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改造嬰】賀建奎事件背後最大隱憂:失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三, 一場辯論,又或是「審判」在香港上演。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這位「科學狂人」在香港大學舉行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上,公布了全球首例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大部分細節。賀建奎悄然對人類基因進行了「編輯改造」,並將它植入了至少31個人類受精卵。目前至少有兩名「基因編輯嬰兒」降臨人間。沒有人確切知道這種基因編輯除了能先天免疫愛滋病(HIV病毒感染)外,還有哪些後果。至於兩名基因編輯嬰兒能否健康成長?是否會帶來其他疾病?一旦他們長大後結婚生子又將發生什麼?全世界的科學家都不知道,就連賀建奎本人也不知道。

在科學界看來,更可怕的是這種能「威脅」全人類安全的「技術」仿似陷入完全「失控」的狀態。從實驗室到醫院、從生物製劑到人類胚胎,直到那一對嬰兒降臨人世,全球各國包括中國政府的監管系統,以及媒體和公眾完全一無所知。這就意味着,今天有人能夠悄悄地把預防HIV病毒的人類基因進行編輯,明天就可能有人將天花、霍亂、SARS病毒,甚至是某種致病基因進行基因編輯,然後同樣悄悄地放在你我身邊。這一切已經不是科幻電影裏的虛構故事。隨着2018年11月兩名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已經成為了活生生的現實。

撰文:于小龍

賀建奎接受美聯社訪問,稱經基因編輯的嬰兒已經出生,並在訪問中展示實驗影像及步驟。(美聯社)

打破自然平衡 大眾一無所知

今次事件被視為一件嚴重威脅全人類公共安全的事件。相比於基因編輯嬰兒試驗本身的風險,更大的危險來自於大多數人對這種基因技術失控的風險和實際情況幾乎一無所知。

其實,每個人身上都存在着大量病毒,但隨着人類與病毒在自然界中千百萬年的共同進化,大部分病毒都學會了與人類和平相處,只在人體免疫力下降時偶爾「偷襲」。那些少數的惡性傳染病病毒由於感染症狀明顯,人類因而能迅速作出應對;亦因病毒能夠迅速殺死「被感染者」,導致被感染的人難以生龍活虎地四處遊走,從而避免對人類造成更大傷害。

這就是大自然的平衡。自然界利用自身法則將「撒旦」囚禁在牢籠之內。即使是用於科學研究,那些致命的病毒毒株也都處於全世界醫療科研機構和政府的嚴密監管當中。然而,基因編輯技術的失控和濫用,正在打破某種自然的平衡和政府的監管。

當一個經基因編輯的人類擁有對某種致命病毒先天免疫的能力時,並不意味着他身上沒有攜帶這種致命病毒,在他的衣物,甚至身體內依然可能存在這種病毒,只不過這種病毒不會危害經基因編輯的人體。一旦有人隱瞞真相,逃脫監管,對致命病毒進行基因編輯和傳播,就會發生某種十分可怕的情況——原本按自然法則應該因病毒感染而發病或死去的個體,卻依舊可在劇院、地鐵、餐廳等各種公眾場合出現。然而,由於科學家隱瞞和政府監管失控,公眾將不可能知道有這種情況存在,甚至連經基因編輯的人類自己都不知實情。

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並非簡單的事。從實驗經費、購買原材料及設備、實驗室管理,再到徵集實驗對象、進行人工授精手術、編輯篩選特殊基因,以及最後的胚胎子宮植入和嬰兒分娩,一共需要幾十道環節。但令人遺憾的是,在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過程中,沒有人意識到這是對人類安全的威脅,進而發出預警。

賀建奎早前在港出席基因編輯國際峰會,在會上公布研究結果,與會人士在台下多番質疑今次研究是否有其必要性,以及是否合符道德倫理。(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無知的監管 失控的產業鏈

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就在11月8日、即媒體披露基因編輯嬰兒事件的18天前,賀建奎曾向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補填過一份關於此次基因編輯嬰兒臨床試驗的註冊材料。或許是基因編輯嬰兒在當時已經誕生,在相關註冊資訊中,賀建奎並沒有掩飾自己的實驗目的。他在實驗目的一欄中明確寫道:「通過CCR5基因編輯人類胚胎,通過完善的試驗體系,獲得避免HIV健康小孩,為未來在人類早期胚胎徹底消除重大遺傳疾病提供了新見解。」

然而,面對這樣一份「赤裸裸」的資訊,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這家由中國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向世界衞生組織(WHO)指定的國家級專業機構不但讓其通過審核,甚至沒有向相關監管部門和學術界同行通報情況。整份資訊在中國官方網站上公示了18天,非但沒有引起中國政府監管部門的警覺,也沒有引起全世界各國政府和業內同行的注意,更沒有引發任何資訊預警系統的開啟。

直到上周一(11月26日)上午,賀建奎在相關會議上披露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消息後,官媒《人民網》才發現這一資訊,並以中國科技取得重大突破為主題進行報道,一時間引發中國各大媒體和網絡轉載及網民「慶祝」。同日下午,隨着消息不斷擴散,部分媒體和公眾才逐漸意識到這則科技新聞背後隱藏的倫理問題。然而,中國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要到當晚才終於「發現」並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匆匆要求廣東省衞生健康委調查核實此事。上周三(11月28日)上午,中國科技部、中國醫學科學院等相關政府監管部門和研究機構,才紛紛對此事發表聲明,開始介入調查。

原本是公共安全守夜人的政府監管部門、媒體和科學家們,卻成了最後被「叫醒」的人。

賀建奎28日出席港大峰會,未能回應基因編輯改造嬰兒的科學和道德質疑。(資料圖片 / 梁鵬威攝)

當人類擁有基因編輯嬰兒的能力之後,人類對於整個基因編輯產業的監管卻依舊處於失控狀態。儘管世界各國都制定了各種法律和原則,但依舊缺少像對核武器、化學武器、病毒毒株那樣的嚴密追蹤、監督體系。有在中國從事基因測序和基因編輯的相關企業負責人對《香港01》表示,儘管目前缺乏證據,暫時無法判斷賀建奎究竟是如何開展基因編輯嬰兒試驗,但像賀建奎這樣利用CRISPR/Cas9技術進行基因編輯並不困難,甚至可以說是一項相對成熟的產業技術。「從實驗室條件來講,全中國能夠進行基因編輯的實驗室不下百家。即使研究人員自己籌建一個小規模的實驗室,也不是沒有可能。」

該企業負責人介紹,研究者完全可以把那些需要大型設備、超高潔淨實驗室才能夠完成的試驗製備和實驗試劑外包出去。例如作為此次基因編輯嬰兒試驗的主要技術,其所需的Cas9內切酶在各大基因生物公司就可輕易買到,每支試劑在網上的標價不到6,000元(人民幣,下同)。而所謂基因編輯嬰兒的核心技術,簡單來說,就是將Cas9內切酶注射入人類受精卵內,利用Cas9內切酶將人類基因中易受HIV病毒攻擊的CCR5基因切掉。就像人們減掉一段磨損的繩子一樣,Cas9內切酶就是那把剪刀,CCR5基因就是磨損的那段繩子。

該企業負責人還介紹,目前在內地購買Cas9內切酶這類「基因編輯」試劑,既不需要相關證明,也沒有任何審核,只需提供購買人的身份證,注明購買機構的名稱。如果涉及人類基因製品,則只要說明用途,並提供相應的倫理認定書的副本即可。在實際操作中,出售產品的企業根本沒有能力審核購買者證明的真偽,更不可能追溯銷售產品的用途。

至於將基因試劑注射到人類受精卵、進行胚胎培育,以及試管嬰兒植入手術,更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淘寶上,8萬元便可買到一台顯微注射設備,無菌實驗室和相應的培養設備等從幾千元到幾十萬元的產品,在淘寶也應有盡有,而且是上門安裝。再打開內地的互聯網,那裏遍布各種醫療機構的無痛人工流產和試管嬰兒廣告。相比基因產業,中國的人工輔助生殖產業更加混亂和缺乏監管。

當然,不是說每個人都能在自家廚房裏進行基因編輯嬰兒的試驗,但對像賀建奎這樣擁有極強專業能力和資金實力的專業人士,故意製造基因編輯嬰兒幾乎沒有任何技術門檻,唯一的限制就是政府的監管。該企業負責人表示,儘管中國政府目前對病毒毒株、劇毒藥品等已建立起一整套領取、使用到銷毀的嚴密管理、追蹤流程及相應的應急預案。但對基因製品、基因編輯的潛在風險顯然還缺乏認識,基本上仍處於放任狀態。

「就和目前中國對轉基因作物的基因擴散沒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況一樣,只不過這次問題直接出在了人的身上。」該企業負責人表示,從技術上講,一次基因編輯嬰兒試驗並不足以威脅到整個人類的安全,但此次事件暴露出中國政府對基因技術的監管失控,才是更加致命的危險。

上文節錄於第140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2月3日)《背後最大隱憂:失控》。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