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華中介辦赴日工作簽亂象生 日本研修生淪為「現代奴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警方最近在北海道拘捕了11名涉非法滯留、打黑工的中國人,另有46人目前行蹤仍然不明,當中有被拘的中國人更聲稱自己是被中介欺騙,到日本打工。

事實上,這些聲稱代辦赴日打工的中介公司在內地網上亦十分常見,參加者一般只要先繳付約數萬元人民幣的中介費,即可獲介紹日本的工作。一經面試成功,便可申請日本簽證赴日工作,而這類日本簽證一般即為研修生簽證。

近年媒體頻頻揭發有中國在日研修生權益受侵害的事件,當中包括有中介收取高昂費用壓榨研修生,因而惹起外界關注。

中國一直是日本研修生的主要來源國。(網上圖片)

工種多為「3K工作」

日本於1981年所建立的研修生制度,原意是為發展中國家培訓人才的用意,而中國一直是日本研修生的主要來源國。但隨着日本社會逐漸老齡化而導致勞動力缺乏,而日本又沒有開放勞動力市場,研修生制度變相成為不少日本中小企業引進外勞的方式,而這些工作大部份都是日本人不願幹的低薪「3K工作」(危險kiken、髒kitanai、累kitsui),這與培訓技術的初衷日漸背離。

由於包括來自中國的外籍研修生大多日語不好,很多甚至連自己簽的合同內容都不知道,因此在工作環境和生活條件上得不到保障,處境更加雪上加霜。對日本僱主而言,來日研修生為廉價勞工,不受勞動法約束,企業毋須提供工傷保險和僱佣保險,亦不用保證男女同工同酬。不少研修生更遭剋扣工資和沒收護照,以至於性騷擾和長時間勞役之類剝削亦屢見不鮮。而這些不公的待遇和高強度的勞動導致常有外籍研修生脫離所在企業,另謀生路的情況出現,即成為日本法務省統計中的失蹤外籍研修生。

2016年共有8.5萬名中國研修生在日本工作。(視覺中國/資料圖片)

日本約有8.5萬名中國研修生

日本法務省去年向2870名失蹤的外籍研修生進行調查,並製作了聽取書。經眾議院法務委員會的在野黨委員分析之後,發現當中的1939名實習生,薪酬均低過基本工資,比例達67.6%。

除了普遍低薪之外,還有292名實習生單月加班時數超過日本法定「過勞死」警戒線的80小時,佔全體受訪者約1成。其他失蹤理由包括181人稱指導嚴格,139人稱遇上暴力行為,81人稱被強制遣返。有4人涉及性騷擾事件,另有1人懷孕。

據日本法務省另一份數據顯示,2016年共有8.5萬名中國研修生在日本工作,新華社指當中絕大多數來自經濟發展較落後地區,普遍特徵為低學歷、低收入及無專長。他們大多通過中介安排,繳納相應費用後赴日務工,期望每月能賺到多兩三倍在華工資。據日本《產經新聞》報道,僅僅在2011年至2016年的5年間,在日「失蹤」的中國研修生已累計超過1萬人,而這些「失蹤」的中國研修生大多數則成為了日本的黑市勞動力。

據日媒報道,在2011年至2016年5年間,在日「失蹤」的中國研修生已累計超過1萬人。(視覺中國/資料圖片)

律師:研修生成「現代奴隸」

有日本律師批評,外國研修生制度已經名存實亡,外國研修生成為日本中小企業和農戶的廉價勞動力,他們在派遣方與接收方雙重壓力下不僅勞動條件與生活狀況極為惡劣,而且人權也令人堪憂,研修生正在淪為「現代奴隸」。

日本的外國研修生問題律師聯絡會亦指出,許多接收方對研修生實施刻薄的管制,收繳他們的護照、健康保險證,還作出各種非法懲罰規定,工作時間上廁所,忘記鎖門以及穿拖鞋外出等都要被罰款。與此同時,外國研修生來日之前與當地勞務輸出方簽署的合同也存在侵害人權的內容,其中包括不許向日本法院、社會團體以及媒體申述;不許參加罷工等條款。有的勞務輸出方要求研修生事先繳納違約保證金,有的還要以土地以及住房擔保。

聯合國人權組織曾多次對日本政府提出批評,日本媒體亦多次曝光研修生受虐待的情形,甚至有勞工團體指摘日本政府是變相推行一種奴隸勞動制度,但有關問題一直得不到合理解決。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