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破國民黨兩岸論述】齊反一國兩制? 拿香跟拜戰術必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國民黨改革委員會6月19日提出兩岸論述調整「建議案」,建議國民黨以「四大支柱」建構和平穩定的「台海新關係」,首要就是「堅持中華民國主權」、「拒絕一國兩制」。隨即引發國民黨內部「雜音」,聚焦在大老與青壯派對「九二共識」的「價值」是否依舊存在的爭論。

大老們憂心「一中各表」的「創造性模糊」不再,兩岸共同政治基礎流失,不僅難再務實協商,背向而行的「現狀」一旦固化,「和平統一」無望,台海動盪勢將成為「新常態」;相反的,青壯派則更在意「新論述」能否將國民黨的兩岸立場「清晰化」,足以讓國民黨撕下「親中」標籤,以響應「主流民意」,避免2022年九合一選舉全面潰敗。

2015年兩岸領導人在新加坡會面的「習馬會」,奠基於「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上。(新華社)

「堅持中華民國主權」及「拒絕一國兩制」明顯是由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等青壯派主導,在選舉思維下產生的「兩岸新論述」,面對因為「港版國安法」生效引發「民主陣營國家」對北京設障的「當前情勢」及對「統一」疑懼更甚台灣「主流民意」來說,更顯得「政治正確」。

不過,縱使國民黨的「新論述」建議案置於當前顯得政治正確,從選舉思維角度切入,國民黨想藉此擺脱「統獨」糾纏,轉而專心在內政、經濟領域爭取台灣人民信任,短期希望2022年九合一選舉時不致潰敗,長期追求重返執政的總目標,未必都能如願,反之,國民黨還可能因此失去存在價值,淪為評論家口中的「小綠」,甚至因此走入歷史。

反對一國 還是反對兩制

首先,必須嚴肅指出來,如果國民黨將「拒絕一國兩制」視為政治正確,甚至是「新論述」必須達成的「戰略目標」,無疑是「自宮」的第一步。何以故?因為國民黨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釐清「一國」究竟是什麼?台灣民眾認知的「一國」又是什麼?台灣社會反對的是「一國」?還是「兩制」?

「新論述」在江啟臣主導下,要求北京承認「中華民國主權存在」,站隊「兩岸不同國」。(中央社)

在不預設立場的開放性討論中,兩岸關係中「各自表述」的「一國」,至少會出現四種情況,分別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中國屋頂下並存的兩岸政治實體以及兩岸政府協商共組新中國。對台灣人民來說,絕對無法接受的顯然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絕對想要維持的則是中華民國,其他兩種情況,只要能夠保障現有民主、自由生活方式及兩岸和平現狀不變,相信多數台灣人願意抱持開放性態度。

國民黨其實清楚台灣民眾要的是民主自由制度不變、兩岸和平能夠長久不變,反對與抗拒的是「威權體制」及兩岸戰火再起,要達成這個目的,維持兩岸善意與互動成了必然要求。

然而,國民黨在「新論述」中,為了向「九二共識」吿別,不僅捨棄了「各自表述」的「創造性」模糊,抹滅了「一國」的各種可能性,武斷的留下「堅持中華民國主權」,也將「九二共識」中內涵的「善意」一掃而空,也讓「新論述」中表示「願為兩岸和平盡一切努力」成為侈言空談。

國民黨在「新論述」中,為了向「九二共識」吿別,不僅捨棄了「各自表述」的「創造性」模糊,抹滅了「一國」的各種可能性。(中央社)

其次,國民黨為了撕下「中共同路人」標籤,選擇「兩岸不同國」、「拒絕一國兩制」的強硬路線,就選舉的策略與打選戰的戰術來說也是不智的。

為何?對台灣人民來說,「兩岸不同國」的言論高地早已被綠營佔據,蔡英文更是「兩岸特殊國與國」論述的起草人之一,國民黨為了選舉考慮迎合「當前民意」披上綠色外套,終究遮掩不了外套下的「中國」底色,想就此說服民眾在短時間內相信國民黨「幡然悔悟」,未免過於天真。

此外,2019年年初習近平發表「習五點」、倡議「兩制台灣方案」時,蔡英文以「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回嗆北京,既毒化「九二共識」也搶到了「拒絕一國兩制」話語權,國民黨此時再來說「一國兩制從來就不是國民黨的選項」、「從蔣經國時代就拒絕一國兩制」,有多少人會相信國民黨不是「拿香跟拜」,又有多少人會相信國民黨真的能做得到「拒絕一國」?

兩岸軍機在台海上空「接觸」漸多,「擦槍走火」導致兵兇戰危的機率也會提高。(台灣國防部)

汪道涵的智慧

已故的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1997年11月與新黨大老許歷農會面,曾對兩岸關係中的「一國」如何達成,有精闢的見解。

汪道涵當時以英語的「現在式」、「未來式」「現在進行式」來描述複雜的兩岸關係及追求「一國」的困難。汪道涵說一個中國不是「現在式」,因為目前很困難,也不是「未來式」,因為可望不可即,因此,為何不用「現在進行式」,也就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他進而指出,「一個中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而是兩岸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所謂一個中國,應是一個尚未統一的中國,共同邁向統一的中國」。

誠哉斯言。

說到底,國民黨自2008年至今的成功與崩壞,關鍵都是如何論述兩岸關係中的「一國」,「各自表述」的「創造性模糊」開啟了兩岸官方交流,讓「兩岸和平」成真,卻宥於「選舉考慮」,殆於充實「一國」的種種可能及帶領各種討論,才讓習近平以「習五點」啟動「兩岸統一進程」喪失主動,又因「香港騷亂」、中美對抗及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等影響,讓蔡英文不斷撿槍迎來潰敗。

針對近日國民黨內對九二共識的討論,馬英九(中)7月5日下午出席活動時表示,要反對請提出可行替代方案,他也鄭重呼籲陸方,要主張九二共識是定海神針,就必須要是完整的九二共識、要有一中各表,若沒有各表、就沒有一中。(中央社)

就長遠計,國民黨「新論述」必須將「兩岸和平」當成「戰略目標」,參酌汪道涵的智慧,加大力度建構「一國」的種種可能及利弊得失,一步一腳印的搶回兩岸關係的主動性與話語權,重新爭取台灣人民信任並因此取回執政權才是正辦。

國民黨若參不透這一點,只為避免2022年選舉失敗,依舊在「選舉考慮下」思考,定案的「新論述」仍舊站隊「兩岸不同國」,跟喊「拒絕一國兩制」,卻殆於充實「一國」、侈談「兩制」與「一制」的區別與善意。果真如此的話,國民黨被視為「小綠」,重蹈2020大敗覆轍自不待言,更嚴重的是,《中華民國憲法暨憲法增修條文》中的「為因應國家統一前」的「一國」意涵將因此失去支撐,「中華民國」無所依附,「和平統一」無望,兩岸地動山搖也就不遠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