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國自由派亟須解放思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內地知名自由派人士、北大教授張維迎日前發表了題為《後發國家的怨恨情結》的評論文章,縱論古今,先細數「怨恨情結」對世界各國歷史的負面影響,之後又深入剖析「怨恨情結」在中國社會的表現與危害,痛陳中國「國家稍富強了一點,就表現出一種暴發戶心態,到處炫耀」,並大呼「中國人的怨恨情結消退之日,或許才是中國的真正崛起之時」。

文章一出,即引起海內外熱烈反響,不僅內地網上閱讀者眾多,在本港及台灣,亦有不少讀者對張教授深為嘆服:言張教授觀察深入者有之、稱張教授辭犀利者有之,讚張教授有勇氣揭露時弊者亦有之。雖然張維迎作為經濟學者早負盛名,但這篇文章能在短短幾天內火遍網絡,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許多人士對中國現狀不滿,突見從理論高度批評現實的文章,不由得將張教授引為同道。

張維迎日前發文說:「中國人的怨恨情結消退之日,或許才是中國的真正崛起之時」。(資料圖片)

平心而論,張教授所言並非無的放矢。對西方國家的怨恨,客觀講,在中國確實存在。極端民族主義者常年患有「被迫害妄想症」,終日宣揚「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不僅對西方政界軍界,對其社會和文化也充滿毫無理由的敵意;而部分民眾也為其煽動,每遇中外摩擦即喊打喊殺。而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國力上升,部分國人雖然不會極端排外,但也確實染上了盲目自大的毛病,暴發戶氣息十足:「厲害了我的國」的呼聲不絕於耳,「中國已經超越美國」的「神論」也被少數學者公開宣揚。以此觀之,張教授「強調特殊性,否定普遍性」、「未富先嬌,稍強即狂」的批判確可謂正中靶心。

但是,作為一個客觀的評價者,我們亦應當注意到,近代中國全面落後於西方,屢次遭到列強侵略:割地賠款、出讓利權的慘痛往事在史書中俯拾即是,而昔日帝國主義、殖民主義乃至美蘇冷戰還留下種種隱患,今天依然影響中國;最近幾十年,雖然國家安全已經無須憂慮,但中國人遭遇歧視的消息依然屢見不鮮,而在國家層面上,西方國家假自由民主名義行霸權主義之實的行徑也時有發生。

以此言之,相當部分中國人對西方國家乃至社會存在的不滿情緒,並非全然是無理取鬧。單方面指責中國人存在怨恨,實屬偏頗。

以「怨恨情結」解釋歷史過於狹隘

從另一方面來講,以「怨恨情結」來解釋世界近代史,也未免將問題簡化太過。張教授在文中把幾百年來英法爭霸、德國崛起、俄國改革等種種歷史,全部以「怨恨情結」的線索串聯起來:經濟、政治、文化、宗教似乎都成了衝突的幌子,落後國家不服氣的心態似乎才是一切問題的罪魁禍首;無論法國、德國還是俄國的知識分子,他們對民主、科學、人民的不同理解都不過是這種不平心態的反映。

本文無力探討歐陸知識分子思想優劣,但若說盧梭、李斯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所思所想,都不過是後發者/暴發戶對於先發者/「西方」的思想的「反動」,則未免太過狹隘了。

張教授文中亦提及馬克思主義,並同樣將其列為「怨恨情結」的產物,姑且不論馬克思主義理論本身龐雜,是否可以以一個「情結」概括,即使在歐美發達國家,部分信奉馬克思主義的政黨也會獲得民眾及知識分子支持,這是否都是歐美國家內部「怨恨情結」作祟?

將對資本主義社會的批判直接歸結為後發者/「暴發戶」的不滿,不向「西方」全方位順服即屬「怨恨」:這非黑即白的判斷方式很難說得上客觀。

張維迎在文章中稱,在怨恨情緒的支配下,法國知識精英就自由、民主等概念提出了和英國人不一樣的解釋。圖為法國哲學家盧梭。(網絡圖片)

張教授將之視為標杆的英美,在現代化上確實堪稱全球楷模,然而其自身特殊的歷史、地理、文化乃至政治條件,都難以在其他地方完全複製。且不論「西方」各國歷史上種種風風雨雨,即使今日,英美德法日等「西方」國家,在制度、文化等層面上,相互之間依然有不小的差異。同屬「西方」尚且如此,有完全不同歷史文化背景的國家和社會,又怎麼可能全面複製「西方」?

張教授文章稱,中國人反對資本主義、民主、自由,只講利害不講是非。我們當然相信,自由、民主等價值具有普世意義,但具體到制度層面,中國在借鑒西方經驗的同時,出於國情考慮,進行創造性的發揮,才是理性選擇。不能因為在具體的選擇上,中國有其特殊性,就斥其「否定普遍性」,「拒絕模仿制度」。因時而變,隨事而制,方是常理。

俗語說「人往高處走」,以西方發達國家這個「高標準」作為對比對象,就心態而言無可厚非,但若忽略本國特殊情況,僅以他國之是為是,他國之非為非,那麼中東和非洲眾多「失敗國家」前車可鑑。

對資本主義同樣如此。自由市場和資本主義自有其弱點,即使資本主義最堅定的衛道士也不否認這一點。資本主義本身,在歐美日不同國家,也都有其不同的形式。中國並未拒絕市場,也不拒絕資本,而是試圖在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之間尋求動態平衡,這對十四億人而言重要性不言自明,直接稱之為「反資本主義」,有失偏頗。

由於中國官方長期高調宣傳社會主義、民族主義,多少出於逆反心理,不少自由派知識分子對於與之完全相反的另一套敘述往往不加思索全盤接受。我們無意否認西方的先進之處,但必須指出,完全「以西方劃界」,這既是一種自卑,被「西方」的先進遮了蔽認知,又是一種思想懶惰,不願去探索既適合本國國情又能規避自由資本主義弊病的新模式。

對發展中的中國而言,自我反省、自我修正自屬應當,對中國的醜惡現象大力鞭撻也是知識分子職責所在,但以「西方」劃界,大可不必,現代化的道路未必只有一條,不同國家前進的方向也未必僅有一個,需要「思想解放」的不僅僅是中國民眾,同樣還有自由派。畢竟,無論是中國還是世界,歷史都還遠沒有到達終結處。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