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訪陸】學者:韓國瑜訪陸行勝於言 或對綠營拉開決戰序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國瑜於當地時間3月22日至28日前往香港、澳門、深圳以及廈門訪問。此次訪問被定調為經濟之旅,但在強調「拼經濟」的同時,韓國瑜還造訪行前未曾公佈的港澳中聯辦,並會見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引發輿論譁然。

針對韓國瑜此次大陸之行,南開大學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在接受多維新聞專訪時,從經濟與政治的角度,做了詳細的分析。李曉兵認為,在民進黨的不斷打壓下,韓國瑜或將拉開對綠營的決戰序幕。

南開大學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

多維:這次韓國瑜訪問港澳以及大陸的兩座城市,這對於高雄甚至台灣的經濟發展,會起到怎樣的作用?

李曉兵:韓國瑜這次訪問香港、澳門、深圳、廈門四地,是非常精心、智慧的選擇。香港,澳門,這兩個特別行政區,正在進行「一國兩制」的實踐,那麼實際上就把台灣和港澳,通過一種非常有創造性的訪問連接在了一起,是行勝於言。

所謂行勝於言,就是指韓國瑜要多做,定位於經濟,拼經濟,做生意,向香港和澳門各界的發出邀請,到高雄投資。通過這樣的一種訪問,實現了台灣和香港與澳門的互動、聯動,將台灣與大陸最有活力的地區進行連接,顯示了他獨到的戰略眼光與戰略智慧。

這次訪問定位是經濟之旅,是非常務實的,也蘊含了很多的意涵。韓國瑜會見了兩個特別行政區的特首以及兩地中聯辦的主任,實際上規格是很高的,是立體的,這顯示了他準備很充分。

李曉兵:另外,這次訪問呢,是城市間的交流,在今天這個階段,是極具象徵意義、代表性和標誌性的。台灣和大陸之間的交流,經過馬英九時代,已經非常熱絡了。但是現在,獨派的力量執政之後,兩岸關係跌入低谷。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為兩岸關係帶來了一股非常大的旋風。

而韓國瑜的這個切入點就是「高雄,又老又窮」、「高雄被邊緣化」、「高雄應該騰飛」。怎麼騰飛?韓國瑜是有他的考慮的。如果能把高雄與大陸的重要城市連接起來,那麼在城市間,在尊重「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展開務實的合作,是完全可行的。

韓國瑜訪港時曾到訪中聯辦,與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會面。(資料圖片/中聯辦網頁)

多維:從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韓國瑜訪問這幾個城市,可以給高雄甚至整個台灣,帶來哪些具體的幫助呢?

李曉兵:大陸在打造粵港澳大灣區,這是大陸最有經濟活力、最國際化的世界級城市群。大灣區代表了大陸今天發展的一個高地。韓國瑜看到了在台灣的邊上這麼一個具有巨大發展潛力的高地。那麼它的發展一定能為高雄創造發展空間,完全是可以對接形成聯動的。

此外,粵港澳大灣區在「一帶一路」中起著重要的作用,而台灣對於「一帶一路」總體是回避的。對於台灣這些城市的主政者,他們願意參與到這個過程中,他們就能夠受益。只要在認同一個中國、「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就可以和大陸一起走出去、拼經濟、進行深度的合作。所以說韓國瑜是行勝於言。

韓國瑜在廈門國際會議中心見證廈門與高雄企業合作簽約儀式。(高雄市政府提供)

多維:韓國瑜此前表示,深圳與高雄都是位居南方的移民城市,只有百分之三是原居民,因此,「大家都為了生存、經濟性很強,高雄未來也想走這條路。」但其實「深圳模式」的背後是有著大陸中央政府的規劃與設計,以及大量資源支持的。但韓國瑜所面對的外部政治環境與深圳是完全不同的。在民進黨的圍堵與打壓下,高雄能否順利將這條路走下去?

李曉兵:台北對於地方的管控實際上沒有那麼有力,台灣周期性的選舉也是對台北很大的制約,所以它不能背離民意太久。但是,台獨勢力與割據勢力在台灣的論述能力是比較強的,而對兩岸關係探索性的實踐實際上是不足的。所以馬英九時代兩岸簽了20多個協定,但到簽訂《服貿協議》的時候,卻引發了「太陽花學運」,這是非常遺憾的。所以不能用想當然、常態化的思路去解決兩岸複雜的政治經濟難題以及文化上的糾葛。

韓國瑜是有政治智慧的,他有能力、有能量、有智慧來突破蔡英文給他設置的種種障礙,在他跟陳明通會見的時候,他們是有較量的。以韓國瑜的身段來說,他是相當靈活的,但同時他又是相當有能量的,該爆發的時候他會爆發,該進行變通和轉換的時候,進行變通和轉換。所以他未來的發展空間和歷史定位,都是不可限量的。

歷史選擇了韓國瑜,那麼就需要他,對阻礙的一些力量進行化解,再把這個力量轉換成支持自己的力量,這就需要非常高的政治操作,他是有這樣的能力的。這次出訪的突破點很好,就是到香港、澳門,然後再到深圳、廈門。這個路線的規劃本身是很用心的,裡面有他即興發揮的一面,更多的是他精心的準備。

韓國瑜外訪期間,曾與國台辦主任劉結一會面,引起台灣政壇關注。(中央社)

多維:所以這次大陸對於韓國瑜的訪問也非常重視,劉結一也會見了他。

李曉兵:劉結一會見韓國瑜,很大程度上是對他承認「九二共識」,致力於兩岸合作、兩岸交流,給予高度的肯定,給了他一個超規格的接待。實際上表現了大陸對於所有為兩岸和平發展做出重大貢獻的政治人物、政治力量的一種高度期待和肯定,這會形成一個基本的慣例。所有台灣島內的政治人物,當他能夠為兩岸關係的發展做出重大貢獻的時候,大陸官方一定會提供充分的肯定和積極的支援,這種政治意義是不言而喻的。這也為他以後在兩岸交流過程中進一步的展開新的行動、新的舉措,提供一個助力。

27日下午,韓國瑜在廈門海滄遠海自動化碼頭參訪。(高雄市政府提供)

多維:台灣陸委會這次還發表了公文,要求韓國瑜返台後限期說明此行涉及兩岸條例與各界關切事宜。根據台灣法律規定,如果韓國瑜被認定違反《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下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他可能會被追究刑責。對此,韓國瑜應該怎樣去應對?

李曉兵:陸委會發表這樣的公文,並不出人意料,這其實是又一輪博弈開始升級。此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早就揚言要落下「閘門」鎖喉韓國瑜。對於韓國瑜而言,考驗他政治智慧的時刻已經到了。

在現行制度下,韓國瑜可以按部就班先做出交代,再啟動法律程式維權,比如向司法院的大法官提起釋憲,通過合憲性審查來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等相關規定內容進行質疑。不過這樣做的話,需要耗費很久的時間。而另一方面,大法官主要由綠營控制,對韓國瑜而言,並不容易得手,也不是韓國瑜在島內從政的風格。

如果在制度框架外進行操作,韓國瑜則可以乘勢而為,借力打力,帶領島內人民挑戰民進黨政府的權威,同時擴大戰果,把這把火燒到台北、燒到陸委會和總統府,徹底戳穿台獨勢力的政治新衣,這是韓國瑜的最佳選項。

當然,韓國瑜也可以雙管齊下,一邊虛以逶迤,先以拖延戰術應戰,一邊以逸待勞,提前引爆2020選戰,拉開決戰的序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