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中國離諾貝爾獎越來越遠 缺自由思想、官本位體制成癥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諾貝爾各個獎項日前已全數頒發完畢,對於中國能否再產出諾貝爾獎項得主,內地獨立學者鄧聿文直言中國離諾貝爾獎越來越遠。他表示中國缺乏自由思想和言論空間,官本位的行政體制和科研體制抑制人才成長,是影響科研、學術、創新的主要問題。

鄧聿文在文中指,屠呦呦的獲獎很大程度上是一個事後的補償,因為她獲獎的研究成果是在上世紀70年代做出的,但他又強調這並非否定屠呦呦在該領域仍處領先地位。(視覺中國/資料圖片)

當代前沿科學研究尚無中國科學家獲獎

鄧聿文近日在英媒《金融時報》中文網撰文發表上述意見,他在文中開首已指出「寫下這個題目,可能一些人會不爽:中國不是曾經有人獲得了諾貝爾獎嗎,怎麼能說離諾獎越來越遠?不錯,文有莫言,理有屠呦呦,但是,這充其量只能說中國已經打破了沒有諾獎的尷尬,與我講的離諾獎越來越遠並不矛盾」。當中以文學獎而言,因為每個人的評價標準不同,很難說獲獎作家就是寫作水平最高的,獲獎作品就是傳世之作。而屠呦呦的獲獎很大程度上是一個事後的補償,因為她獲獎的研究成果是在上世紀70年代做出的,但鄧聿文強調這並非否定她在該領域仍處領先地位。

鄧聿文在文中表示,當代前沿的科學研究上,畢竟還沒有中國科學家獲獎。與東鄰日本相比,日本18年16個諾獎,幾乎年年都有科學家獲獎,包括今年。美國就更不用講了,每年都囊括了諾獎幾大類別的一半以上獎項。對於美日科學家能夠延攬大部分諾獎,鄧聿文認為跟美日長期捨得在科研和教育方面投入有直接關係。然而,自從中國成為第二大經濟體後,特別是近幾年來,中國在科研和教育上的投入總量已經超過日本,逼近美國。中國的很多研究機構比美國還先進,企業在科研上也捨得花錢,科研人員的待遇均已有大幅提高。

鄧聿文在文中批評中國缺乏自由思想和言論空間,官本位的行政體制和科研體制抑制人才成長,是影響科研、學術、創新的主要問題。(資料圖片)

批官僚插手科研學術

不過鄧聿文指現實總是讓人不爭氣,自莫、屠二人獲獎後,中國又開始和諾獎絶緣,每年只能眼巴巴看着美日歐的科學家和經濟學者將大獎攬入懷裡。現在不能再把原因歸咎於國家在科研和教育上的投入不足,他又形容「摘不到果子,肯定有比投入更本質和關鍵的因素」。

他指出,第一點是中國缺乏自由思想和言論空間。由於諾獎獎勵的是原創成果和重大發現發明,但是當科研人員和學者們挖空心思在一項具體的學術研究中要論證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優越性時,當局又把中國科學取得的成果歸功於領導人思想的指導,這就在無形中為所有的科研人員和學者打造了思想枷鎖和一種不良的科研學術導向,所顯示的就是真正的思想自由和自由思想的貧乏。

第二點是中國官本位的行政體制和科研體制抑制人才的成長。鄧聿文指「做官也就罷了,偏偏官僚們還要把手伸向科研和學術,壟斷和領銜科研與學術項目,以顯示自己在科研和學術上也是一把好手」。他表示,這兩點是帶有本質性、導向性的問題,兩者又互相糾纏、強化,形成惡性循環。他坦言現在尚看不到在這兩個癥結上打開缺口的希望,因此雖然中國的教授、研究員、博士總數世界第一,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總數世界第一,科學院和工程院院士總數世界第一,可距離諾貝爾獎,只會越來越遠。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