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逝世30周年】政治局會議突發心梗 江澤民遞上急救藥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日(15日)是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逝世30周年紀念日。胡耀邦約20名子女家屬前往其墓所在地,江西共青城祭奠。

胡耀邦之女李恆一篇回憶父親的文章《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近期也在內地網絡流傳開,當中記載了胡耀邦心臟病發到離世最後七天經歷的種種。

胡耀邦臨終前已經疾病纏身。圖為1989年3月24日,他在北京家中。(VCG)

1989年3月下旬,胡耀邦從廣西南寧前往北京參加第六屆人大五次會議。此前他曾經在湖南生過一場病,身體一直不太好。

4月7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通知胡耀邦去開會,雖然他感覺不太舒服,但還是答應去開會了。

4月8日,胡耀邦早上八點五十五進入懷仁堂會場,所有與會人員以及到齊。會議沒開始多久,他就感到胸悶、心慌、頭昏、腿軟,但他仍堅持開會。在花了40分鐘讀完一份文件後,時任國家教育委員會主任李鐵映開始發言。

此時,胡耀邦胸痛異常,呼吸苦難,他感覺快撐不住了便舉手請假。坐在他對面的政治委員們都看到他面色蒼白,有人問他「耀邦同志,是不是不舒服?」

胡耀邦回答道:「是呀!可能不行了。也許是心臟的毛病。」坐在其身旁的國防部長秦基偉和服務員扶住了他,胡啟立囑咐他不要動,同時馬上呼叫醫生和急救車,還問「誰帶了急救盒?」 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連忙遞過一盒藥,有人為胡耀邦服下一片硝酸甘油。

4月22日,胡耀邦國葬在京舉行,鄧小平、趙紫陽、李鵬等中共高層領導悉數出席。彼時因胡耀邦逝世而引發的八九學運已經開始。(VCG)

大約十分鐘後,中南海和北京醫院的醫護人員趕到,組織搶救。會議被改到其他會議室進行,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留在懷仁堂,指揮對胡耀邦的搶救。

當天政治局會議在11點30分左右結束,結束前溫家寶來通報胡耀邦的診斷情況:「心臟下壁和後壁大面積梗塞,病情危重。」

直至下午3點左右,胡耀邦病情基本穩定,被轉入北京醫院進行全面檢查,發現磷酸肌酸激酶為正常人的十多倍,膀胱充盈卻無尿排出。

4月9日,胡耀邦睡醒後煩躁不安。

4月10日,胡耀邦導尿完成。當天下午他病情開始好轉,煩躁減輕,並能進流食和卧床大、小便。李鵬、楊尚昆、彭真、宋任窮等多名高層領導,分別來到病房探視。 鄧小平和王震派秘書到醫院看望,陳雲、徐向前、聶榮臻多次打電話了解其病情。李先念也從上海打電話慰問,鄧穎超還給他寫了慰問信。

4月15日是胡耀邦突發大面積急性心肌梗塞發病的第七天。這天他心情特別好,家人幫他在床上洗了臉、漱了口,還喂他喝了些西瓜汁。

突然守在胡耀邦身邊的三子胡德華發現心電監護儀上的心電圖波形突然急促地跳動起來,心率從每分鐘60次一直往上升,70、80、90…… 值班醫生看了心電監護儀後表示,「沒事兒,以前也有過這種現象。」

當胡耀邦心跳每分鐘達到110次時,心率開始逐漸減慢,一分鐘後恢復到每分鐘60次的頻率。突然心電監護儀的心電波形耀眼地一閃,便化作了一條碧綠晶瑩的水平線。

同時,胡耀邦在床上突然痛苦地大叫一聲「啊!」,頭部猝然轉向一側。

等醫護人員趕來急救時,胡耀邦已經去世。其逝世時間為1989年4月15日早上7時53分。

1989年4月22日上午,北京大批群眾聚集在長安街兩旁送胡耀邦的靈車。(網絡圖片)

胡耀邦的離世令眾多中國民眾感到悲傷。央視原文藝中心主任,高級編輯,導演,詞作家鄒友開聽到這個消息後,寫下了一首詩,「歡樂你不笑,痛苦你不哭,撒給大地多少綠蔭,那是愛的音符。好大一棵樹,綠色的祝福,你的胸懷在藍天,深情藏沃土。」 這首歌後來被譜成了在內地膾炙人口的歌《好大一棵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