣布新發地市場暫時休市。新發地這個本是黎明之前北京最熱鬧的地方,被按下了暫停鍵。

同一天,北京市政府根據唐某某提供的此前兩周接觸的一份38人名單,結合大數據分析,對新發地市場等出現疫情的市場人員、周邊社區居民、社區「敲門行動」中主動報告有關接觸史的人員及全市各農貿市場工作人員約35.6萬人進行核酸檢測。

北京全市社區防控進入戰時狀態。(中新社)

首都啟動戰時狀態

北京出現首宗新確診病例後,市政府就嚴陣以待。6月11日,市委書記蔡奇在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第六十六次會議上,作出「從嚴從快開展病例流調溯源」,「時刻保持戰時狀態」的嚴厲表態。

6月12日,北京確診病例再增6宗。6月13日,確診數據繼續攀升,當天有36例確診。同日,北京豐台區啟動戰時機制,成立現場指揮部,並對新發地市場及周邊社區採取封閉管理措施。北京豐台區代區長初軍威6月13日表示,豐台區已對新發地市場及周邊11個社區採取封閉管理措施,市場周邊三所小學、六所幼稚園已返校的班級立即停課。在當天舉行的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第六十八次會議上,蔡奇表示「北京已進入非常時期」。

6月14至15日,北京又有63宗確診。從6月11至15日24時,累計確診病例達106宗,形勢似乎愈來愈嚴峻。上周二(6月16日),蔡奇所作「非常時期」、「背水一戰」的表態,讓北京政府做出了近乎封城的規定—新發地批發市場周邊以及受波及的玉泉東市場周邊共21個社區實行封閉式管理,安排人員24小時值班。

當局又禁止染病高風險的重點人員離開北京,一度取消近七成航班。大型活動、學生復課也全部叫停,同時恢復體溫檢測,並暫停開放文化、娛樂等室內活動場所;豐台、門頭溝、大興三區更進入「戰時狀態」;全市已有23個街道及鄉鎮被列為疫情中高風險區。北京市官員並表示,經清查,5月30日以來曾前往疫情起源的新發地批發市場者約有近20萬人。目前全北京正安排以社區為單位的檢測,以找出可能的感染者。

6月16日晚,北京應急響應級別由三級提升到二級。受疫情影響,北京進出港航班數量大幅下降。圖為6月17日的北京首都機場。(美聯社)

6月16日甚至出現了北京疫情發布會推遲兩小時召開的罕見情況,一度讓民眾猜疑紛紛。當天,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陳蓓表示,北京市應急響應級別即時由三級調至二級,而且嚴格實施進出京管控,境外入京人員則全部集中觀察核酸檢測,中高風險街鄉、新發地市場相關人員禁止出京,非必要不出京,確需出京者離京時必須持有七日內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有疫情防控工作人員對外透露,官方一再將發布會時間向後推遲,是在對疫情防控形勢進行研究,最終確定正式提高應急響應級別。而在實際執行中,官方下達各級單位的命令是「二級響應,一級行動」。

儘管北京政府後來澄清,對出京作嚴格管理並不意味着封城,但疫情的「反撲」顯然讓北京政府高度緊張。好在嚴格的管理措施換來確診病例的下降,6月16日、17日、18日,確診數據平穩,分別為31宗、21宗、25宗。6月18日,在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25場新聞發布會上,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表示,北京疫情已經控制住。

雖然疾控專家表示三文魚並非新冠病毒的宿主或中間宿主,但各超市仍將三文魚相關貨品下架。(資料圖片)

爭議中的三文魚「病源」

目前北京疫情得到控制,但疫情最初傳染源仍是一個謎團。雖然西城大爺唐某某是此次北京疫情中首位確診病例,但疾控專家指出「在他之前可能會有更早的病例」,需要進一步「追本溯源」。

根據北京現有流行病學調查,病毒到底是通過被感染的物品進入北京,還是由已感染的患者帶進北京,還沒有準確答案,但三文魚卻深受疫情波及。上周四,挪威海產局相關負責人接受內地媒體採訪時表示,上周(6月8至14日),挪威冰鮮整條三文魚對中國出口量為240噸,同期相比下跌34%。

三文魚是如何一步步淪為這場疫情的「犧牲品」的呢?

6月13日,在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14場新聞發布會上,北京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介紹,北京出現的7宗確診病例中,有「6宗病例近兩周無出京史,無境外人員、湖北人員接觸史」。經流行病學調查,這些病例均有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活動史,檢測人員採集確診病例相關的環境標本中有核酸檢測陽性報告。

而在6月12日晚,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董事長張玉璽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相關部門抽檢時從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而其他的牛羊肉、豬肉、蔬菜、水果及相關設施中暫未發現新冠病毒。

北京疫情反彈的起點是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中新社)

一時間舉國惶恐,三文魚成為眾矢之的。北京的主要超市,如超市發、物美、家樂福,連夜下架全部三文魚;6月13日,四川成都農產品中心批發市場全面下架三文魚;浙江杭州市監局也在同日迅速展開對大型超市三文魚銷售情況排查。不僅如此,根據路透社報道,挪威食品安全部門表示6月14日挪威三文魚生產商的對華出口訂單被取消。6月15日,各個挪威三文魚養殖公司股價曾一度下跌。

雖然三文魚尚未被中國官方或專家定性為疫情源頭,但因疫情源頭而引發的慘案卻實實在在發生在三文魚身上。隨着中疾控專家出面釋疑,三文魚才得以洗脫「罪名」。6月16日晚,中國疾控中心專家施國慶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沒有證據表明三文魚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中間宿主。施國慶還稱,在這次新發地聚集性疫情相關的被污染場所,確實發現三文魚有被污染的情況,但是進入到污染場所之前的三文魚,並沒有檢測出新冠肺炎病毒。

如果不是三文魚,那零號傳染源到底是什麼?北京疫情又是如何被一步步引爆的?雖然這個答案仍未被揭曉,但也有不少業內人士給出了自己的分析和判斷。

有專家稱,國內可能有一條隱性的人傳人傳播鏈,傳播性不強,且輕症感染者容易自癒,但經過全國各地物流、人流匯集的新發地「擴大」後,病毒污染市場再傳人,形成規模性暴發。

也有專家認為,這次的新冠病毒如果是3、4月份就已存在的歐洲新冠病毒譜系,不可能在貨物上存在那麼久,6月份銷售的三文魚也不可能3、4月就從國外運來。因此,專家分析,新發地應該是近期才被污染,病毒可能經由此前已存在的「隱性傳播鏈」(即無症狀感染者、輕症自愈者等)傳播至新發地,進而爆發。

真相如何目前仍然莫衷一是,爭議不斷。正如很多學者對此次北京疫情的解讀,在全球疫情尚未受控的情況下,疫情在一些城市的小規模爆發純屬正常,又因此前豐富的疫情防控經驗,像曾經武漢那樣大規模爆發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地方政府及民眾需要正確看待,毋須過度恐慌,但也不能掉以輕心。

上文刊登於第219期《香港01》周報(2020年6月22日)《從近乎封城到「疫情受控」  北京第二波爆發進入「非常時期」》。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