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武漢病毒研究所罕見對美曝光 是否為時已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12月中國首次確診一名本土感染新冠病毒(SARS-CoV-2)的患者,正式揭開了一場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公開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8月12日,全球已有2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超過2,000萬人確診,逾73.9萬人因病去世。受到疫情重創的各個國家,同時出現了一個疑問:新冠病毒究竟從何而來?

作為最先拉開人類與疫情大戰序幕的中國,成為了嫌疑最重的國家。中國疫情「震中」武漢市的一個病毒研究所,更被很多人視為新冠病毒之源。相關爭論一直持續至今,令中國長期承受巨大的國際政治壓力與輿論壓力。

2020年8月7日,武漢病毒研究所首次接受中國境外新聞機構實地察看和採訪,無疑是中國方面對外界疑問的一次回應,也是配合病毒溯源問題的必要之舉。

不過,當前距離中國確診本國首名新冠病毒感染者已過9個月時間,中國被質疑為病毒之源並受到指責也已歷時半年之多。作為全球輿情風暴中心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此時才對外回應,是否為時已晚?

神秘的武漢病毒研究所

成立於1956年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全稱為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中國政府成立的首批此類實驗室之一,目前也是中國唯一的P4生物安全實驗室所在地。根據傳染病原的傳染性和危害性,國際上將生物安全實驗室分為P1、P2、P3和P4四個生物安全等級。所謂的P4實驗室,是目前人類所擁有生物安全等級最高的實驗室,被譽為病毒學研究領域的「航空母艦」。武漢病毒研究所據稱能夠處理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是專業從事病毒學基礎研究及相關技術創新的綜合性研究機構。這也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此番被捲入傳聞旋渦的最核心原因。

此次前往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媒體是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訪問時間較長,約有5個小時,參觀該研究所內的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即P4實驗室),並且分別專訪了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和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院長袁志明約50分鐘。

這家媒體在8月10日發表了長篇報道《探訪對尋找冠狀病毒起源至關重要的中國實驗室》(原英文標題為「Inside the Chinese lab central to the search for the coronavirus' origin」),視頻展示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些內部場景,在中國媒體輿論中得到積累反饋,被認為立場客觀、內容全面。例如,該報道稱「武漢研究所及其科學家已成為激烈的猜測和陰謀論的焦點,其中有些是源自白宮」,並且引用了紐約一家致力於研究和預防流行病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的話稱,「在我看來,他們如此迅速地公布病毒序列的事實,說明並沒有試圖掩蓋什麼」,「說病毒從實驗室逃逸毫無證據」。

王延軼與袁志明的說法在報道中得以大篇幅呈現。王延軼表示,「不幸的是,我們已被指定為該病毒起源的替罪羊。在進行研究和相關工作以對抗病毒的同時遭到無端或惡意的指控,任何人都不可避免地會感到非常生氣或被誤解。」袁志明則說,「我曾多次強調,是在12月30日,我們才接觸到從醫院送來的疑似SARS或不明原因肺炎的樣本。在那之前我們沒有遇到過新型冠狀病毒,而沒有這種病毒,就不可能從實驗室中泄漏出來。」

值得一提的是,在武漢研究所陷入全球輿情風暴後不久,該所所長王延軼也在中國國內輿論場中受到爭議。出生於1981年的王延軼2018年獲任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之職,掌管中國唯一的P4實驗室,當時年僅37歲。民間多有認為她的資歷未必足夠,甚至有猜測其中可能牽扯學術腐敗。

在兩個多月前的2020年5月下旬,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曾有過一個對王延軼的專訪報道,否認了「新冠病毒源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說法。不過,此時距離中國確診首個本國病例也已過半年之久。在這段時間裏,一些西方政客和媒體一次又一次喊出「中國病毒」、「武漢病毒」稱呼。

2020年5月國際社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發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63%的受訪民眾認為中國沒有將疫情處理好,高達84%的受訪美國人不信任中國政府提供的疫情資訊,其中49%表示「完全不信任」。

遲到的公開

2020年6月中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傅瑩在一篇剖析當下中美關係萬字長文裏提出,「打輿論戰需要設計一個簡單清晰、能直擊人心的主題詞,然後通過多角度推導和多敘事渲染,形成壓倒性的輿論潮。從一段時間以來美強硬勢力人物的表現和表態,基本可以看出對華輿論戰的軌迹,關鍵詞就是『中國不可信』。」

在很多人看來,當人們都在關心和質疑的時候,不公開就說明有問題,即使否認也不可信,那為何中方不盡早就相關問題進行信息公開?

實則中方或許存在一些顧慮,比如疫情還未受到完全控制,調查機構可能預設立場。因此在2020年7月中方與世衛組織接洽前往中國調查研究之際,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也做出了接受美國媒體採訪的公開姿態。

其實在進入2020年3月份後,中國本土每日新增確診就降至兩位數,甚至逐漸逼近於零。儘管後來黑龍江、北京、新疆等地又有局部反彈,也都很快受到控制。如果當時武漢病毒研究所就公開一些相關信息,例如接受NBC的採訪,中國在國際輿論中的處境或許要比現今好上許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