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協議一大步,中美止戰一小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拒絕微軟收購Tiktok的美國業務之後,字節跳動與美國軟件巨頭甲骨文(Oracle)達成合作協議,前者將於美國成立總部以保留控制權,而後者則包攬在美數據儲貯並取得TikTok原始碼,以確保無後門程式。協議提案已經交由美國政府審核,但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卻表示不滿意箇中條款。

另一邊廂,中國商務部於8月28日發布《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涵蓋人工智能等領域,換言之字節跳動若要出售其在美業務,需要申請許可。

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連停火都算不上

經過幾年時間,美國的經貿攻勢套路都有個大致輪廓,重點在於整治其眼中的貿易不公,動用關稅、國安禁令、外交動員、中斷民間外交等各類武器,對華大打經貿戰與科技戰。

TikTok在美業務的變故受當下中美關係影響,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在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上指責美國方面對TikTok的限令政策。(Twitter@Hua Chunying 華春瑩)

在悲觀主義氣氛蔓延下,唯一利好消息就只得兩國於今年1月簽訂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然而這份協議本身就只是凍結而非終結關稅戰,嚴格來說連停火協定都算不上,之後新冠疫情席捲全球,傷亡慘重的美國企圖向中國追究責任,致使該協議對雙邊關係的少許鎮靜作用都煙消雲散,重新點燃的是外交戰與科技戰火,Tiktok併購風波就是這新一輪交鋒的其中一個戰場。

老生常談的「修昔底德陷阱」於是也被不斷重提,不少中國的官方專家都講明要丟掉幻想準備鬥爭,幾可說是一片臨敵肅殺的氣氛。正是以兩國持續交惡交火為背景,TikTok協議如成功達陣,無異於是在緊張氣氛之中稍為緩和事態發展,其重要性和政治意義不比中美貿易第一階段為低,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TikTok以部份「治權」換「主權」

個人行為有慣性預期,國家行為也不例外,假如兩國事事劍拔弩張,互信全失就只講拳頭不講協調,結果只會在每一個領域都針鋒相對,將對方意圖想像到最差最壞,繼而其應對前提再不是有證據才發難,而是旨在將對手的威脅扼殺於萌芽之中。美國「勸導」學界對孔子學院下逐客令以及撤銷約千名中國科研人員和留生的簽證,就是基於「有罪假定」所作出的強力手段。

↓想了解TikTok以及它置身中美角力中的掙扎?請點擊放大觀看(彭博社:甲骨文將全面取得TikTok原始碼 合作計劃未消除國安憂慮):

+8
+8
+8

與第一階段協議不同,TikTok協議沒有那麼「唔湯唔水」,而是一錘定音四四六六「拆掂去」,總算是遍觀過大大小小仍在醞釀發酵的衝突之後,終於有一個爭端得出一個博奕結果,有機會作為良好先例,毋須要拖拖拉拉爭鬥下去,枝蔓牽扯到其他議題,愈鬧愈大愈難解決,淪為又一場望不見盡頭的華為風波。

有一個結果,就試得出一條底線,之後有類似爭端都可加以參考效法,兩國至少在這一範疇養成互動慣性,行為模式有機會由「破壞」轉為「建設」:美國比中國有實力,又覺得中美市場開放不對稱,如今要硬來分一杯羹攔都攔不住,但中國也不是任由本國企業隨意被煎皮拆骨的,必要時也可以玉石俱焚壯士斷臂,而就Tiktok協議所見,字節跳動讓出部份「治權」,以保留在美務的「主權」,情況其實就類似於蘋果公司在華的經營方式。

官商互動鞏固雙邊「相生」元素

所謂「修昔底德陷阱」,某程度上就是兩國找不到進退均衡點,所以一條對抗之路走到底,決一雌雄就變成「熱戰」,相持不下就成了「冷戰」,而「新冷戰」正是現在大行其道的中美關係擬想路向。

中國駐侯斯頓總領事館遭美方破門接管圖片,請點擊放大觀看。

+16
+16
+16

就當下形勢,北京當然做最壞打算,但其間不乏抱持樂觀預期,期望白宮換了主人會有新作風,而簽妥完成的合作協議將會是TikTok發展的一大步,同時大可被視為中美止戰的一小步,通過企業合作、政府互動以鞏固中美關係的「相生」原素。

當然,是否要給予中美關係以一絲曙光,現在就取決於特朗普政府如何衡量利弊,總統大選、字節跳動的美國投資者、試圖鯨吞Tiktok的美企、白宮黨派分歧等等都會影響總統的決定,而當結果塵埃落定之時,各界將可以更肯定中美關係已走到何等地步,是尚存轉圜餘地抑或是狂瀾有待力挽。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