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西太平洋 被推上火線的中國海軍航空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月29日,美軍一架P-8A海上巡邏機從台灣南部海域進入中國南海地區後折返,最近距離中國廣東海岸僅有52.11海里(約96公里)。當天還有一架KC-135R空中加油機現身此地,向西飛行一段距離後折返。

「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劃」平台發布美軍軍機的飛行路線圖。(Twiiter@SCS_PI)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7月28日表示,根據公開報道,今年上半年,美軍機在南海活動多達2,000多次。本月15日至28日,美國軍機已連續12天的近南海偵查。如果再加上7月29日,則是連續13天。另有「南海戰略態勢感知」7月27日提供的數據顯示,當月進入南海上空的大型偵察機已超過60架次。

與此同時,中國軍機在其周邊區域的飛行頻率也不容低估。其中相當一部分是為應對美軍機而起飛警吿、監視或驅離,還有一部分是作為中國國防實力提升之後拿得出手的武裝力量,正在積極展現和拓展中國的軍事張力。如7月30日中國國防部透露,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近期組織轟-6G、轟-6J等新型戰機在南海有關海域開展晝夜間高強度訓練。

在中國龐大軍事體系里人數、裝備並不顯山露水的海軍航空兵,正在中美兩軍角力前沿的西太平洋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其與中國空軍共同構成的空中軍事力量,成為中國拓展軍事張力的重要支撐。

引人矚目的中國海軍航空兵

除了中美軍機頻頻爭鋒的南海之外,中國東部也是一片地緣政治複雜且敏感的海域,位於中國大陸、台灣地區、日本和美國勢力之間,其間有中日相爭的釣魚島(日稱尖閣諸島)。日本沖繩縣部署的美國空軍嘉手納基地,被美軍稱為「太平洋的基石」。中國軍機在該區域的存在感近年明顯增強。

+2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近期報道,從2019年3月到2020年3月,日本航空自衛隊總共緊急出動947次,其中大多數情況是為應對中國戰機。現任日本航空自衛隊第204戰術飛行中隊指揮官的城田孝道透露,「在過去十年,航空自衛隊針對侵犯領空事件的緊急行動迅速增加,尤其是在日本西南方向空域。」「日本自衛隊每年大約70%的緊急出動都是在這一區域進行的。」

2020年3月,日本防衛省公布的一張中俄戰機飛行路線圖顯示,用紅色標出的中國戰機航線軌迹鋪海了東海上空。

就職于格裏菲斯亞洲研究所的分析師彼得·萊頓(Peter Layton)曾是澳洲皇家空軍飛行員,他在2019年曾發佈一篇評論文章稱,「自2016年以來,日本自衛隊通常在每次緊急起飛時出動4架戰鬥機。」「這些日常頻繁的緊急起飛任務正在逐漸耗盡日本的F-15J機群,令人擔憂的是中國擁有的戰鬥機數量是日本自衛隊的6倍,只要中國認為合適,就可能進一步加大飛行力度。日本F-15J機隊的服役年限現在幾乎取決於中國。」

日本航空自衛隊約有70%攔截任務都在西南方向空域執行,這些區域包括釣魚島(日稱尖閣諸島)。(資料圖片)

相比於美國軍機主動趨近巡視和偵察時的被動應對,中國軍機在面向日本方面的主動而為,更能展現當前中國空中軍事力量的實力。

這些飛臨海上的中國軍機,其中大部分應該是屬於海軍航空兵。據悉,海軍航空兵隸屬於中國海軍,現有人員約25,000名、各種飛機近600架,例如殲擊機、殲擊轟炸機、轟炸機、反潛機、預警機、電戰機、直升機等多種機型。其規模已然十分可觀,但是在中國軍事體系裏卻並不顯山露水。

據悉,截至2020年,中國空軍共有398,000多名人員與5,200多架軍用飛機。在近年一些公開排名中,美國空軍無一例外被位居第一,而長期被置於俄羅斯空軍之下的中國空軍漸有「坐三望二」之勢。隨着中國第五代戰鬥機殲-20從2017年開始入列,以及中國空軍裝備快節奏的迭代更新,中國空軍未來發展形勢更顯可觀。

由於殲-20數量較少,仍以本土防禦為主,目前似乎尚未列裝海軍航空兵。但在海軍航空兵任務越發吃重的時代背景下,殲-20的列裝和戰鬥力投注料將是大勢所趨。如中國航空母艦的相繼投入,就將大幅抬升海軍航空兵的整體實力。

解放軍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旅在南海海域展開實彈射擊訓練,點擊大圖:

海軍航空兵角色吃重

由於中美戰略關係越發緊張,兩國在西太平洋區域的軍事較量也正趨於頻繁,海軍航空兵在中國軍事體系中正在扮演起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以目前形勢來看,中美兩國在軍事層面較量的烈度有明顯增加,但仍然在相對可控的範圍之內。自朝鮮戰爭後,中美兩國陸軍再未發生過直接軍事衝突。中美兩國均是大國,各自陸軍進入對方國土進行戰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雖然都是擁核國家,但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也幾乎為零。

中國海軍儘管如「下餃子」般入列了大批現代軍艦,新近更添加了兩艘航空母艦,整體實力仍然遠遜於美國。軍艦、潛艇貿然出港可能不僅無利於展示國威,反而可能使得自身陷於尷尬危險的境地。在這種情況下,海軍航空兵將當仁不讓地承擔起警戒、監視、驅逐,甚至「短兵相接」的主要角色。這應該也是近期中美兩國軍機在中國近海都明顯趨於活躍的原因所在。

這也意味着,中美兩國軍機對峙交鋒,甚至擦槍走火的風險大增。事實上,兩國曆史上發生過一次軍機相撞事件。

2001年4月1日,美國海軍EP-3型偵察機從嘉手納空軍基地起飛後,進入中國海南島專屬經濟區上空。中國海軍航空兵派出兩架殲-8II升空監視和攔截。在海南島東南70海里(110公里)上空,中國一架軍機與美軍偵察機相撞。中國飛行員王偉跳傘後下落不明,後被確認犧牲。美軍機因受損嚴重,在未得到中國許可的情況下降落於海南島陵水機場。被中方俘虜的美軍飛行員沙恩·奧斯本(Shane Osborn)事後被美軍以「精湛的飛行技巧和勇氣」授予飛行優異十字勛章。

+3
+2

此事導致中美之間出現一場嚴重的外交風波。時至今日,中國社會上仍有對飛行員王偉的非官方紀念和緬懷活動。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中國軍改後,在「軍種主建,戰區主戰」的新模式下,空軍與海軍航空兵的區隔被打通,都將在本部戰區的統一指揮下參與軍事行動,雙方合作有望進一步提升中國對空域的掌握力度。

中國沿海四個戰區的空軍機關都駐紮在內陸近海位置。其中,北部戰區空軍機關駐紮瀋陽,中部戰區空軍機關駐紮北京,東部戰區空軍機關駐紮南京,南部戰區空軍機關駐紮廣州。如此佈局進退有據,可守可攻,既有助於拱衛中國近海安全,拒止外部侵入,也有助於拓展中國軍事張力,維護海上權益。

2020年7月23日,也即當年中國「八一建軍節」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吉林省視察時,特意前往空軍航空航天大學。這校的前身是1946年中共創辦的第一所航空學校——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習近平表示,「要着眼空軍轉型建設全局」,「緊跟世界新軍事革命發展趨勢」。引起注意的還有習近平在視察無人機實驗室時所稱,「無人作戰正在深刻改變戰爭面貌」,「要加強無人作戰研究」。

2018年6月,習近平視察北部戰區時,曾特意前往某潛艇部隊,觀察其訓練情況,提出「推進海軍航空兵轉型建設」。這些迹象顯示出中國高層對空中軍事力量的重視和倚重,並且習近平此行可能在中國空軍和海軍航空兵發展歷史上有節點性意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