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何不直接封殺孔子學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8月1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宣布,將位於首都華盛頓的「孔子學院美國中心」登記為「外國使團」,置於更嚴厲的行政管理監察之下,並指孔子學院實際上「是一個推動中國在全球的宣傳和對美國大學以及學校造成極有害影響的組織」,屬於中共全球影響力及宣傳機器的一部分。

9月1日,蓬佩奧再度表示:「我認為每個人都看到了與他們(孔子學院)相關的風險。」他更指責中國政府資助的孔子學院在美國大學招募「間諜和合作者」。

早知是中國教育部轄下組織

就在不夠一個月前,美國助理國務卿才聲稱不是要趕走孔子學院,而是讓美國的大學認真看清楚孔子學院在當地的所作所為,看上去出乎意料地「客氣」,沒有因為該機構「造成極有害影響」而一棒子打死。可是按蓬佩奧的後續講話,可見美方不是擺明車馬要「趕走」,也是語帶要脅的「請走」。

2017年2月8日,俄羅斯海參崴,俄羅斯遠東國立大學孔子學院舉行漢字聽寫比賽決賽。 (視覺中國)

美方言行之間的差距頗為微妙,畢竟如果孔子學院真的在美國大學「間諜和合作者」,以白宮近年行事風格,大不過擬定好一條行政命令就能了事,甚至可以像關閉侯斯頓領事館般殺一個措手不及,何苦要扭扭捏捏地「勸告」學術機構呢?或者白宮還是要避免「干預學術自由」,又或者所謂對國家安全的威脅就止於猜測和可能性,具體證據付之闕如。

最常提到的「罪證」都已是陳年舊料,不外乎是動員中國學生在當地聲援北京的西藏政策,以及反對達賴喇嘛訪問孔子學院所駐學術機構。就當這是西方口中「銳實力」的表現,相比促使外國企業於地圖、地名指涉、廣告用語到造型設定顧及北京的「政治禁忌」,孔子學院所涉爭議完全是小巫見大巫,但美方顯然就是要大造文章,不放過每一個圍堵北京的機會。

可是要數到最離奇的一點,當數是蓬佩奧指控孔子學院為中共全球影響力及宣傳機器的一部分。事實是打從十多年前一開始,孔子學院已開宗明義為中國教育部屬下機關,是中共轄下的外圍組織,宣揚官方版本的中國文化和思想是預料之內的事情,為甚麼當時美方又不覺得要防微杜漸,更不將「中共宣傳機器」作為拒絕孔子學院進駐的理由呢?

中美互信走下坡的見證

對於華府而言,當年中美之間仍可以相敬如賓,中共的孔子學院就僅僅是個文化交流組織,與英國文化協會、法國文化協會、德國歌德學院之類並無太大分別。然而一旦到了分手脫鉤的時候,即使孔子學院看似並無大害,不值得殺雞用牛刀,華府仍然會想辦法放風引導境內學術機構,以期除之而後快,孔子學院於此可說是中美互信走下坡的見證、兩國互相傾軋的炮灰。

「責任全在對方」是中美官方論調,也是兩國少數口徑一致的觀點,而當雙方關係愈來愈不能講個「信」字,封殺孔子學院之類「今是而昨非」只會愈來愈常見,因為既然連生意夥伴都就來做不到,衡量對方言行的標準不再是先信任、後觀察,而是事先假設對方心懷不軌,事事要往最惡意的方向猜度,講求的是防患於未然的可能性,而不是提出無懈可擊的證據。

蓬佩奧於7月就中美關係發表演說,便形容美國與中國交往的傳統方式已失敗,主張採取不信任兼要查證的對華新政策。至於北京就不用那麼麻煩,事緣美方言行上都做到這個要圍堵追擊的地步,只差在未有軍事交鋒,早已不用為華府的善意和惡意而煩惱,只能夠在行動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