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幾經沉浮終落幕 安邦消失於中國保險市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安邦保險集團現在已經改名「大家保險集團」。

「城池俱壞,英雄安在?雲龍幾度相交代!想興衰,若為懷,唐家才起隋家敗。」在被中國監管機構接管一年又4個多月之後,安邦保險終於還是難逃摘牌的結局。 而它的創辦人吳小暉,也被傳家人和律師目前均無法探監。

位於北京市朝陽區建國門外大街6號的安邦保險大廈上「安邦保險集團」幾個字在低調消失了幾天之後,在7月11日早晨被「大家保險集團」所取代。曾經在中國保險行業虎踞神壇的安邦保險集團,就此消失於世人面前。

近日互聯網上另外流傳有自稱是「吳小暉母親林香美」的公開信稱,「自2018年9月開始,我和吳小暉其他家屬先後10次到寶山監獄、上海市監獄管理局要求會見吳小暉,監獄管理人員以『系統內查無此人』、『需要向上面彙報』、『讓家屬等通知』等五花八門的理由不準予會見。」

吳小暉命運會否再生波瀾尚未可知,但是安邦就此消失於中國保險市場則已是定局。

前保監會發改部主任出任「大家」法定代表人

接管安邦的「大家保險」是什麼來頭,是目前外界最為關注的問題。經過查閲公開資料發現,中國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大家保險集團成立於2019年6月25日,註冊資本為203.6億元人民幣(1元人民幣約合0.15美元),法定代表人為何肖鋒(何肖鋒任大家保險法人代表的同時,還任經理及執行董事的職位),監事為趙鵬。中國銀保監會此前對安邦保險集團接管的公告顯示,何肖鋒為接管工作組組長,趙鵬也為接管工作組成員之一。何肖鋒此前曾擔任中國原保監會發改部主任。

註冊信息顯示,大家保險的股東有三方:中國保險保障基金(認繳金額200億元,持股98.23%)、上海汽車(認繳金額2.49億元,持股1.22%)中國石油化工集團(認繳金額1.11億元,持股0.55%)。以上三方股東認繳出資方式均為貨幣,認繳出資日期均為2019年6月30日。

大家保險集團成立於2019年6月25日。(網絡圖片)

2018年2月23日,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對安邦集團董事局主席吳小暉集資詐騙、職務侵佔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同日中國原保監會宣佈接管安邦集團。

原保監會正式接管安邦僅40天后就引入了保險保障基金,後者對安邦注資608.04億元人民幣,安邦集團的註冊資本維持619億元不變。2019年4月16日,安邦保險集團公告稱,經安邦接管工作組決議,公司擬減少註冊資本203.6億元,註冊資本將由619億元變更為415.4億元。今天公開的大家保險集團的註冊資本恰4月安邦集團減少的註冊資本金額一致。

「保險保障基金」又是什麼?按照中國《保險法》和《保險保障基金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為了保障被保險人的利益,支持保險公司穩健經營」,保險公司應當按照中國銀保監會(原中國保監會)的規定提存保險保障基金,保險保障基金由中國銀保監會「集中管理,統籌使用」。所以,「保險保障基金」是根據中國相關法律規定繳納形成的行業風險救助基金。在中國保險公司被撤銷、被宣告破產以及在保險業面臨重大危機,可能嚴重危及社會公共利益和金融穩定的情形下,由中國銀保監會向保單持有人或者保單受讓公司等提供救濟的法定基金。

2018年2月23日,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對安邦集團董事局主席吳小暉集資詐騙、職務侵佔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資料圖片)

今年7月4日的中國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樑濤曾稱,自2018年2月23日對安邦實施接管以來,中國銀保監會主要採取了以下四個措施:保穩定、瘦身、糾偏、推動重組等。目前「安邦集團的風險處置工作已經取得階段性成效,風險得到了初步控制,沒有發生處置風險的風險,公司利益相關方的合法權益得到有效保護。」下一步中國銀保監會將「按照中央的部署,加快推進資產處置、業務轉型、拆分重組等各項工作,穩妥有序處置安邦集團的風險」。

安邦沉浮
:五億起家,七次增資

安邦從2004年5億元人民幣註冊資金起家,經過七次增資,特別是2014年的兩次共499億元人民幣的增資,最終註冊資本達619億元人民幣,成為中國保險業資本金最雄厚的公司。從安邦成立到其掌控人吳小暉被查,安邦經歷了一個複雜而又簡單的非正常蜕變過程。這些過程,此前已經有足夠多的文章進行相關描述,此處不再宂述。

安邦掌控人吳小暉。

説複雜,是因為安邦創始人吳小暉利用自己複雜的人脈關係,給安邦搭建了一個複雜的股權結構:2014年1月第六次增資(從120億元增資到300億元)時,安邦引進了17家企業法人「新股東」;2014年9月份再次從300億元增資到619億元時,又再引進了14家企業法人「新股東」。加上原來8家舊股東,安邦名義上有39家企業法人股東,多數情況下每個股東持股2%到3%,看上去很分散。但是安邦37家非國企股東中,背後共有多達64家不同的企業法人股東,分佈在不同層次的隱形股東結構......最終有媒體將之形容為交叉縱橫,盤根錯節,猶如個大迷魂陣。」

説簡單,是因為做為一家由車險業務起家的保險公司,安邦十幾年間風生水起,從一家總資產僅5億元的保險公司成長為「大而不倒」的金融巨鱷,基本是中國金融體系和國有金融資本對其一路大開綠燈的結果,是反市場的特權資本套路。畢竟牌照權、集資權、貸款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沒有監管層和財閥的緊密合作,要做到這些是難於登天。

最終,隨着中國資本市場降槓桿大趨勢的到來,風險錯配的保險資金受到重點關注,安邦保險也未能獨善其身。先是2017年5月,安邦人壽因兩款「萬能險」出現問題,被禁止申報新產品3個月,2017年6月14日安邦集團官網一則「吳小暉不能履職」的聲明,宣告了吳小暉以及安邦命運的逆轉。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